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投魚池、離日月潭不遠的山坡上,空氣清新,一棟棟雞舍整齊排列。只吃本土玉米和非基改黃豆做成的飼料,全程不用抗生素等藥物,堪稱以最高規格養成的白肉雞,在此誕生。

這裡是鉅峰公司「十八養場」白肉雞的家,平時嚴格管制人員進出以避免病原傳播,這天是雞隻養成、出雞的前一天,才開放入內參訪。

養了三十多年雞的董事長陳明尹,原來是學歷史的,父親是著名詩人陳千武;書香世家出身,卻在年輕時與朋友一頭投入養雞事業。從零開始的他仍是抱著做學問的態度在養雞,在八年前就已經做到可完全不用藥物,育成率仍高達95-99%。

S__51240970
鉅峰經理、中興大學生命科學博士蔡俊興(攝影/孔德廉)

密度低、養更久,使出十八般武藝

猶如講學一般,陳明尹條理分明地說起養雞的種種眉角。「我們的雞飼養時間比一般多30%,普通白肉雞養33-37天,我們要養40-50天,肉質就完全不同。我們也降低飼養密度,一般一坪約養48-60隻,我們一坪只養35隻左右。」

白肉雞常被嫌棄腥味重,陳明尹解說,透過飼料與飼養密度的控制,可以養出毫無腥味的白肉雞。他以植物性飼料餵雞,不吃魚粉和肉骨粉,雖然雞長得比較慢,但卻可以避免排泄物臭味。密度降低更能維持雞隻健康,「密度高、雞糞就會比較濕,雞在墊料上面踩來踩去,難免會有味道。」

最新生產的「紅玉雞」,不僅取得產銷履歷,更進一步提昇飼料品質。採用百分之百本土玉米,與嘉義的義竹區農會契作,新鮮安全又減少碳里程。黃豆則是加拿大進口的非基改黃豆。此外還拌入日月潭當地特產有機紅玉紅茶──台茶十八號,為雞肉去腥,品牌名十八養場因此而來,「還有,我們把十八般武藝都用在這裡了!」陳明尹笑道。

鉅峰董事長陳明尹,有三十多年養雞經驗
鉅峰董事長陳明尹,有三十多年養雞經驗(攝影/蔡佳珊)

國內第一條非基改飼料生產線

為了建置這國內第一條非基改飼料生產線,得花費相當大的功夫。鉅峰經理、中興大學生命科學博士蔡俊興表示,一開始進了大批本土玉米,「沒想到才放三個月就壞掉!」而本土玉米一年才一收,只好為此特地蓋了一個上百萬的冷藏榖倉,專門存放這些玉米。

至於進口的非基改黃豆,雖可常溫存放,但價格比基改黃豆約莫貴上五成,每隻雞光是飼料成本就得增加10元。

「這不是我們想做就能做,一定要有能夠配合的飼料廠。」鉅峰於是央請合作多年的夥伴國興飼料廠協助。飼料廠經理李志挺表示,這座廠是國內少見的空白無藥物廠,專門製造不用藥的飼料,每次要生產非基改飼料前也都會仔細清潔管線,以避免摻雜。

以非基改黃豆和本土玉米作為飼料主要成分,不添加魚粉肉骨粉,也全程不用抗生素
以非基改黃豆和本土玉米作為飼料主要成分,不添加魚粉和肉骨粉,也全程不用抗生素(攝影/蔡佳珊)

禽流感止步,不用藥也不生病,雞隻常保安康秘訣

這幾年禽流感肆虐,飼養全程不用藥,確保雞隻健康的秘訣何在?

陳明尹指出幾個重點:首先,育種很重要,必須找到值得信賴的種雞場。小雞進場,就必須確保乾淨無帶原。陳明尹長期合作的台一種雞場,採密閉飼養,管理相當嚴謹穩定。

其次,做好場內消毒,嚴格控管人員進出。「病毒都是外面帶進來的,包括飼料車進出、人員來訪,這些都要防。」陳明尹也指出,禽場位置必須獨立,與其他禽場至少要保持兩、三公里的距離,也不宜和馬路靠太近。

再者,接種疫苗,預防雞隻常見疾病如新城雞瘟、傳染性支氣管炎、華氏囊炎的發生,當雞隻抵抗力強,也有助於避免禽流感。接種疫苗也有撇步,陳明尹說,雞的身體要先照顧好才接種疫苗,否則做了反而生病。

DSCF7238
攝影/蔡佳珊

聽聲聞味,保溫至上,雞保母無微不至

陳明尹認為,禽流感病毒變異太快,末端管控於事無補,一切都要從源頭預防。雖然現在都是密閉負壓的電腦環控雞舍,但管理人員的細心與經驗仍然非常重要。多照顧到一個細節,雞隻的健康就多一分保障。

「走在雞舍外頭,光是聽聲音就知道雞健不健康,」陳明尹傳授心法,「第一聽聲音,第二聞味道,第三看雞。」雞叫的聲音、吃料喝水的表現、大便的外觀,種種蛛絲馬跡都必須留意。

不同於某些全天24小時燈照的雞場,這裡的雞每晚會有熄燈時間。「熄燈讓雞可以充分休息,也會安靜下來,這時候就可以檢視雞的狀況,如果生病了會有咳嗽聲,如果拉稀會有噗噗噗的聲音。」讓雞固定適應黑暗,也可避免突然停電時雞隻驚慌而死傷。

被同事們稱為「專業保母」的場長馬東生也分享,舉凡溫度、濕度、飼料、水質、休息,整個環境與狀況評估,都要無微不至。他認為其中又以溫度最為關鍵,「如果為了省成本,加溫不夠,雞就容易感冒。等到你看到雞都擠在一起取暖時,已經來不及了。」他到賣雞的前一天,都還會為雞保溫。

S__51240968
攝影/孔德廉

捍衛自主權,環境嚴苛挑戰中大步向前

目前白肉雞飼養以企業化為大宗,採契約式整合經營,許多雞農轉為替大廠「代養」,小雞、飼料都由大廠提供,最後養成再全部賣給大廠,成本和售價全操在他人手裡。

「自主性沒有了,研發能力也沒有了。」陳明尹感嘆,很多以前養雞的朋友後來都養不下去了。他則堅持完全自主,自己買小雞、自己掌握飼料、自己找電宰廠。

隨著環境不斷改變,養雞業者也不能停止追求進步。對於這點,陳明尹感受很深。氣候在變,三十年前氣候和現在完全不一樣;藥物也在變,從前可以用的藥很多,現在很多藥都不能用;以前養一隻雞要八週,現在五週就要上市;以前也沒有禽流感,現在病毒到處亂竄,還隨時在變異。

雖然可以養成最高規格的白肉雞,不過這個雞場目前一般商業用雞仍佔六成,三成是不用藥、只吃植物性飼料的雞,主打非基改飼料的紅玉雞則占一成。陳明尹坦言,規格越高的雞價格也高,還須試探消費者反應,未來目標是全面都以非基改飼料來飼養。

「白肉雞換肉率最高,是最快、最便宜的最佳蛋白質來源,為什麼不讓消費者吃到最安全的?」結合資深業者和生物學碩博士年輕團隊,這個令人耳目一新的專業品牌,目前已進軍多家五星級飯店與餐廳,也將在百貨通路上架。不僅證明了畜牧業使用非基改飼料絕對辦得到,更證明白肉雞也可以做到精品等級。

飼養密度一坪只有35隻,讓雞隻有較為舒適的生長環境(攝影_孔德廉)
飼養密度一坪只有35隻,讓雞隻有較為舒適的生長環境(攝影/孔德廉)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