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末,天空晴一陣雨一陣,心中不免想起去年第二期收成連日豪雨造成的慘劇。去年第二期收割時,我的朋友原本想趁著好天氣的空檔,在烏雲尚未將晴空縫起來以前搶收稻穀。無奈連日豪雨不停,田土從來沒有真正曬乾過,稀泥般的田土讓收割機的履帶卡在田裡空轉,黏黏的土沾在履帶上,轉出一層厚厚的泥圈變成一個巨大的年輪蛋糕,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收割機越陷越深動彈不得。

天空烏黯,下起豆大的雨珠,田裡的人茫然地帶著斗笠淋雨看起來是那麼無助,最後只得臨時到處拜託,集結數位村民在雨中脫鞋光腳、手握鐮刀一束一束地靠人力收割。只見稻桿一束一束地倒下就地在田裡漂浮著,雖然我只是一個幫農者,同樣能感受到那份坎坷和滄桑,那種付之一炬,無力回天的惆悵。我的膝蓋幾乎深陷在田裡,拔腿前進濺起泥漿往我身上噴,衣服早就已經變成濕淋淋灰黑色,眼睛被噴得刺痛忍不住眨眼睛,眼睛一閉立即感覺到從斗笠滲進頭裡的雨水混合著汗水自眉心流過鼻梁最後沾在嘴唇上鹹鹹的滋味…

101年第一期我向朋友租來的正是同一塊田地,大概是餘悸猶存吧,自從四月開始我就狠狠地曬田一直到五月,期間竟然就再也沒有放過一次水,說來也有些玄,每次我一感覺田裡的稻子需要水的時候,那天總會下起或大或小的雨讓我安心。看著稻子平順地長大,日益粗壯的稻稈一支支鼓鼓地站著,好像懷孕的婦人面露喜色溢於言表。

仔細看葉片的姿態就能看出端倪,莖葉從放射狀慢慢地收合、伸直,有孕在身的稻子可以明顯感覺到稻子的醞釀。然後就在5月19號,當我再次回到田邊,他們像是在舉辦生日派對串通好要給我驚喜似的一起抽出一支支令人感動的青澀稻穗,看著整片抽穗的稻田,這神聖的一刻安靜地在我心裡烙下歷史性的畫面。

隨著收成季節的到來,我知道有件事終究還是必須要面對: 銷售。我曾經一度在心裡懷疑著社會用貨幣堆疊起來的價值觀,對於用價格衡量事物的好壞,用財富聲名去評斷一個人生活的品質,一個人生的快樂與否,甚至一個人存在的價值(這些往往被隱藏得很隱晦,人們不這樣說,但卻都默認)。這些社會現象對我造成很大的衝擊和困擾。所以我曾經一度幻想過著脫離人群,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尤其是看完阿拉斯加之死以後)。到台東,多少也是為了離開風風雨雨的台北市(大都市)。

在自然面前,我總是感到渺小

經過在台東的沉澱,現在的我只想把對的稻米交到對的消費者手上。自從決定試驗自然農法,因為見證了自然之力,我開始覺得我手上的產品不單只是食物,它還包含了一種理念,出現在生活中的各種層面。

它可以很實際的代表著對身體有益的健康食物;它的耕作方式對環境保護的意識與永續經營的概念是一種對社會的正向的價值觀;欣賞大自然本身的規律與變化極具有美感,是創作靈感的湧泉,是件完美無瑕的藝術品;思考人與自然間的關係甚至改變了我對生命存在意義的思考(我想這有一點哲學意義)。我感覺到處都有它的影子,大自然無所不在,我們都活在大自然的懷中,不管我們在哪哩。總之,我期待把稻米交到客人手中時,同樣也能傳遞這份心情。

我做了一個預購統計網頁,也替自己種的稻子取了名字: 默默米(請點選這裡閱讀)。期許自己隨時意識到自然潛移默化的運行,默默的,但是很有力量。

最後附帶一提,我也很喜歡用交換的方式,請有意交換的朋友在最後附註說說要用甚麼來交換,甚麼都可以,就算是非物質的也行。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