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天就是客庄12大節慶之一的義民祭,上千斤的豬公將陸續亮相,但長期關心動物福利的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昨天召開記者會批評,飼主為了賽神豬,長期強灌水和食物,豬隻因過重四肢癱瘓,骨骼變形、內臟腫大,呼籲廟宇改採環保或創意神豬比賽。不過有新竹民眾表示,神豬比賽有其文化傳統,不可能完全禁絕,但可以改良比賽制度,例如規定豬隻要能自主行走一段合理的距離,才能秤重。

強迫灌食,神豬體重超過一般豬隻5倍

10544360_900349526659293_6700243773288572202_n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昨天和一群音樂系師生,召開記者會,要求禁止不人道的賽神豬活動(攝影/林慧貞)

在G小調哀沈的提琴聲中,黑色神豬在白色投影幕上慢慢清晰,影片中的豬因體重不堪負荷,只能趴臥在豬圈裡,即使嘴巴已經閉上,銀色餵食管仍不停將食物往口中送。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年年要求,禁止不人道的賽神豬活動,昨天一群音樂系師生,主動跳出來和動社一起開記者會,現場演奏兩首樂曲,悼念神豬的一生。

動社主任陳玉敏表示,這些神豬一餐要吃下3、40斤重的食物,正常的豬隻120公斤(200台斤)就能賣,神豬卻動輒超過1千斤,過多的重量壓得他們骨骼變形、內臟腫大;屠夫的手,必須深埋進一層層垂下的肉裡,才能找到牠們的咽喉,在眾目睽睽下,活生生割斷咽喉,十分殘忍,不該以宗教之名虐待動物。

帶領學生的輔大音樂系兼任講師林秀芬,深受腎病之苦,嬌小的她因為吃藥水腫,一度從48公斤暴增到57公斤,「光是這樣我就無法呼吸,必須戴氧氣罩,每天都聽到心臟碰碰碰的聲音,神豬受的苦是我的10倍以上!」她認為,傳統文化有其內涵,但如果影響真善美原則,就應檢討。

動社調查,全台1千6百多間供奉義民廟、觀音佛祖、清水祖師爺、保生大地的廟宇,有12間較大型的廟宇,仍堅持每年舉辦神豬重量比賽。陳玉敏強調,不是反對宗教祭祀,而是反對虐待動物,祭祀可以用一般合格屠宰的豬,一樣很有誠意。

10606405_900351019992477_3933460955566905766_n
當神豬重達5、600台斤時,會被「下窟」。在上方架設竹條、木條或鐵條橫桿,限制行動。豬僅能翻身、無法站立,更不可能「運動」,目的就是為了讓豬加速增肥。(圖、文/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

有錢人炫富買豬,動社批賽豬公淪「面子文化」

被動社點名的新竹縣新埔枋寮義民廟表示,用神豬祭神,是客家人傳統文化、精神指標,而且絕對沒有惡意灌食,許多神豬還過得比一般豬好。

但陳玉敏批評,有些養豬戶強調豬隻很享受,平常吹電風扇、按摩,實際上是因為要把豬養肥,「如果你被限制一年都不能動,只能躺著吃東西,吃到無法排泄需要按摩膀胱,你會說這是享受嗎?」

同是新竹人的動社執行長朱增宏直言,賽神豬早已成為「面子文化」,是少數人炫富的手段,包括自己家,一般人仍用普通屠宰場的合格豬隻祭祀。他說,以前農家多半會在院子養幾頭豬,一頭豬確實可以長到4、500斤,但最近60年,發展出專業養豬戶後,才出現灌食等不人道的養豬行為,傳統文化變質。

10610684_900354836658762_6592295512059568495_n
神豬比賽是許多義民廟的傳統祭祀活動(圖/葉日嘉提供)

民俗行為難用法律規範,農委會呼籲改用創意神豬競賽

農委會「畜禽人道屠宰準則」第6條規定,宰殺畜禽應經過人道有效致昏後,充分放血,方法包括電擊、撞擊,以及氣體致昏,不過第10條又將宗教及特殊習俗排除在外;《動物保護法》第6條則規定,任何人不得惡意或無故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

陳玉敏表示,農委會屢次抽查,卻都說沒有查到惡意灌食行為,但明明有影片為證,農委會應該徹底清查,並修改屠宰準則,禁止不人道的宗教祭祀活動。

不過農委會畜牧處動物保護科科長林宗毅表示,《動保法》必須是「惡意」、「無故傷害」,但民俗行為和惡意間的認定,頗有爭議;排除神豬人道致昏,是因神豬體型和一般豬隻不同,電流量難以控制,若拿捏不好,豬隻更痛苦。

他說,修法是全國同步實施,不適合規範民俗行為,「就算農委會真的禁止了,牽涉到文化和信仰,大家就真的不做了嗎?」農委會的態度很明確,呼籲民眾用一般體型的豬隻即可,或用創意競賽取代,例如用米堆疊成豬,就是很好的方向,「這是可受公評之事。」

農委會表示,近年不斷呼籲下,地方政府列管的神豬數字,截至103年6月底止,全國已降到百頭之內,2006年同期是232頭,明顯減少。

15668_900353696658876_4005312604208285018_n
以米糕製作的創意神豬(圖/葉日嘉提供)

 

改變比賽規則求平衡

近年也有廟宇改以創意神豬競賽,或以米和麵線做出千斤重的神豬。花蓮縣鳳林壽天宮以往曾舉辦大型豬公比賽,近2、3年卻中止。廟方表示,現在年輕人多了,覺得豬的體型和誠意無關,而且養豬戶漸少,民間也不斷呼籲,因此順應潮流。

新竹縣文化局今年舉辦第5屆創意彩繪神豬比賽,不過縣內的賽豬公比賽仍同步進行。文化局藝文推廣科洪小姐表示,祭祀活動由各家廟宇負責,縣府很難規範傳統文化,所以才舉辦創意比賽,希望提供另一種思考,期待廟宇出現不一樣的做法。

曾參與義民祭的竹東人葉日嘉不否認,有些人確實把神豬競賽當成炫富手段,忘記獻神的初衷,以前的農家社會自己養豬,殺豬時,主人因為不忍心還會刻意迴避,工商社會專業化養豬後,豬是買來的,豬隻被商品化後,獻祭的心少了,助長了炫富與虐養行為。

不過他認為,神豬比賽有其文化傳統,不可能完全禁絕,但可以改良比賽制度,例如先前就有民眾提出,豬隻要能自主行走一段合理的距離,才能秤重,或是站立幾秒鐘,大家就比誰能養出,最健康能走又重的豬。

標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通常叫觀音佛祖都是不佛教的寺,一般叫廟或宮的都是民間信仰的或道教的。觀音菩薩大慈大悲,怎麼可能會希望他的信眾作這種事呢……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