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面臨「藍瘦香菇」危機!網路新興用語「藍瘦香菇」原意是「難受想哭」,我國香菇每年栽培面積增加,總產量卻一年不如一年,一個太空包本來可以長出很多肥美香菇,現在長出的香菇卻越來越少、越來越小,讓許多菇農都大嘆難受想哭!

「香菇減產趨勢毫無緩慢停止的跡象,未來兩、三年還可能持續下跌,」台灣菇類發展協會理事長陳宗明觀察,菌種退化、氣候暖化,是香菇產業最大的威脅。缺工和土地成本高,也是大問題。諷刺的是,菇類產值高達137億,卻無專責主管機構,農研單位也只有5位研究員,韓國年投入60億協助菇類產業升級,我國僅投入幾百萬,競爭力遠遠落後中、日、韓鄰國。

產能溜滑梯逐年下滑,菌種場只有2家

消費者都感受到近年香菇價格節節高漲,原因就是產量一直下滑。陳宗明表示,去年香菇太空包栽培量高達2億2千萬包,產量卻只有4萬2千噸,平均起來一個太空包產量才產出190.9克的香菇。以農糧署的統計數字去計算會略高一些,每包214.9克,但這比起8年前每包平均都有300克以上的產出,相差甚遠。

產能下降,菌種退化是最主要的因素。陳宗明指出,全台香菇的菌種來源只有2家菌種場,每年四、五十億的香菇產值全繫於此。但菌種商卻還在使用二十年以上的菌種,當需求量太大,就會將有限菌種做過度繁殖,產生弱化、退化跡象。

天氣越來越熱也干擾香菇成長,氣溫一高,香菇生長就變慢,超過攝氏32度就會停止生長。冬天原是香菇主要產季,但近年常有暖冬,嚴重影響產期和產量。

%e7%a8%ae%e6%a4%8d%e9%a6%99%e8%8f%87%e9%9c%80%e8%a6%81%e5%a4%a7%e9%87%8f%e4%ba%ba%e5%b7%a5%ef%bc%88%e6%94%9d%e5%bd%b1-%e8%94%a1%e4%bd%b3%e7%8f%8a%ef%bc%89
種植香菇需要大量人工(攝影-蔡佳珊)

液體菌種初登場,有效但非萬靈丹

「不當的『繼代培養』,菌種會持續老化,」農業試驗所菇類研究室助理研究員呂昀陞解說,業者製造菌種若無SOP,把栽培種拿來當母種,就會導致菌種退化。

為了提昇菇類產量與品質,農試所這兩年積極開發「液體菌種」技術,不僅可縮短菌種生產週期,也能提昇菌種活性,穩定品質與產量。呂昀陞表示,日前日本、韓國和中國大陸的菇類產業之所以發展快速,就是靠液體菌種,國內也已有金針菇和杏鮑菇業者在使用。

104年農糧署補助新社區農會成立了「台灣菇類菌種產發研究中心」,期待成為液體菌種生產基地,提供更高品質菌種給菇農。根據農試所實驗,液體菌種的香菇太空包,良率達到九成,也較能抵抗高溫逆境,產量提昇最高可達三成以上。

不過呂昀陞也坦言,「液體菌種並非萬靈丹。」如果母種本身活力就不佳,就算用液體菌種也不能防止菌種弱化。此外使用液體菌種更須防範污染問題,因為一旦污染便需全桶廢棄,「不像固體菌種可以把污染的部份挑出來。」

%e6%b6%b2%e9%ab%94%e8%8f%8c%e7%a8%ae%e5%af%a6%e9%a9%97%e7%b5%84%ef%bc%88%e5%9c%96%e7%89%87%e6%8f%90%e4%be%9b-%e5%91%82%e6%98%80%e9%99%9e%ef%bc%89
液體菌種實驗組(圖片提供-呂昀陞)
%e5%82%b3%e7%b5%b1%e8%8f%8c%e7%a8%ae%e5%b0%8d%e7%85%a7%e7%b5%84%ef%bc%88%e5%9c%96%e7%89%87%e6%8f%90%e4%be%9b-%e5%91%82%e6%98%80%e9%99%9e%ef%bc%89
傳統菌種對照組(圖片提供-呂昀陞)

缺工、土地貴,智慧生產能解套

液體菌種雖然設備成本比傳統的固體菌種高,但可以用機械自動化接種,更符合工廠大量生產需求。

農試所菇類研究室主持人石信德提出,菇類產業的問題除了產能下降,還有農業各領域普遍都面臨的:勞動力短缺,和土地成本高漲。

「採收、理貨、幫香菇剪腳、庫間作業……菇類每個步驟都是人工,」若能自動化升級與系統整合,方能讓菇類產業化危機為轉機。石信德到日本參訪菇類工廠,從太空包製造、栽培、採收、清洗、分級到包裝封袋,整個流程幾乎全部自動化。

農試所參訪之日本菇場是採層架式生產、環控栽培,土地利用率更高,而我國傳統菇舍是將太空包全部擺在地上的平面式栽培。「因為貼近地面溫度較低,濕度也比較好掌控,」呂昀陞解說,要傳統菇舍全部改為環控栽培成本太高,目前農試所已發展出水簾式層架栽培系統,預計未來將設立示範點推廣。

%e5%89%aa%e9%a6%99%e8%8f%87%e6%9f%84%ef%bc%8c%e5%ae%8c%e5%85%a8%e4%be%9d%e8%b3%b4%e4%ba%ba%e5%b7%a5%ef%bc%88%e6%94%9d%e5%bd%b1-%e8%94%a1%e4%bd%b3%e7%8f%8a%ef%bc%89
剪香菇柄,完全依賴人工(攝影-蔡佳珊)

國際競爭力下滑,缺乏菇類專職研究與主管單位

根據農糧署統計,我國去年菇類產值高達137億,占整體蔬菜產值的17.5%。產量最多的是香菇,接著依次為金針菇、杏鮑菇、木耳。外銷以金針菇占首位,主要市場是新加坡、香港、美國。但去年金針菇的出口量銳減了五成以上,從前年的894公噸掉到408公噸,主因是市場被韓國和中國攻占。

「韓國每年投入60億台幣協助菇類產業升級,我們才幾百萬,要怎麼比!」陳宗明說,以前我國的菇類產業實力僅次於日本,現在已經落後日、韓和中國,他不斷呼籲政府應比照鄰國設立獨立的菇類研究所,提昇研發能量,「現在我們只有一個小小的菇類研究室,研究員只有6個人,現在又一個要退休,剩下5個。」

較之中國在菇類主要生產地區設有食用菌管理局,我國也缺乏菇類的專職管理單位。菇類屬於真菌,既非植物也非動物,成本和產值更遠高於一般蔬菜。萬生生技農場場長黃聖雄就憤慨地說,現在菇類主管機關,是農糧署作物生產組底下的蔬菜花卉科,根本看不到一個「菇」字。而菇類的生產成本和模式和蔬菜大相逕庭,卻沿用相同法規與政策,根本就是「逼魚爬樹」。

農藥少又養生,四季多吃菇,別讓香菇難受

農糧署作物生產組科長蔡清榮坦言,近年菇類出口量遞減,進口量增加,加強我國研發量能確實是首要之務。中國菇類發展迅速,從日韓引進先進設備和技術,自動化程度已經超過台灣。「以前我們還出口許多金針菇到中國,現在幾乎沒有。」

金針菇屬於環控菇類,全年都可穩定生產,但是國人食用習慣卻有淡旺季之分,冬天因為是火鍋必備食材而熱銷,夏天銷量則少。蔡清榮認為,未來應該積極拓展紐、澳等南向市場,因南半球季節與我們相反,若夏天能將金針菇外銷,環控菇場就能全年產線全開。

除了以上所述的內憂,還有外患,就是走私香菇。蔡清榮說,去年海關銷燬了走私香菇20噸。陳宗明則說,還有更多的中國香菇是透過第三地「合法」進口到台灣,產地越南的香菇最是可疑。我國近期也曾派人親往越南查廠,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終究還是沒能掌握確切證據。
菇類產業問題叢生,亟待產官學研整合資源、研擬對策。民眾能做的事,就是多吃一些菇類。

石信德舉出數據,「歐美每人每年吃6.5公斤的菇,我們只有3公斤多。」而菇類富含營養、低熱量,養生保健功能無庸置疑,農藥殘留問題也較一般蔬菜少,相當符合當前注重食安的風潮。颱風後缺菜期,就吃菇吧。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所以說…讀書還是蠻重要的,很多問題前人都研究過了…,很多問題其實都有標準答案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