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全世界有八成以上的蜂類都是『獨居』的喲!」甫從台大昆蟲研究所獲得碩士學位的張又文認真地解釋,以往大眾對於蜜蜂的「惡劣」印象,就是來自於社會性的群聚現象、銳利蜂針和疼痛不已的螫人行為,但事實上以群體行動築巢禦敵的蜜蜂,僅佔全球蜂種的一至兩成,更多是獨自生活的「獨居蜂」,牠們低調、害羞且較為溫馴,但都市中卻沒有適宜的棲身之所,在城市養蜂蔚為風潮之下,「獨居蜂」絕對是需要被重視的關鍵角色。

「獨居蜂」行為各異 國際研究漸開 台灣緩慢起步

雖然行為各異、長相也天差地遠,但牠們都是「獨居蜂」的一員,正在台大昆蟲系攻讀博士的王庭碩說,基本上「獨居蜂」是一個統稱,裡頭囊括的成員幾乎個個都有自己的故事,更是除卻東方蜂跟西方蜂之外,認識蜜蜂的另一種方式,在近年來蜜蜂消逝的現象發生後,國際上逐漸有人開始研究這群神秘的嬌客,但台灣相對關注較少,也僅可辨認一百多種獨居蜂。

不斷在辣椒、仙草和咸豐草等植物間迅速飛舞,採集食物的速度以秒計算,彷如穿梭在林間的忍者,身影難以捕捉,體型更只有蒼蠅般大小,牠是「蘆蜂」。

蘆蜂(圖片提供/「城市養蜂是bee要的」團隊)
蘆蜂(圖片提供/「城市養蜂是bee要的」團隊)

常逗留在同一朵花上長達一、兩分鐘,體型碩大、飛行速度也慢,行動猶如老神在在的水牛,嚼著草直瞪著人看,牠的名字則是「木蜂」。

回巢的木蜂(圖片提供/「城市養蜂是bee要的」團隊)
回巢的木蜂(圖片提供/「城市養蜂是bee要的」團隊)

「獨居蜂」害羞友善 授粉效率奇高無比

即便特別且珍貴,但獨居蜂的存在對社會大眾來說重要性何在?近年才組成「城市養蜂是bee要的」團隊、將目標放在推廣城市養蜂的張又文和王庭碩兩人指出,獨居蜂雖不屬於經濟昆蟲,但其授粉效率其實相當高,一般果園需要兩至三箱的蜜蜂可完成授粉,同樣工作量三、四百隻獨居蜂就可達標,且獨居蜂比較「害羞」,為生存遇人通常會先逃跑,不像社會性的蜂有領域性,比較會「出手攻擊」,獨居蜂的存在對人類來說相對友善。

(右)張又文與(左)王庭碩(攝影/孔德廉)
(右)張又文與(左)王庭碩(攝影/孔德廉)

獨居蜂也有吃肉的 可有效消滅田間害蟲

不僅如此,張又文也點出,獨居蜂的重要性在其習性的差異,像是屬於肉食性的「蜾蠃」(音同ㄍㄨㄛˇㄌㄨㄛˇ,又稱泥壺蜂),就會專挑特定的毛毛蟲來餵食幼蜂,這樣的舉動對於使用天敵來達成效果的「生物防治」來說極其重要,獨居蜂可有效消滅田間害蟲,達到環境調節的功能。

蜾蠃
蜾蠃(圖片提供/「城市養蜂是bee要的」團隊)

專業知識做後盾 「城市養蜂是bee要的」推獨居蜂旅館

以學術專業做背景,「城市養蜂是bee要的」團隊在近年開始用幽默的漫畫介紹獨居蜂習性,先一步翻轉大眾對蜜蜂的刻板印象,並以教育導入商業的模式將「蜂旅館」引進多處國小,透過旅館特有的板片來學習獨居蜂的行為及育嬰狀態,更和化妝品公司、農改場等組織合作,販售推廣「蜂旅館」,至今全台已有超過七百座營運中的旅館。

對此,王庭碩指出,蜂旅館不需要特別照顧,只要環境適合、概念正確,獨居蜂就會自己來住,這樣的做法大大降低了大眾參與生態保育的門檻,也是團隊重要的收入來源。

指南國小住很滿的旅館
指南國小住很滿的旅館(圖片提供/「城市養蜂是bee要的」團隊)

收益背後 盼蜂旅館成生態監測站

「但我們其實很奸詐,」一聲竊笑後,王庭碩才解釋,是暗自希望每個賣出去的旅館都能成為一個生態監測站,因為現在城市養蜂方興未艾,但哪裡適合養蜂?都市的局限性又在哪裡,卻一直沒有科學的數據來佐證,再加上盲目飼養西洋蜂可能會對本地現有的蜂群和生態造成衝擊,蜂群的生存評估與調查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張又文則援引旅館內裝來說明,每一座蜂旅館配有七個巢板、每個版上有五個孔洞,代表每座旅館可容納一百多隻獨居蜂,而不同的旅館其實都會記錄到各地不同的蜂況,旅館的購入就是引子,引起購買者的興趣,後續在透由網路間的回報來判斷旅館所在之處的獨居蜂種類、數量和食物來源,如此就可以完成一個粗略的生態監測計畫,後續才有辦法判斷環境與獨居蜂生存間的相關程度高低。

旅館內的板片
旅館內的板片(圖片提供/「城市養蜂是bee要的」團隊)

不只生態保育 農業發展上更缺獨居蜂的進駐

「我們要做的還不僅於此,未來打算進一步將獨居蜂的角色從生態保育延伸到農業發展上,」張又文指出,具多元特性的獨居蜂可以同時做到替果園授粉和生物防治的效果,目前花蓮農改場及東北角、雙溪等地的農田都在測試每畝田需要多少的獨居蜂旅館來吸引蜂進駐,以達到授粉和防蟲的效果最大化,在政府力推「有機和友善農業」為前提下,這些蜂類將會是人類最好的夥伴。

有機農民意願高 獨居蜂成蟲害搶手解方

王也強調,改行有機之後,農民就會少掉很多防治害蟲的資材,屆時會吃鱗翅目昆蟲的獨居蜂類就可扮演極為重要的防治角色;根據統計,光一個旅館內的獨居蜂就可消耗上百隻害蟲,現在也有不少有機農民開始在詢問相關的防治機制什麼時候會出來,可以感覺大家正躍躍欲試,期盼回歸自然的方式能帶來豐收。

「我們要建立自己的營利模式,不想要只依靠大家的愛心,」在些微的收益背後,張又文和王庭碩兩人正努力讓社會大眾從認識獨居蜂開始,進一步參與蜜蜂友善生態的建構,「因此歡迎想要加入的人,可以從擁有一棟友善的獨居蜂旅館開始!」

指南國小肉食性獨居蜂寶寶與他們的食物(毛毛蟲)
指南國小肉食性獨居蜂寶寶與他們的食物(毛毛蟲)(圖片提供/「城市養蜂是bee要的」團隊)

閱讀「全民養蜂」系列文章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