2009年那場八八風災使得高屏地區受創嚴重,數個原鄉部落不得不接受遷村命運。多年後,我走訪了幾處永久屋,其中禮納里部落最令人難忘。不只建築漂亮,街道乾淨,那兒還「長出」一間特別的小食堂。

聯合報報導〈回部落開食堂 頭目兒烹煮優閒〉:「巴魯˙魯魯灣是霧台鄉好茶村頭目的兒子,從小就因為母親工作在台北生活,當了35年的台北人,2010年回到重建後的部落,進行部落營造工作,經營一家以族姓為名的小食堂『魯魯灣』,為禮納里部落帶入新的飲食風氣。」

看到美食訊息,當然不能放過,查地址,訂時間,揪朋友,殺去。走縣道187,經北葉部落,上北瑪道路,進禮納里入口。直行古茶柏安街,看到巷口地面的大腳印,轉進,到巷底,便是魯魯灣。主人BALU熱情歡迎,外貌帥氣,濃眉大眼,氣質儒雅,嗓音帶有磁性。決定餐點後,主人回廚房料理,我們則隨意逛逛,滿足好奇。

 

lulu2

 

屋簷下的半開放空間,掛了彩繪帳篷,擺了幾桌,將南歐鄉村風、東南亞情調及魯凱族元素共冶于一爐,和諧得宜。側邊院子,不大,種了多種蔬菜,如:龍葵、迷迭香、蘿蔓、雙色萵苣、茄子、地瓜葉,令顧客食之安心,而食物里程短得可以。

至於料理部分,尤為驚喜,不同於制式原住民風味餐,以創意展現新原式餐點的滋味與樣貌。價格部分則過分便宜,義大利麵疊得像小山一樣,才賣一百出頭,這價錢在都市只能越吃越空虛。由於意猶未盡,決定擇日再訪,第二次晚上赴宴,更有風情。

 

lulu3

 

初端上的龍葵豆腐湯,高湯清清爽爽,豆腐滑嫩,呈一個個小方塊狀。在南部,龍葵(俗稱「黑甜仔」)常做被成黑甜仔粥,搭配香菇、蝦皮,以台式古早味濃稠路線出道。但這清純滋味,其實也很好。

而烤香草豬肉佐蘿蔓雙色沙拉,甫上桌就被掃得精光,甚為暢銷。視覺亮麗引發食慾之外,鹹中帶酸的醬汁配上清脆生菜、酸甜的桑葚、無敵的烤香草豬肉,簡直是天生一對。(後來還在臉書上看到紅肉李版本,未免太犯規了啦!XD)而魯魯灣還有一門獨到菜餚:假酸漿葉佐番茄羅勒肉醬義大利麵。假酸漿在原民界常被拿來包山地粽(排灣族語「cinavu」),有助消化之效,這次搭麵條也頗稱職。不過總體份量令人飽到喉嚨,直喊求饒。

 

lulu4

 

茶足飯飽之後,主廚BALU熱忱地詢問客人覺得對於餐點滿不滿意,當然眾口稱好。我們也請他坐下歇息,好好聊上一聊。

「魯魯灣小食堂從何時產生的?跟親友鄰居搭伙開始嗎?怎麼決定對外營業的?」

「魯魯灣是年初從一場朋友的聚餐開始,我種了些菜想要分享,也喜愛那種大家共桌共食的感覺,想來也是老天幫忙,剛好長出一些很漂亮的沙拉葉,也就開始做餐廳的想法。一個新的場所,可以分享些什麼,大家也很幫忙,有的送餐盤、有的送書、有的送彩繪、有的送花送食物,所以在魯魯灣的FB上,我說感謝陽光、土地、水、祖靈,也就是這意思。」

「吃過兩次餐點,覺得很棒。聽說你之前做過在餐館端盤子的工作,並不是科班出身,沒有受過專業訓練。所以是因為在家喜歡做菜當成嗜好嗎?從小應該會顯露天份吧!畢竟嗜好跟端得上檯面還是有差距的。」

「我過去在餐飲界工作,做過飯店及連鎖店管理,曾跟大廚偷學了點功夫菜,所以對些料理有些認識。」

「說得這麼簡單,真是太客氣了!你覺得魯魯灣的特色是什麼?」

 

lulu5

 

「魯魯灣的餐點最大特色是低油低鹽,以及使用部落小農所種植蔬果,並讓部落傳統食材有新的料理方式,由於本身愛吃蔬果,又考慮到要提供健康的美食,因此在料理上盡量使用香草植物與蔬果,來取代鹽與各種人工調味的使用。自從參加了霧台鄉公所舉辦的有機與自然農法的觀摩活動後,我就開始整理自家旁的小空地開始種菜。但更早的說,幾年前看到日本節目自給自足過生活時就種下種子了。目前種植的蔬果有4種蘿蔓萵苣,以及番茄、茄子、香草,還有野菜等,種植目的是要分享給大家,以及建立自給自足的生活模式。」

「瞭解!如果時間退回到35歲那年,八八風災發生之後,家人決定回鄉陪伴族人度過磨難。你需要拋棄在臺北的一切,對於這麼大的人生轉折,當時的感想是什麼?」

「說實在的,好茶滅村對在台北的我來說沒甚麼感覺。回來,是因父母親都回來了,他們希望我們也能回來,在這裡發展與趕快找個門當戶對的結婚,所以我也就回來了,有種有復興和傳承家族的使命。到了這裡,跟大家一樣都是新移民,我要學習這裡的生活,也要認識自己的文化和親人,有時會有人說這裡都是你的子民,是你的傳統領地,但我還沒進入那狀況,只是盡力做個好茶人,也重新定位自己是原住民,是雲豹的傳人,哈~說的有點……」

「畢竟過去35年以台北人自居,確實還需要一段時間適應新身份。你返鄉這幾年怎麼過的?」

「由於第一年適應困難,發呆度日,也試過跟獵人上山勞動,但做不來。偶爾到高雄回味都市生活,卻更覺得迷惘。第二年擔任文化種子工作,藉此親近族人,瞭解傳統文化。我去過阿里山山美部落、花蓮港口和銅門部落、高雄那瑪夏等等,對這幾處印象較深,我覺得原民會對我們的期待,似乎不是短視的做產業,而是要我們真的深入部落,並為他們發聲。坦白說有些部門的計劃,真的就是做出數量和表象而已,營造員像是部落和原民會之間的溝通,尊重部落的價值,做部落想做的事,我前陣子也加入原民會傳統領域種子教師的培訓,對部落事務又將更深入了。」

 

lulu7

 

「從你目前的生命階段和部落營造員的工作內容來看,直覺上核心部分是『找自己』。找自己在部落中的角色與價值,找頭目繼承人在新時代中所能發揮的功能。你自己或許感覺到在部落中有某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因為不精通母語所造成的語言隔閡,因為都市溫文氣質與原民既定印象的山林粗獷特性的落差,但既然決定回來了,這些隔閡與落差還是可以透過時間慢慢消磨。」

「我的母語已經進步很多了,現在可以聽懂兩成。(笑)我覺得返鄉的青年有三件事要做,要學習自己的文化,又要貢獻自己的所長,用自己的方式為部落做點甚麼。因為這是個共生的環境,然後也許就能注入自己的故事在部落裡,讓自己屬於部落,對我來說最大的意義是生命重新開始了,轉折是開始理解自己與創造自己要的生活。」

「我覺得都市原住民的優點是可以當一個好的『橋樑』,當平地人與原鄉同胞的『溝通橋樑』。不管是發展觀光或文創商品,消費對象絕大多數是平地人,而都市原住民知道都市人要什麼,向內可提供意見,也能因為原住民身份的關係,可以代表對外行銷,畢竟很多族人是不善言辭。在這個部分,你能夠提供什麼貢獻嗎?」

「從去年的文化種子來說,需要藉由網路行銷部落,我並非厲害,但好像也真的幫到了部落,使得遊客日益增多,以及撰寫和申請社區營造相關的計畫,似乎都漸漸有了回應,當然那不是我一人力量,還有許多人及老天的幫忙。部落青年來到永久屋後,就有個『回家』的聲音不斷出現,當然一種是不能忘記從哪裡來,還有一種就是如何延續我們的文化和精神,我的努力範圍也就是這兩項了。」

 

lulu6

 

「以外人的身份,的確看到好茶部落確實不斷提升,真是為你們高興。有正職薪水,加上小食堂的收入,回部落生活還過得去吧?」

「我做的部落工作,已經好幾個月沒發薪水,直到上個月才收到。這些日子還好我會烤肉和煮些菜,可以賺點生活費,但我知道,這不是工作而是貢獻。我相信耶和華是我的牧者,也相信祖靈是我的依靠,我必不至缺乏,請大家多多照顧魯魯灣部落小廚房」(笑)

「真是太心酸了啦!我都快流下同情的眼淚了(假裝擦眼角),回部落工作真是不簡單!另外我看網路介紹,聽說好茶部落有接待家庭的服務,得到了屏東縣政府的肯定和推薦為最佳深度旅遊部落之一。可不可以說明一下怎麼收費?」

 

lulu8

 

「好茶部落的接待家庭從一、二戶開始,到現在將近有四十戶,集合起來約有一百五十張床位,我家樓上也有。(指)在入住前會有一個迎賓儀式,請接待家庭的home媽用母語介紹自己,帶著旅客一起跳著魯凱族傳統四步舞,唱著我們都是一家人。好茶接待家庭的特色在於共同經營、回饋與分享,以及在體驗部落傳統文化的核心下,旅客與接待家庭的主人,彼此間還能有著溫暖的陪伴,如同家人一般。至於費用部分是這樣的,一人799元之中,給接待家庭的主人是600元,50元是隔日的早餐,再來的就是回饋部落做共同基金(交給村長保管),做為急難救助或環境整理等等。」

「這個價格很實惠啊!真想找個時間來住一住。哎呀~聊到忘記時間,已經快十點,我得回家了。很高興聽你分享這麼多,下次我一定會再來嘗試新菜色的!」(揮手)

穿上雨衣,戴上安全帽,回程一路細雨紛飛,MP3 player傳來陶喆的歌曲〈找自己〉。「嘩啦啦啦啦啦~天在下雨。嘩啦啦啦啦啦~雲在哭泣。嘩啦啦啦啦啦~滴入我的心。oh yeah~不用說我只會胡思亂想,不用跟我說我只會妄想,嘩啦啦啦啦啦~讓我去淋雨。我只希望能夠再,能夠再一次,回到那個美麗時光裡,找自己。」

歌曲中,陶喆激昂地唱著想要回去過往的純真年代,但或許對於BALU來說,那個可供找自己的美麗時光,在未來,而不是過去。

 

———————————————————————————————————————————-

 

*魯魯灣

屏東縣霧台鄉好茶村古茶柏安街17巷13號 / BALU(蔣智清)0972-060-887 / 星期一~五18:00~21:00,週六~週日:8:00~21:00

 

延伸閱讀:

在這裡猶如釀造的小米酒一樣,越來越香

共耕共享 我的家

憑藉自主的力量,好茶從接待家庭讓產業出發

好茶部落報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