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盜船.png

犯人船歷史故事的啟示

一個把人的健康從「利益負擔」轉成「利益資產」的真實往事

 

我們有機推了20幾年,我們如果一直還在加強檢驗、加重罰則裡打轉,不僅過去20年才 1%不到的有機覆蓋率(99%靠噴藥而來),那再過20年也只是2%覆蓋率(98%靠噴藥而來)。

一個簡單的小小的故事,卻可以給我們一個大大的啟發。以下是一個英國歷史上的「犯人船」載運犯人到澳洲的歷史故事。

二百年多年前的陳年往事:

十八、十九世紀,罪犯從英國發配到澳洲的運送工作,主要是由私人船主承包的。最初,犯人在船上的待遇,和到美國的黑人差不多,擁擠、飲食和衛生條件極差。據《犯人船》一書的記載,1790 到1792 年間,共運 4082 人,平均死亡率為12%,其中甚至有一艘船死亡率高達37%。社會譴責聲不斷,英國政府大失面子。

造成這個現象的主要原因有兩點:

1) 私人船主之間的同行競爭關係,迫使大家拼命壓低成本,船主必須設法賺錢。

2) 從英國來到澳洲的食物很貴,船主想盡辦法苛扣犯人的食物,到達時再賣出。

這就直接侵害了犯人的權益:超額運載,伙食衛生條件等。

 

於是政府出手干預,以嚴格的法令,規定犯人的種種福利,並派官員隨船出航,監督並執法,但成效不彰,官員在船主威脅利誘之下,只能選擇和船主合作,形成共犯結構。

最後問題的解決非常簡單,改變付費的方式:政府不按上船時運送的人數付費,而是按到達目的地後,犯人的健康程度來的支付費用。這個新制度實施之後,效果非常顯著,來年,422個犯人只有一人死於途中。以往的相關法令、監督的官員,都不需要了,船主不約而同,從壓榨剝削的惡霸,搖身一變,對犯人悉心照顧,成了夙夜匪懈的天使。其實船主所在做的事本質都沒有改變,就是保護他的資產利益的最大化,只是新制度調和了兩方的利益矛盾,讓船主的利益與社會的公義能夠站在同一個方向而已。

啟示:爲真實的本質付費

英國政府改變付費內容方式,其內在意義就是改變了船東的『利潤標的』。從方便計價的『有幾個人上船』的表相,回到船運必須『安全送達』真正的本質。這個故事給我們的啟示:『營養健康』才是食物價值的本質,重量漂亮、色香味、甜Q、標籤、認證並長久不變等,都只是方便交易的表相,不是我們真正購買食物所想要的。

當今食物的困局

當今我們的有機食物所面對的並不是法令不夠嚴謹,檢查不夠認真的問題,而是我們的交易制度無法調和供應與消費兩端,才會衍生出這麼多的規章這麼多的檢查,卻還是有這麼多的問題。如果我們繼續只以重量漂亮、色香味、甜Q、標籤、認證並長久不變等表相來計算價錢,那麼農民和食物還是會繼續用盡方法手段在這樣的交易制度裡增加利潤,那麼食物就很難脫離長久以來的困境。更讓人無奈的是,在這裡越面敢於昧著良心偷加的作假的,卻能讓東西更便宜更好看更好吃又可以放長久,基於市場競爭的法則,不這樣做的反而賺不到錢,反而被市場淘汰!(參見 有機島之路-2:從『食物正義困局』中解脫)(參見上下游:揭開米粉界沒有說的秘密–9成米粉充斥廉價玉米澱粉

解困之道

關鍵是要解決農人與媽媽(消費者)之間的利益矛盾(「看漂亮買重量」的矛盾:農人靠噴藥來賺錢消費者不高興,但消費者想要的無農藥無化肥的好食物,農人卻產量少賺不到錢),讓交易的標的,回歸『營養健康』的食物本質。問題是『營養健康』的食物不看表相就更難以衡量,怎麼辦?

解決辦法:不再只是買難辨真假的食物本身,而是向農民『買代耕服務』。這樣的代耕服務,讓農人安心地為契作業主提供『營養健康』的食物,於是食物就找回了清晰「身分臉譜」,而不再是個沒有產地、沒有農夫、無法確知添加了什麼的「食物商品」。

 

■ 追蹤有機島之路已發表的系列文章:食物正義困局  食物正義困局,  犯人船故事 ,直接找農夫代耕-真正有機的消費運動(論述篇) ,直接找農夫代耕-真正有機的消費運動(實踐篇)
■  這幾年來南澳自然田【直接找農夫契作代耕平台】的「好糧代耕」服務,就是一種以「固定面積以固定的價錢來找農夫種,種好都歸契作業主所有」的契作代耕。其中的「找農夫種好米計畫」就是「揪團來找農夫種好米,米種好了大家分」的團購計畫。
 o 本文引自葉健欣網路上的「犯人船的啟示」http://city.udn.com/50566/1157063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