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颱風及時間賽跑 嘉縣首創用無人飛機勘查蚵田

蘇迪勒颱風來勢洶洶,看天吃飯的農民紛紛嚴陣以待,嘉義縣政府則趁著蘇迪勒尚未撲台前,派出無人飛機拍攝部分蚵田現狀,以便災後進行災損調查的試驗比對。和判斷稻田災損不同的是,受潮汐影響,無人飛機須搶在退潮30分鐘內出動才可拍攝到蚵田受損狀況,而這項技術使得以往需耗時一週勘災的時間縮短至3天,同時拍攝到的圖資也比人為粗估更加精確。

過往計算蚵棚災損不精確 耗時耗力

無人飛機起飛前準備情形。(圖/嘉義縣農業處提供)
無人飛機起飛前準備情形。(圖/嘉義縣農業處提供)

嘉義縣政府繼去年6月發動無人飛行載具空拍技術(Unmanned Aerial Vehicle,簡稱UAV)拍攝一期稻作倒伏狀況後,今年與中興大學環保暨防災科技研究中心、碳基科技公司合作,接續將此技術導入牡蠣養殖的災損調查和漁業權管理上。

以往颱風過境後,雖然陸地上已無風雨,但海象環境仍是險惡,尤其陸上警報剛解除時,風浪依然很大,此時各縣市政府的基層勘災人員若搭船出海調查沿海養殖漁業的災損,可說是險象環生,就嘉義縣農業處漁業科科長李建霖的經驗來說:「至少必須等陸上颱風警報解除3天後,浪變小才可出海,而且還得搭配潮汐,除了需選在退潮時,時間若在晚上也不行。」

嘉義縣牡蠣養殖面積約有8200公頃、共45區,為地方之冠,主要分為浮筏式與平掛式兩種。以往採用人力勘災時,為了搶時效,讓災損面貌的變動性降到最小,人力出海只能隨機取樣,「一個區大概只能看10個蚵棚,船隻經過時勾幾條蚵串起來,觀察還有多少顆在蚵串上,換算百分比、藉此估算一區的損害面積。」李建霖說。

科學化圖資 勘災省時 還可擴及漁業權執照的換發

苦惱的是,平掛式蚵棚架在沙灘上會隨著潮汐淹沒,浮筏式蚵棚則常因風浪過大,被颱風捲走,出現整個蚵棚都不見的窘境,而難以判定。李建霖指出,過去嘉義縣全區粗略調查至少需6天的時間,現在因為有了無人飛機的協助,颱風離境後,只要風不大、又處退潮時就可趕緊出動,認真空拍大約2到3天就可以完成,後續勘災人員只要將圖資套疊進行前後比對,便可計算出受損面積。

「而且由於無人飛機的空拍解析度可達到10公分內,又可飛在霧氣之下,拍攝到的蚵棚狀況較詳細,」主持此項計畫的中興大學土木系教授楊明德表示,一架無人機就可以飛500公頃的面積,所以一次出動2、3架,就可進行上千公頃的蚵棚辨識。

透過無人飛機空拍蚵田,可以區分牡蠣的養殖方式。(圖/嘉義縣農業處提供)
透過無人飛機空拍蚵田,可以區分牡蠣的養殖方式。(圖/嘉義縣農業處提供)

此外,無人飛機還可運用在「區劃漁業權執照」的換發上,李建霖指出,由於我國漁業權執照需5年重發一次,以往做法必須派人出海實際確認是否有養殖事實,同時因為要配合潮汐和漁民作息,也是非常消耗縣府人力,未來當漁民再度提出申請時,縣府只要無人飛機空拍,便可輕易查看蚵棚的真實狀況。

其實無人飛行載具空拍技術運用於美國農業的大面積栽種已有多年歷史,楊明德指出,台灣農業雖然以小農組成,但近年隨著互聯網、精緻農業的興起,這類技術的運用可解決許多人力和物力上的問題。

農委會樂觀其成 嘉縣盼運用在農業保險管理

面對嘉義縣政府將無人機技術擴大至蚵田的辨識,農委會科技處研究發展科科長柯勝智表示,這是第一個地方農政單位提出技術的需求,中央樂觀其成,他指出,以前農委會曾借用衛星技術拍攝災損狀況,但因為有雲層遮住常導致誤判,而無人機卻能克服這樣的問題,未來這項技術若成熟,科技處也希望能將資料轉給相關單位,修訂災損補助相關辦法,讓無人機拍攝的圖資能作為災損判別之用。

不過嘉義縣政府對於無人飛機農業應用的構想不僅如此,嘉義縣農業處處長林良懋表示,經過縣府2年交叉拍攝比對,目前已能計算水稻倒伏率,接下來蚵田災損的調查技術確定可行後,下一步將回朝應用在農業保險的方向發展。

林良懋解釋,未來若要推動農業保險,地方政府首要執行的工作便是「稽核」,但以目前人力估算來說,地方單位連蚵田的實際載養棚數都難以掌握,根本無法確切做好農業保險,因此此計畫實施後確認可行,便可向中央提出賦予法律位階的要求,未來無論無人飛機空拍的圖資要運用在災損判別上或是農業保險認定上都會成為一大助力。

運用無人飛機拍攝的空照圖經過電腦軟體判讀,可大幅提升效率。(圖/嘉義縣農業處提供)
運用無人飛機拍攝的空照圖經過電腦軟體判讀,可大幅提升效率。(圖/嘉義縣農業處提供)

新聞小辭典:漁業權

漁業權共分為定置漁業權、區劃漁業權及專用漁業權3種,定置漁業權是指漁民在一定水域設置漁具捕撈水產動物的權利,區劃漁業權則是區劃一定水域後,漁民可在此養殖水產動植物的權利,像是本文中的嘉義縣牡蠣養殖區便屬這一類,至於專用漁業權是台灣沿岸漁業最主要的管理工具,同樣也是讓一定範圍水域變成漁場,供漁民捕撈、養殖水產動物,特別的是這項漁權僅能由漁會或合作社申請,地方縣市政府沒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