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兵番茄女孩向前衝 蔡綉佳的魔幻牛番茄

一般而言,在溫室設施的阻絕下,自然界中的雜草、病蟲害幾乎都被排除在溫室之外,而較不會影響作物生長;但雲林番茄女孩蔡綉佳的牛番茄溫室卻不一樣,不僅地上不時能看到幾株冒出頭的雜草,輕撫牛番茄植株葉面,銀葉粉蝨便漫天飄散。

這一切,只因為蔡綉佳不想再當「置身農藥濃霧中的仙女」,兩年前開始嘗試不灑農藥、不施化肥,甚至放任農民大多仇視的雜草在溫室中蔓生。如何在與害蟲、雜草並存的情況下維持牛番茄產量?考驗著番茄女孩的智慧。

蔡綉佳預估,今年產量可達22公噸,比自己當初預想的好很多(蔡綉佳提供)

全家都瘋農業,蔡綉佳種牛番茄「解救爸爸」

現年三十出頭歲的蔡綉佳已經踏入農業世界十餘年,而她投入農業世界的故事說來也妙,家中並非務農世家,大學念的是工業設計,怎麼聽都跟務農八竿子打不著關係,「只是我們家裡有些農地,雖然沒在種田,但爸爸喜歡釣魚,就在農地上挖了個魚池,閒暇之餘就乘著小舟釣魚自娛。」久了之後發現,魚飼料需要越下越多,實在不是個便宜的休閒娛樂,才決定將魚池填起來。

「這時候,看到鄰居都在蓋溫室,剛好政府有在補助蓋溫室的費用。」蔡綉佳於是動起腦筋,「來蓋個溫室好了!」畢竟當時她心中小小的想法只覺得,「哇!那麼年輕就有一塊田!還可以自由自在當農夫!聽起來好酷!」

溫室蓋下去了,但蔡綉佳才驚覺,除了溫室之外,電路、灑水系統好像沒那麼簡單,也是時候該想想到底要種什麼了,她僅以一句「騎虎難下」為自己的決定下註解,只能硬著頭皮接著做。

蔡綉佳不希望父親再到溫室裡忙碌,因此選種牛番茄,「我爸爸對牛番茄植株過敏,所以不能靠近這些植株,但別擔心,他對果實不會過敏,還是可以吃。」她笑道,就這樣,一種番茄就種了十年有餘。

蔡綉佳常以天馬行空的想法照顧她的番茄園,旁人不禁大呼,你也太天兵了吧!(蔡綉佳提供)
蔡綉佳常以天馬行空的想法照顧她的番茄園,旁人不禁大呼,你也太天兵了吧!(蔡綉佳提供)

從「學習噴藥」到「學習不噴藥」

初初踏入農業界,蔡綉佳就傻傻地種,不知道要噴藥,也不知道要施肥,「可能因為剛開始種,田地還很乾淨,沒什麼蟲、也沒什麼菌,番茄都長得還不錯。」但漸漸地,蟲子越來越多、越來越大,「看起來真的好可怕!」於是跟著農改場,從零開始,一步步學習施肥、噴藥,「但說實在的,每次噴農藥我都很怕!」

看到農藥煙霧在溫室中久久揮之不去,自己還是只能鼓起勇氣提起高壓管、大步走進溫室,然後置身於農藥煙霧中,也因此,蔡綉佳笑著以「濃霧中的仙女」自稱。

直到三年前因緣際會接觸樸門,又聽了幾場食農講座,蔡綉佳這才驚覺「原來還有這種做法!」想了又想,毅然決然決心不噴藥、不施肥,但也坦言,下這個決定真的需要勇氣!

蔡綉佳近年在嘗試不施肥、不噴藥種牛番茄(蔡綉佳提供)
蔡綉佳近年在嘗試不施肥、不噴藥種牛番茄(蔡綉佳提供)

將病葉清除乾淨,才是最有效的作法

而首要挑戰就是「病蟲害」,看著番茄叢中不斷冒出害蟲,蔡綉佳也慌了,甚至開始天馬行空,抓了幾隻蟾蜍、壁虎放入溫室,希望能利用牠們的嘴,吃掉殘害牛番茄苗的害蟲,「誰知道,蟾蜍、壁虎都不敵溫室中的高溫,通通變成蟾蜍乾、壁虎乾。」蔡綉佳為著自己的「意外殺生」懺悔著。

隨後,蔡綉佳又開始嘗試滅蟲新做法,不只用強力水柱沖洗葉面,將害蟲沖個粉碎,也在溫室中種上幾株辣椒作為防禦植物;但多方嘗試後發現,將病葉清除乾淨是最有效的做法,「原本不知道老農民為何堅持把生病的葉子拔得那麼乾淨,自己做過一次才知道,是真的有道理!」

蔡綉佳笑道,「否則我真的很少把自己的農田照顧得那麼乾淨。」邊說,她邊輕撫牛番茄葉面,瞬間,銀葉粉蝨如塵絮般在空中飄散。

不施肥、不撒農藥後,番茄大小果落差明顯(蔡綉佳提供)
不施肥、不撒農藥後,番茄大小果落差明顯(蔡綉佳提供)

雜草肥是心中的寶

確實,環視溫室不難發現蔓生的雜草,「老一輩的人看到我的溫室長滿雜草,都會說我很懶惰,但我真的很愛雜草啊!」提到雜草,蔡綉佳眼裡堆滿了笑表示,雜草對土壤很好、能夠保濕,「雜草肥」更是她心中的寶。

何謂雜草肥?蔡綉佳解釋,早些年,她會將乾雜草聚集成堆焚燒,再將草灰撒在田間,「但後來想想,燃燒會產生一些不好的空氣。」於是她改變做法,煮一鍋水,將雜草通通丟進去熬煮,「煮到爛了再灌回田間。」試了幾次,效果還真不錯,尤其,如果雜草種類越多,煮出來的雜草肥越棒。

「從慣行轉向不撒藥、不施肥,農藥還好戒,但肥料真的不好戒!」蔡綉佳表示,每每想到產量,總不由得在心中吶喊著「好想施肥!好想施肥!」但這兩年,不知是因為土壤中仍保有之前慣行下的肥份,還是雜草肥真發揮效用,今年預估仍有22公噸的產量,僅比去年減少4公噸,「已經比我原本想像中好很多了,那時還以為會跟日本的蘋果爺爺一樣,十年都沒收成。」

之前曾經半年沒除草,溫室內雜草長得驚人(蔡綉佳提供)
之前曾經半年沒除草,溫室內雜草長得驚人(蔡綉佳提供)

天兵番茄女孩向前行

從慣行農法走向不噴藥、不施肥,溫室中蟲子多了,牛番茄上沾附的昆蟲糞便也多了,蔡綉佳剪下一顆紅透了的番茄,悉心地用戴了手套的雙手擦拭著,牛番茄表皮上如芝麻般的黑點慢慢被抹去了,還以牛番茄原本的面貌,「之前做慣行,現在不打藥、不施肥,我是還吃不出我的番茄風味有什麼改變啦!」蔡綉佳坦誠地說道,雖然如此,但卻是能夠讓人「安心」的番茄。

雖然番茄女孩許多異想天開的行徑總讓旁人不由得大呼「你怎麼會那麼天兵!」 然後跳進來教她應該怎麼做比較好,但她仍不退縮,不斷嘗試、調整做法;就如同她最近在嘗試熬製「番茄糊」,自以為聰明地邊煮邊將番茄的水分去除,「想說這樣會比較快變糊。」殊不知,煮出來才驚覺,那些水分好像是番茄香氣的來源,撈去水分,番茄糊都沒番茄味了,趕緊再把番茄水加回去,土法煉鋼慢慢熬煮,毫不意外,又換來廚師朋友一句「你真的太天了!」。

人生邁入三十大關,未來番茄女孩還會繼續種下去嗎?蔡綉佳表示,只要沒有受到太大的打擊,應該會繼續務農下去,「如果不要看成本、收入,農業真的很好玩!」但現實的人力、成本還是需要考量,或許未來會少種一點牛番茄,「但真的,只要沒太大打擊,一定會繼續做下去。」

蔡綉佳種的牛番茄(蔡綉佳提供)
蔡綉佳種的牛番茄(蔡綉佳提供)

(本文為財團法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 人事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新聞選題與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