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委會近日表示,將改良育種方向,因為台灣水果吃起來太甜了,但也有人認為,問題不在育種,而是消費者口味取向,到底水果甜不甜是不是一個問題?在日本爆紅的「光樹番茄」或許可以作為借鏡。

27
圖片提供/光樹蕃茄委員會提供

一度黯淡的「陽光大道」

光樹番茄是佐賀縣川副町的農產品牌,形容番茄樹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的樣子。它的確也是日本最閃亮的新星,在東京市場交易價格是其他蕃茄的兩倍,最高等級的禮盒,一顆要價台幣250元。

按照台灣人的標準,光樹番茄想必又甜又香,但日本人的胃和你想的不一樣。

光樹番茄的品種是「陽光大道」,重量近似於「桃太郎」品種,川副町是九州一個靠海的小鎮,沐浴在海風和陽光,自古就是絕佳的番茄產地,30年前便開始栽培「陽光大道」。

從台灣人最愛用的「糖度」標準來看,有些「陽光大道」只有7度,比起台灣澄蜜香、玉女番茄,隨隨便便就破10度,陽光大道如果出生在台灣,可能連上菜市場的資格都沒有。

26
強調要有甜味也要有酸味的光樹蕃茄(圖片提供/光樹蕃茄委員會)

「光樹番茄委員會」會長古賀信一朗昨天應時代基金會之邀,來台參加「新農業品牌論壇」時說道,其實在日本,陽光大道也是一個產量低、難以栽培的品種,原本它生長在夏季,川副町農民硬是想辦法在8月播種,冬天到春天採收,但相對地引來許多病蟲害,每公頃產量僅0.8噸,不到日本其他品種的一半。

先天上的限制曾讓當地農民吃盡苦頭,1990年「JA川副蕃茄委員會」改組成「光樹番茄委員會」時,農民還是遵循從前的管理和產銷方式,將番茄賣給拍賣市場,價格和一般品相去不遠,有時甚至更低,加上光樹蕃茄產量較少,許多農民紛紛打退堂鼓;2006年左右,石油價格高漲,連帶提升溫室資材價格,卻未反映在番茄價格,光樹番茄委員會內部也出現了許多聲音,有人堅持繼續種陽光大道,有人撐不下去,兼種其他品種,退出委員會,最後委員會改組從34人縮減到15人。

危機就是轉機,光樹番茄委員會由當地農家組成,留下來的人退無可退,反而大刀闊斧改革,轉型以提供更高品質產品為目標的生產團體,按照不同溫室的環境,量身定做栽培方式、建立生產履歷、農藥化肥減半,2008年首次嘗試網路直購,平均單價比一般市場多1.2~1.5倍。

ph_all_member
光樹蕃茄生產者(圖片提供/光樹蕃茄委員會)

光樹番茄的魔力:剛剛好的甜酸甘口感

「陽光大道」從末路走出來,農民的努力和團結是最大關鍵。光樹番茄糖度不高,反倒突顯出番茄本身的酸味,一口咬下,濃濃的蕃茄味久久不散,相較於台灣喜歡越甜越好,光樹番茄強調剛剛好的甜酸比和口感,唯有每一項都達到完美平衡,才是最頂級的光樹番茄。

因此,每當光樹番茄委員會會長古賀信一郎在外推廣時,被問到什麼是光樹番茄的標準,他總是不厭其煩重申:「沒有一個數據可以明確判斷光樹番茄好不好吃。」

對台灣人來說,用糖度計、糖酸比訂規格是最輕鬆自然的事,但光樹番茄委員會選擇另一條崎嶇複雜的道路,一到收成期,每月召開品評會互相試吃,類似品飯制度,選定一個標準品,由委員判斷,風味、口感低於標準的,便無法稱為光樹番茄,農民只能自己賣到直販所、道之驛,經盲測判定為好吃的番茄,糖度並不一定最高

古賀說,其實委員會裡有很多前輩、專家,看外表就知道好不好吃,光樹番茄沒有規格外的問題,就連做番茄醬都是使用可以當鮮果販售的番茄,「是消費者選我們,所以我們要努力成為可以被選中的產品。」

19928_10207795756835856_1765037671203191072_n
光樹蕃茄委員會會長古賀信一郎(攝影/汪文豪)

光樹番茄的鮮食禮盒有四種規格,最頂尖的「極光」,糖酸甘味萬中選一,12顆裝定價1萬日幣,每年產出的量全看老天爺心情,只在官網販售,堪稱日本番茄界的傳奇,許多消費者吃一口就驚為天人,還曾有廚師吃到光樹番茄後,馬上請求在店裡展售。

為了讓消費者在產季外也能吃到光樹番茄,他們特別開發出無添加物的番茄汁、番茄醬、番茄醋等,甚至採摘不同時期的番茄搾汁,做成四季番茄汁禮盒,「因為不同季節,番茄的風味也不同,我們希望消費者喝到番茄汁,就像吃到我們的番茄一樣。」

24
圖片提供/光樹蕃茄委員會

主攻外銷高價市場,「希望讓農民收益和當公務員一樣好」

2011年,「川副光樹番茄」正式成為註冊商標,目前有12個農家,雖有其他地區仿效栽培,但陽光大道不好種,最後沒有任何一個地區像川副町一樣,成立系統化的委員會推廣。

不過就在註冊商標同一年,日本發生311大地震,重挫國內蔬果價格,光樹番茄一度跌回2006年前的低價,每公斤剩340元日幣,和一般市場一樣,農民又面臨抉擇:是否要繼續朝高價市場邁進,結果批發商回答,「大家都在等你們啊!」因為光樹番茄成功的品牌策略,帶動其他番茄價格,早已成了引領日本番茄市場的重要角色。

透過密集的媒體宣傳、試吃、推廣、廚師分享會,光樹番茄價格成功止跌回升,2014年榮獲農林水產省大臣獎,目前平均單價來到每公斤674元日幣,是批發市場兩倍。

不過光樹蕃茄最終目標是1200元日幣,近年積極開拓海外市場,外銷香港高級飯店、餐廳,古賀預計,只要3成到市場,3成網路販售,4成外銷,就能達到設定的目標價格。

只是這麼高的價格,日本消費者吃得起嗎?作為從小吃番茄長大的農民,古賀坦言,這樣的定價策略很掙扎,一方面想讓大家都吃得到,但一方面光樹蕃茄的產量就是這麼低,農民也確實花費很多心血,應該反映在價格上,否則隔年就無法生存了,「我們想讓種番茄的收益和公務員一樣高,下一代才會願意回來。」

別忘了,雖然光樹番茄價格高,但產量不到其他品種一半,進到農民口袋裡的錢不像外界想得那麼多,川副町務農人口仍持續高齡化,不過也有東京消費者因為吃到光樹番茄感動不已,特地辭掉工作來務農。

古賀說,日本番茄大致可分為迷你果、大果、高糖度番茄,以往高糖度市佔率幾乎零,大果佔了9成,最近20年間大果比例下降,迷你果比例上升到3成,高糖度番茄也達到25%~30%,反映出少子化的現象,他開玩笑說,日本人的胃越來越小了,一顆大番茄都吃不完,但這也提醒農民,必須朝高品質發展。

光樹番茄改組後,很多人都非常驚訝地問:你們怎麼能夠轉變得這麼快?古賀歸功於農民堅強的共識,「當初並不是為了要做品牌,而有這樣的品牌,」如果川副町沒有差異化,根本無法和靜岡、熊本等大規模栽種番茄的產地競爭,雖然一路走來考驗不斷,但最重要的是堅持品質,傾聽客人意見,「讓食用的人覺得感動,消費者就會成為推廣的力量。」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光树番茄的种子有卖吗?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