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完了再生稻日曬以及這期阿孝的田稻穀採收工作,到北部參加大學同學會,也算是休息。兩天後回到家鄉,發現田洋到處都是割稻機轟隆轟隆的操作聲,大家都希望在這波梅雨鋒面來前可以完成採收工作。

而因為風調雨順,這一期收成普遍很好,種稻的農民終於吐了上期被颱風侵擾的悶氣,可以開懷笑出聲音來。農民就是這樣,不僅看天吃飯,憂傷與歡笑也和天有關。

一分地應該收成多少稻子?

收成後,村民們閒來聊天,難免問到彼此的稻收,有人謙虛的說:「我的才百九割啦(一分農地收成一千台斤為一百割,百九割為一分地收了1900台斤的稻穀)!阿林仔的比較會種,聽說有兩百割耶!」

這一年來捲起褲管親自下田耕作,我發現農村裡有些農民耕作是為了面子,所以百九割,兩百割應該是有的,但普遍來講可能沒那麼高。以收割前一個月村子裡開始有人整田採購,也就是以面積計價,一分地用一萬八千元買斷,這樣加計收割和烘乾成本,一分地收獲的稻穀要賣到兩萬元才有賺頭。我們估算濕穀一千台斤13000元,那麼要收成二萬元以上,至少要一百六十割,這個數字是有參考價值的。

DSC_0421-1

阿孝的田產量少,有沒有很虧?

那麼沒有施肥不洗藥我的兩塊田收成如何呢?大約七十七割(一分地收770台斤稻穀),所以約是一般慣行農法的五成不到。我想這是一般強調產量的農民會說:「沒有施肥不洗藥,哪種有?」的原因之一。

也碰到鄉親對我說,理念很好,但是為了生計,不得不採取施重肥多噴藥的方式。即便我分析給他們聽,雖然我的產量只有一半,但是我的價格是一般稻米的三倍,而且肥料和農藥的成本也省了,如果僅就收入來看,我應該勝出才對,然而一般人仍然無法接受。

當然產值和產量這筆帳也不是這樣簡單算,雖然我的耕作方式省了肥料農藥的成本,賣的價格又比較高,但相對我得付出更多人力和時間,而人力缺乏就是目前農村的大問題。所以我一人管理一甲地就有點辛苦,他們卻可以一人管理四五甲的地。這樣一算,又好像他們的收入會比我多。

純粹就金錢收入而已,這樣算是沒有錯的。可是若把生態成本和健康成本加計進來,顯然結果又不一樣了。

生物多樣性_麗紋石龍子
生物多樣性_麗紋石龍子

生態與健康成本,是不是也該納進來一起算?

有兩個現象值得一提,我的鄰田這一期插秧時程比我晚了將近一個月,可是他不斷追肥的狀態下,不到兩個月時間,就長得比我的稻子更高更茂密了,甚至到密不透風的狀態。這種狀況是比較容易患病蟲害的,因此只好撒更多的農藥來防治,這樣的邏輯好像有點怪怪的。

再以養雞養鴨場為例來看,一個空間可以飼養多少隻,事實上政府會根據相關研究來規範。假設某一個空間可以飼養五千隻,業者也會依照政府規定來申請設立,可是當他拿到許可之後,有些業者有可能就會養一萬隻,這樣的方式其實對家禽家畜是有害健康的,於是他們就投更多的抗生素來預防雞隻生病,而這些殘留的抗生素最後都進到誰的肚子呢?

還有我也看到部分撒藥農民的防護是不夠的,更誇張的是還有人一邊噴藥一邊抽著菸,真的是不要命了。郭華仁教授曾提到的,過度噴灑農藥,受害最深的是這些噴藥的農民。

DSC_0071

以生物多樣性為核心的生態自然農法

這裡無意去爭論有機和非有機耕作的差異,而且農耕也不僅僅只是這兩個選項,就像粽子的製作也不是只有北部粽把米炒熟包起來蒸和南部粽用生米水煮兩種方式,我的哥哥就採用把米炒半熟包起來水煮。

我想要去算產量和產值這筆帳,最想探討的永續農業還有哪些可能的耕作模式?

國際學者對於有機農業與慣行農業的看法往往也有激烈的辯論,英國近來實施一項田區保護計畫,為有機與非有機之爭的永續農業另覓出路,答案就是—生物多樣性。土地若可同時做為野生動物的棲地空間,則有利於蜜蜂、蝴蝶和植物的生長,增加生物多樣性,且令人意想不到的結果是:不會減少作物產量。

所以,我們有沒有可能再加計生態和健康成本之後,修正調整過度強調產量的作法,而把產值的成數拉高?

這一年來,我發現要說服農人改變長久以來的耕作習慣是很困難的,但基於永續農業的想望,有沒有可能對於不採行有機耕種的農人來說,將部分農地劃作野生動物的棲地?

過去的研究顯示,最有效增進生物多樣性的方法且不危及作物的產量,就是畫出一大片不進行生產的土地好作為生態環境的復育區。

阿孝的田,正朝這個方向努力中,我的作法不是自然農法、也不是有機或是慣行,也許叫作生態自然農法會比較貼切。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彩鷸守護的價值=無價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