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翻轉做茶很累、很辛苦的刻板印象,讓年輕人對做茶有崇拜感!」啜飲一口茶湯,長生製茶廠第三代林和春堅定的說著,這10多年來逐步讓茶園邁向機械化管理的過程。

12年前回到桃園龜山跟著父親學茶,林和春平均一年只休10天,他不是在學做茶,就是在鑽研茶機械,忙到家人都抱怨連連。如今,他將機械導入茶園的管理模式和思維,陸續受到楊梅、龍潭、湖口、南投、花東等地的茶農認同,合作代耕面積高達100甲,今年更勇奪農委會的十大神農獎。

林和春坦言,多數茶農會畏懼機械化,認為機採茶的破碎葉比例高,會破壞茶的品質,但他強調只要機械操作的好,破碎葉比例是可以降低的,更重要的是,他認為台灣茶葉專攻精緻茶市場,等於把一般消費客群、手搖杯市場拱手讓給中國和越南,「這不只會讓茶業持續萎縮,中間市場的消費者也無法體會台灣茶的滋味,如此當這些國家開始邁入機械化後,台灣茶業地位會更加險峻。」

做茶太累 林和春從抗拒到導入機械

林和春的父親林文經種茶種了一輩子,他不僅是早年龜山茶外銷日本的第一人,其製茶技術,還曾抱走全國東方美人茶評鑑大賽的首獎,讓法國人願意用一斤約40萬台幣的價碼購買,但在這光環下,家中排行老么的林和春其實一度抗拒接手家業,原因就在做茶太累。

12年前,林和春離開外貿公司決心返鄉協助父親時,就有將茶園機械化的想法,原因不只是為了解決缺工,因為他發現,導入機械更可讓茶葉的生產與品質穩定化。

要種好茶,除了得看天候、技術管理外,人工採摘能力的好壞也會影響茶葉的品質。林和春觀察,人會疲憊,傳統手採或用手持式雙人機械採茶機,一不留意會把樹冠剪的凹凸不平,採起來的茶品質就不夠穩定,還會影響下一季採茶的狀況。

種茶樹也是,林和春表示,人力不穩,挖土種樹的深度會有落差,「同一個工人早上可能拿打3下、下午累了打2下就把樹苗種下去,」如此一來,會影響樹苗的存活率,隔年還得投資同樣的成本重種樹,不划算。

起初,父親並不看好林和春的想法,嫌彼時的他連種茶都一知半解,怎敢談機械化,直到5、6年前,父親退休,缺工問題浮上林家檯面,林和春決定大刀闊斧朝機械化邁進。

畢業自桃園成功高職機械科的林和春,對研究機械本來就有興趣,他先從插秧機的結構上取材,研發出自動種樹機,後來還陸續添購小型曳引機改良為茶葉專用的除草、下肥、鬆土、噴灑防疫等多功能機械。

林和春自日本引進乘坐式採茶機(攝影/郭琇真)
林和春自日本引進乘坐式採茶機(攝影/郭琇真)

兼顧環境與效率 引進乘坐式採茶機還導入代耕

讓林和春猶豫最久的就是這台高有2尺多、自日本引進的乘坐式採茶機,由於這台採茶機要400多萬,價格高昂,林和春投注了多年來賣茶的存款依然不夠,好在最後父親出手,貢獻了一季出口到日本約4噸茶葉的錢,才將機器買回來,而這個引進也創下台灣茶農的先例。

林和春不只開始將機械導入家中茶園,還陸續找茶農合作,透過代耕的方式,散播機械化管理的優勢,希望解決茶業長久以來的缺工問題,他說:「對我而言,缺工問題的核心不是缺工,而是沒人願意做,因為社會普遍認為農業太累、環境太髒,因此當機械化改善了農業從業人員的勞動環境,就會越來越多人對這份工作有崇拜感。」

不過傳統上認為使用大型農機會讓土地硬化,導致土壤裡的菌種消失,林和春深知這問題,在挑選採茶機上摒棄了歐洲型的大農機,因為這類農機的輪軸設計比較小,會讓單位面積的施力點過大,夯死土地,「我選擇履帶式的,輪軸至少佔農機主體有1/3到1/4面積。」

對林和春來說,機械是輔助的工具,使用機械的一大原則就是不能傷害到環境和作物,如此才不會反被機械控制。

林和春的這一套機械導入茶園的管理模式和思維,陸續受到楊梅、龍潭、湖口、南投、花東等地的茶農認同,如今合作代耕面積高達100甲,今年更勇奪農委會的十大神農獎。

IMG_2181
林和春(右二)榮獲2016年十大神農獎(攝影/孔德廉)

機械會影響茶品質? 林和春:台灣要多拓展中間市場

不過林和春坦言,多數茶農仍然會畏懼機械化,認為機械採茶的破碎葉比例高,反而破壞茶的品質,但其實破碎葉比例是可以透過機械操作技術來降低。

「而且我認為,台灣茶業一窩蜂專注在精緻茶市場並不可行,因為這等於把一般消費市場的客群拱手讓人,市場品茶依據每個人資本,本就有高低層次,台灣茶業長期只衝高端,任中國、越南等茶葉取代廣大的手搖杯市場,這不只會讓茶業持續萎縮,中間市場的消費者也無法體會台灣茶的滋味,如此當這些國家開始邁入機械化後,台灣茶業地位會更加險峻。」

林和春認為,高端市場有限,但生產者多,許多茶農常常賣不到好價錢就囤起來放,是時候換個思維,將茶葉品質做適當的分級,推向適合的市場,台灣茶業將走得更長久。

林和春自日本引進的乘坐式採茶機,採茶高度可精準控制在公厘單位。(圖片提供/林和春)
林和春自日本引進的乘坐式採茶機,採茶高度可精準控制在公厘單位。(圖片提供/林和春)

茶改場專家:相較開放外勞 機械化反而能帶動茶業轉型

一路看著林和春進行機械採茶試驗的茶改場茶業機械課助理研究員黃惟揚說,林和春很特殊,本身是茶農又想引進大型農機,別以為機械引進就能馬上用,就像開車一樣,怎麼用才操作地好、讓茶樹長得更旺都需要本事。

黃惟揚表示,農作物邁向機械化難免會引來品質降低的爭論,但沒有「人」就無法撐起「農業」,如何解決缺工是農業當前非常棘手的問題,他舉例,日本很排外,但20年前就意識到缺工恐衝擊農業,因此鼓勵日本茶業全面走向機械化,如今日本九成以上的茶園都是機械操作,每個農民管理面積都有2公頃。

黃惟揚說,台灣早期剛引進茶葉擠壓機時,就因擠壓機容易操作太大力而破壞品質,後來經過多年改良,普遍製茶師傅開始找到使用擠壓機的方法,有些甚至會跟揉捻機交互使用,以維護茶品質,由此可見機械採茶引發的品質問題,未來是有可能改善的。

黃惟揚表示,反倒茶業若持續抵抗機械化,想靠引進外勞來貼補人力,恐引來更大的憂慮,因為5、6年後,越南、印尼、菲律賓等國家會快速崛起,當這些國家缺工把原本來台的工人帶回去時,造成台灣農業空洞化,屆時國家的人才斷層恐更加嚴重。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