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十年前台灣緩山地區曾經滿坑滿谷都是柳丁,價格最好時,一斤可達30元,搶種風潮一路席捲雲林、南投、嘉義,但好光景維持不到幾年,便因產量暴增,價格跌到5、6元,連採收工錢都不夠,只能任憑柳丁掛在樹上或落地潰爛。

與此同時,柑橘絕症「黃龍病」順勢崛起,罹病柳丁樹先是枝葉枯黃、萎縮,接著產量下降,落果大增,植株死亡。

黃龍病可不是故意看好時機來雪上加霜。「黃龍病早就存在了,只是農民連回本都不夠,更不用說投農藥、肥料了。」歷經柳丁崩盤的嘉義梅山農場場長周煌鈞說,沒有良好管理的柳丁,抵抗力不足,自然比較容易發作。

成為病原的柳丁樹,因為農民無力砍除,繼續向外傳播病害,為了穩定價格,也避免病蟲害繼續傳播,農委會編列上億預算,補助每公頃最多20萬元,輔導農民廢園轉作。

這段歷史是台灣農政單位和農民慘痛的回憶,但這則新聞的主題不是柳丁,而是另一個正在步上柳丁後塵的產業—檸檬。

手搖飲料爆紅,檸檬成屏東綠金

今年屏東檸檬價格暴跌,每斤產地價跌到個位數,農民索性放棄採收,讓檸檬爛掉當肥料,和去年每斤100元的好光景形成強烈對比。 

2007年,知名手搖飲料店「清玉人文茶飲」推出「翡翠檸檬茶」,標榜使用台灣檸檬,首創現場整顆檸檬榨汁,搭配「黃金比例」的糖度和冰塊,一時間紅透全台大街小巷。

清玉從台中發跡,2013年開放北部和南部加盟,店面急速擴展,間接帶動檸檬價格,2010年到2014年,全台檸檬栽培面積增加461公頃,產量增加18415公噸,以每顆檸檬100公克計算,這五年增加的量可以做出1億8千多杯翡翠檸檬茶。

屏東檸檬佔全台面積85%,也是清玉收購主要產區,高雄區農業改良場場長黃德昌表示,過去五年,高屏檸檬面積大約增加5、600公頃。屏東農民黃語宸說,近幾年檸檬種苗超搶手,從每株120元飆升到180元。

早在去年,就有許多農民擔憂檸檬超種崩盤,檸檬種下去到穩定採收,大約需要3~5年,清玉在2013年8月被媒體爆出甜度過高,買氣下滑五成以上,但檸檬已經種下去了,果不其然,超種加上市場需求降低,外銷又受阻,造成現今慘況。

夏季為檸檬的盛產期(圖 / 高雄區農改場提供)
夏季為檸檬的盛產期(圖 / 高雄區農改場提供)

柑橘絕症黃龍症蔓延,全台卻僅一家健康種苗供應場

檸檬超種不只攸關農民生計,更深層的危機才正要開始,在這幾年的搶苗大戰中,柑橘絕症「黃龍病」早已悄悄隨著枝條蔓延。台大植物病理與微生物系教授洪挺軒調查,屏東50%檸檬園都發現罹病植株。

黃龍病由細菌引起,會侵入植物維管束韌皮部,導致葉脈和相鄰組織黃化,全葉變黃,大量落葉、落果,最後乾枯死亡;由於已經侵入維管束,噴農藥也無法遏止病情,目前沒有任何有效防治藥劑,罹病植株約2~3年後會死亡。

中國最早在1943年發現黃龍病,隨後蔓延到全世界,包括知名的柳橙產區美國佛羅里達洲、中南美洲、東南亞都受到重創,美國《科學人》雜誌曾在2013年報導,悲觀地說,或許未來5年內就沒有佛羅里達柳橙汁了。

台灣的黃龍病在50年代後嚴重發病,一開始只有柳丁、椪柑、桶柑感染,後來竟連抗病性較好的文旦、檸檬也淪陷。

由於柑橘作物大多需要嫁接,只要嫁接到罹病的母樹,種苗100%感染,就算一開始健康,也容易被木蝨傳染,全世界無不嚴陣以待,建立「健康種苗制度」,也就是在一開始就培育出沒有病毒的種苗。

台灣雖然在70年代就開始發展柑橘健康種苗,但直到今年,全台僅嘉義梅山農場通過認證,每年提供的健康檸檬種苗不超過2000株。

這幾年檸檬產業快速發展,但梅山農場場長周煌鈞說,自己的種苗提供量並沒有因此增加,而且屏東農民多半都就近向當地業者買苗。也就是說,這幾年爆量栽培的檸檬,幾乎都不是健康種苗。

黃語宸說,自己平常都是跟當地苗圃場買種苗,種了才知道健不健康,即使罹病也沒辦法,只能慢慢讓它死亡。

檸檬黃龍病葉。(圖 / 高雄區農改場提供)
感染黃龍病檸檬植株葉子。(圖 / 高雄區農改場提供)

未來3~5年檸檬大減產,價格崩盤恐擴大黃龍病傳染

許多農政官員都說,前幾年檸檬價格高漲,農民有苗就買,根本不管品質,曾有農民買100株,頭一年就死一半。

更讓人擔憂的是,檸檬價格崩盤,可能擴大黃龍病傳染。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官員直言,現在工錢都不夠了,農民根本不願再投入成本清理落果、剪枝、防治木蝨,之前柳丁崩盤也是如此,成為黃龍病散播根源,更可能影響到其他柑橘產業。

黃德昌先前在台東擔任助理研究員時,曾見證黃龍病摧毀當地桶柑產業,他十分擔憂檸檬步上後塵,呼籲農民,不要因為一時價格低迷就放棄管理,否則未來價格變好了卻沒得賣,「若不積極管理,讓病害持續擴散,未來3~5年,檸檬產量會大減。」

農改場籲建立完整的健康種苗制度

目前黃龍病只能事前預防,農改場建議可搭設溫網室,用資材防治木蝨;針對已經罹病的植株,高雄農改場課長曾敏南說, 如果全園感染率在15%以下,建議全部砍除;超過15%,就會有農民捨不得砍,只能改以積極防治木蝨,避免繼續擴大受災面積。

然而,因為黃龍病不會讓植株立即死亡,農民多半不願配合砍除病株,更不用說講求「老欉」風味的文旦,根本砍不下手。

就算農民有心,健康種苗也不足,根本之道在建立完整栽培制度,近年農改場開設檸檬講習班時,黃德昌總是一再鼓勵農民投入健康種苗場,也呼籲中央積極輔導,「相信在不遠的將來,健康種苗需求量會大增。」

不過防檢局人員指出,健康種苗場需投入較多成本蓋網室、通過檢驗,且柑橘是多年生,不需一直更新種苗,一旦價格崩盤,種苗需求量可能立即下滑,業者投入的意願有限;若農民想自己嫁接,最好將種苗交給農改場或台大檢驗,確保健康。

周煌鈞感嘆,購買健康種苗的多半是「回頭客」,因為種過就知它的好,其實健康種苗的價格一株約120元,不比一般種苗貴,但台灣人對這方面的觀念十分不足。

隨著價格下滑、黃龍病影響,柳丁現在的價格回升到一斤10元,檸檬之後的價格也可能逐步回升,但若沒有做好產銷管控、健康種苗制度,在先天失調、後天失衡的情況下,只會一再上演惡性循環。

扁實檸檬黃龍病全株。(圖 / 高雄區農改場提供)
扁實檸檬黃龍病全株。(圖 / 高雄區農改場提供)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