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小英的非核家園政策,再生能源目標是到2025年,原核能發電比例由綠能取代,經濟部能源局大規模推動可再生能源,其中太陽能發電鎖定以嘉南地區鹽田濕地進行設置。

按照規劃,未來將在布袋濕地以及七股溼地共計七百七十公頃土地,分兩期推動太陽能電廠計畫,總發電量230百萬千瓦。由於太陽能電板計畫於國家重要濕地範圍周遭與保育區緊貼設置,恐衝擊黑琵棲地的保育功能,為此國際黑琵保育人士Randy Hester 與Marcia MacNally教授特別來台關切。

今日(5/7)能源局將到布袋鹽田濕地進行第一次現勘,引發國際黑琵保育人士Randy Hester 與Marcia MacNally關注,將親自向能源局官員遊說,希望台灣重視保育物種的責任,重新評估「濕地種電」政策。

台灣黑琵保育學會吳紅鳩表示,預定設置太陽能電板的鹽田緊鄰國家級重要濕地範圍,大面積的施設電板,不可能不會去衝擊到黑琵棲息。無奈能源局選在黑琵已經離境北返的五月才來勘查,當然會看不到黑面琵鷺的棲息覓食現況(照片為布袋濕地鳥類並非黑琵,提供者:嘉義縣生態保育協會邱彩綢。)

20161102163312.m2ts.Still001

國際學者Randy Hester & Marcia MacNally 來台守護黑琵20

國際黑面琵鷺救援聯盟(Spoonbill Action Volunteer Echo;SAVE )發起人柏克萊大學地景規劃系學者Randy Hester 與 Marcia MacNally夫婦,率領學生對嘉南地區鹽田作「濕地發電」進行規畫與調查,昨(5/6)邀集南部民間組織交流看法。

MacNally表示,1997年他們第一次踏上台灣的土地,與學者、環保組織以及七股村民共同反對濱南工業區,今年是他們來到台灣的第二十週年。她苦笑著說,國際上針對黑面琵鷺棲息地有許多,有時也去中國、南韓、日本,而台南七股這裡永遠有問題,所以對柏克萊學生而言是非常有意義的真實課題。

DSC08690
MacNally以柏克萊大學生的調查為基礎,與台灣生態保護團體探討濕地種電對黑琵棲地與濕地生態保育功能的矛盾與衝擊

Randy Hester與Marcia MacNally提 出建言:

(1)設定發電應該是以設定發電量目標,而非預先設定發電土地面積做為目標。

(2)在利用溼地發電之前應該先思考有無其他更具效率的替代方案

(3)開發綠能要減少環境影響

──應設置於靠近能源需求的地方設置太陽能光電,而非偏遠的海岸濕地

──以現有可以與太陽能電板相容的土地優先,避免生態敏感區域

──尋找可用公共設施或基礎設施,例如道路或者鐵路。

(4)種電位置選在非棲息地,不要影響到環境生態,鹽田濕地是非常重要的候鳥棲地,而且濕地在氣候變遷的問題上是很重要的緩衝空間。可以把鹽田作為其他功能,例如魚塭或者生態旅遊。

(5)建議台灣不只要想引進最新的技術,應該按照台灣的自然環境條件,利用自身具有的條件發展特長,再去外銷到國外。

Marcia MacNally強調,在台灣保育工作中,她理解到一個事情,政府拿到土地都會變成土地開發案,所以她建議濕地種電議題,期盼政府不要爭論說要需求多少土地,讓討論回歸到電量思考,才能深刻反省為何非得在偏僻漁村發電,而再次耗費電力送到需要用電地區,綠能發電應該考量就近設置在高鐵站、都會區域。

濕地保育區與開發力量衝突仍在

生態保育者洪貫捷(紅冠) 指出,布袋鹽場區域內有大濱鷸、東方白鸛、黑面琵鷺等國家一級鳥類。國家重要濕地與國家風景區交疊,有一些鹽田並未列入保護區內,被規畫為綠能開發區,是造成衝突的關鍵問題,

台灣黑面琵鷺保育學會吳紅鳩指出,七股的黑面琵鷺佔全球比例約15~30%,是非常重要的國際棲地。而鹽田周邊濕地如果開發種電,對於黑琵及其他候鳥棲息絕對會產生影響,理想上還是維持濕地現狀。

嘉義布袋國家重要濕地、風景區與太陽能發電開發區之重疊關係圖_來源 台灣黑面琵鷺保育學會
嘉義布袋國家重要濕地、風景區與太陽能發電開發區之重疊關係圖_來源 台灣黑面琵鷺保育學會

嘉義縣生態保育學會邱彩綢表示,候鳥遷徙群體非常大,棲地只要稍有干預,就會讓牠們無法找到合適的停棲地,盼望保留濕地周邊生態環境完整的開闊特性。

成大水利系王筱雯老師指出,綠能跟濕地保育都是好事。她並不反對綠能,但綠能必須設置在適當位置。看到生態濕地的系統功能,不能只用鳥類的保育來看,還必須將濕地的系統性功能列入考量。王筱雯現在正在進行參與式研究,盼望能將利益相關方納進來討論。

民間集思廣益:綠能要設置在適當位置,不是一昧開發生態敏感區

台南社大吳仁邦指出,現在的綠能發電政策,從使用者自行負擔觀點來說應該先從住家屋頂開始。然而由於屋頂設置太陽能板涉及到民間屋頂違規使用已成習慣,而且屋頂屬私人土地產權複雜,政府不願意碰觸這個敏感議題。

台南社大講師林元笠指出,現行政策支持屋頂設置太陽能電板,然而台灣的獎勵制度採取德國FIT躉售合約制度,二十年需要百分之百合法。小英政府上台後縮短五年提升三倍太陽能供電量,一下子目標拉了三倍,所以能源局找上地面型,因為屋頂取得太困難。他建議採FIT跟設備補助雙軌制度,才能解除屋頂魔咒。

地球公民基金會蔡卉旬提到,違建問題是安全考量,屋頂種電需要營建署跟能源局跨部會協調,法規問題的矛盾跟經濟層面誘因的問題,NGO應該要去倡議政府解決,不能擺著不管。她建議民間應該在政策形成初期就要介入。

DSC08709
Randy Hester 教授與在場台灣環團交流意見,利用溼地發展綠能與黑琵棲地的保育課題形成兩難。

民間共識:檢討濕地種電,可再生能源責任必須回到社會共同承擔

總體而言,與會者認為濕地種電政策重新評估,可再生能源的發電與成本必須回到消費者與電力使用者,而非任由成本外化,造成生態敏感區域或是農地承受衝擊成本。

參與者建言,發展屋頂太陽能應由公家單位帶頭示範,再去推及其他民間私人屋頂,而非設置在生態敏感地區例如溼地或農地設置光電板。

農地種電已經開始影響到其他可耕作農地的價格,一旦炒作風起盛行,農地轉作他用的壓力會更大,租金上揚更會壓迫到有意願投入耕作者的租地成本。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