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拖網橫掃海底「一網打盡」,嚴重破壞海洋生態,立委黃偉哲上月22日在立法院提案,全面禁止底拖網,漁民強烈反彈,昨天漁業署召開公聽會,全台漁民發動8台遊覽車圍堵,希望能以禁漁區、禁漁期取代,「全面禁止等於叫我們去死!」環團和學者則認為,必須根據科學數據才能擬定合適的禁止策略,但漁業署當場並沒有提供各地漁獲量、生態資料,整場公聽會淪於泛泛之談,會議最後沒有結論。

一網打盡,底拖網成海洋殺手

10424252_869022779791968_8901855408644464336_n
立委黃偉哲提出全面禁捕底拖網修法(攝影/林慧貞)

拖網是全球慣用漁法,利用兩塊網板張開網口,在海中拖掃,驅趕或威嚇魚群進入網袋,又可分為底層拖網及中表層拖網,漁業署指出,底拖有3項缺點,第一是選擇性低,高達7成不是漁民想捉的魚;第二則是耗能,拉起漁網時非常耗油;第三是傷害漁業資源,直接橫掃海床,嚴重破壞珊瑚礁生態。

2006年國際曾討論是否在公海禁用底拖網,但最後聯合國未通過,各國都是以禁漁區方式管制,從未全面禁止。我國則是在1977年劃設禁漁區,禁止拖網漁船在離岸3浬內作業、50噸以上拖網漁船在12浬內作業,違者可罰6~30萬元,並優先收購拖網船,目前還有1408艘,作業範圍多在臺灣海峽。

但黃偉哲認為,漁業署從1990年到現在,只收購拖網漁船400艘,按此速度,至少需要40年才能全部收完,上月22日,黃偉哲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提案修改《漁業法》第48條之一,全面禁止底拖網,並要求修法後主管機關6個月內提出配套措施、編列預算,輔導轉業和漁船收購。

單拖底層作業圖s
拖網漁具結構及作業情形。圖片來源:http://hong-osama.blogspot.tw/2012_07_01_archive.html

全面禁捕沒配套,漁民怕步上國道收費員後塵

10351004_869022029792043_7468949150863533429_n
各地漁民包遊覽車來抗議,希望政府多給一些配套措施(攝影/林慧貞)

根據漁業署資料,台灣一年漁業產值約1千億,其中沿近海拖網漁業約39.5億,只佔4%,但由於修法突如其來,引起漁民強烈反彈,昨天漁業署借林試所場地開公聽會,漁民包下8輛遊覽車,大部份漁會都派代表出席,部分漁民被擋在門外,和警方爆發零星推擠。

宜蘭漁民江欣倫表示,菜市場超過一半魚種來自底拖,櫻花蝦、吻仔魚是中層拖,下雜魚則會製成魚粉給養殖業當飼料,一旦禁捕,未來民眾可能吃不到竹莢魚、白鯧、肉魚、白帶魚等,每艘船每天收入至少差2、3萬,影響1.5萬漁民。

雖然法律上只禁止底拖,但中層網和底拖的漁具一樣,江欣倫說,平常他用中層拖抓完櫻花蝦後,接著就用底拖抓其它肉魚,兩者領的是同一張執照,禁底拖等於禁中層拖,以後可能連櫻花蝦都吃不到。此外,漁業署光從海面也無法判斷到底是中層或底拖,漁業署應仿照中國,針對需要保護的物種,制定禁漁期、禁漁區,全面禁止拖網、流刺網等所有商業捕撈。

漁民情緒十分激動,多次打斷漁業署副署長陳君如回應,甚至發出噓聲,多位漁民都表示,不是不願配合,但漁業署必須有配套措施,一下子就全禁是逼漁民去死;也有農民嗆聲不相信政府,「看到國道收費員,叫我們怎麼相信漁業署會輔導轉業。」另有漁民喊冤說,底拖有固定漁區,怎麼能將漁業枯竭全部怪到拖網。

沒有數據資料,公聽會淪泛泛之談

底拖漁獲1s
拖網漁具不具有選擇性,魚蝦蟹貝通吃。圖片來源:http://hong-osama.blogspot.tw/2012_07_01_archive.html

昨天有10幾個環保團體、學者出席公聽會,但都罕見沒有對拖網提出太多批判,反將苗頭指向漁業署,因為昨天公聽會時,漁業署僅在簡報中提到拖網產值、取締數量、船隻數量,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批評,漁業署找人開會,卻連漁獲資料、生態調查等都沒數據,「難道這樣就可以做決議嗎?」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鄭明修表示,下雜魚的價格,從1公斤2元,到現在已經漲到6、7元,顯示漁業資源逐漸枯竭,但包括肉鯽、鯧魚等都需要拖網,貿然禁止,魚價會暴漲,因此必須有正確的科學資料才能制定政策,但漁業署自劃設禁漁區,至今還沒有明確的數據資料、生態監測,漁獲量統計由各地漁會申報給縣市政府,但很多漁民會在海上交易,或直接賣給熟人,不會經拍賣市場,申報不確實。

他也當場指出,在左營海域作生態調查時,曾一次看到6艘拖網船呼嘯而過,「那根本不到1公浬」,顯示現有法律沒有落實。

海龍王愛地球協會執行長林愛龍認為,拖網漁獲應全部公開拍賣,漁獲申報才能確實,且禁漁區內應禁止放網,而非只有拖網作業,執法較容易,可以減少爭議。

收購拖網船需165億,漁業署認為不應貿然修法

由於缺少實際數據資料,公聽會淪為泛泛之談,最終沒有結論,漁業署副署長陳君如也很無奈,他表示,根據立法院規定,提出修法後一個月內主管機關要召開公聽會,漁業署因場地租借問題延遲一天,但時間太趕,資料蒐集不夠確實。

他表示,目前雖由漁會申報漁獲,但漁業署會派人直接到港口核對,只是人力和經費不足,無法全部查核,「對現有的漁獲統計資料準確性沒有絕對把握」,海洋生態的資料也必須經過學術驗證,漁業署一直有委託學者調查,必須搜集更多資料才能制定禁捕政策。

他透露,拖網船若全數收購,至少需耗費165億,尚不包括輔導、轉業經費,應不會貿然修法,但各方意見都會納入討論,若需要修法,立法院不修,漁業署也可以主動修。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有關這個議題有一些更根本的問題需要被討論否則會流入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狀況.漁業資源的問題不全是拖網站成的, 扒網, 刺網, 污染, 主管單位消極的態度, 消費者不負責任的消費…..大家都有責任的. 但是問題要解決有賴於找出問題的根本才能找出有效的解決方法. 事實上作為這片土地及海域的居民, 大家的利益是共同的. 衝突及問題的產生是來自不良的制度及訊息交換, 因此從這2方面著手才能真正負責地作為 ! 更多的解說請參考我的blog : http://oceaninc.pixnet.net/blog/post/57851001

  2. 想多了解前立委王幸男的發言 可參考http://e-info.org.tw/node/100312 保育台灣海峽底棲魚種 立委修法禁底拖船網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