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上下游發表了上一篇文章後,台灣以及香港的不少網友給我留言,可見,不管是否支持我,大家關心在我國發生了的大事故,這事令我非常感動。其中一位網友的留言,使我印象深刻;『不用草木皆兵』。雖然我並不是草木皆兵,但是,既然有人以為我是,我給別人留下這樣的負面印象,也許,應該有更勇敢及更務實的空間。那,該如何呢?

我的一個答案就是這個:嘗試利用市民測定所。

在國家政府並不積極於測量食品的輻射量的大背景下,各個市民團體一個接一個的成立了『市民測定所』,而為一般市民提供測定輻射量的機會。雖然在事故發生之前就有提供同樣服務的專門機關/專門公司,但,因為他們的服務本來針對政府機關或大企業等的大型團體提供的,所以測定費用不便宜,對一般老百姓來說,真的是一筆錢。

去年夏天,我將我姑姑的院子裡收穫的黑莓託給一家專門公司測量時,我足足花了1萬5千日元。去年秋天,我也請了另外一家公司測定姑姑的柿子時,又花了1萬日元。雖然我想要測量很多食品,但是因為費用昂貴,所以不敢經常做。

最近,我媽院子裡的橘子成熟,樹枝也墜得彎彎了。我媽邊看那幅驕傲的景緻,邊嘆氣說;『唉,我們得把那些果實檢查檢查吧,不然我也不敢給小朋友吃』

那棵橘子樹,是我小時候,我外婆給我媽媽的小樹苗,栽在我老家的院子裡,慢慢長大的。每年一到了冬天就長出好多黃金色的果實,我媽用那些果實煮成橘子醬,還有,也常做我愛吃的橘子果凍。

『聽說,橘子之類的水果比較容易被污染。還是帶去檢查所,比較好吧』

clip_image002
~測定所正面~

後來,我妹在twitter的留言裡認識到一家市民測定所,因此我們連忙的透過網路訂好了日期。

核災,輻射,這些事情,有些媽咪不想要給孩子知道,說是『這樣對孩子太殘忍,太可憐』。真的是這樣嗎?我覺得,對他們隱瞞這麼重要的事情,讓他們一無所知才叫可憐。不管他們願不願意,今後他們必須要與輻射的問題相處下去,所以不給他們說清楚,怎麼可以好好保護他們?

雖然不能讓他們完整的理解,但連5歲的老二都知道,現在應該小心輻射才對。下雨時,我跟她說『你好好撐著傘』,她會問我『因為你怕我沖“輻射”?』我苦笑說『也怕你感冒,來』(現在我並沒有怕雨水,但去年春天夏天還在小心盡量不要淋雨,也許那個時候的印象對她這麼深刻?人家會把這種事情叫成可憐,但我不覺得可憐。)

所以,這次雖然稍微猶豫了點,但我決定帶他們去市民測定所,讓他們見識見識志願幫別人的人多偉大。

這次我們預訂的市民測定所叫做『兒童未來測定所』,是一家非常“上下游”的雜貨店同時設置的。這也難怪,環保人士自然而然會關注輻射污染的問題,因為,吃安全(賣安全)是他們的主要理念之一。

這個地方是複合式“上下游”風格的商業設施。前面的就是賣環保的memoli雜貨店,後面看到的門口是提供“吃安全”的caféslow。還有,裡面一點(沒有拍到的地方)也有一家好吃的麵包店。哇,真棒,真溫馨。『今天來測定“輻射量”!』的那種緊張,一下子被它的溫馨吹走了!

『你好!』

裡面等著我們的『測定所』人員,並沒有在我想像中那樣。人也非常的“上下游”了。而且,他們的測定所是,在雜貨店櫃檯後面的,小小的房間(應該是他們本來放存貨的地方吧)裡開著的。小小的紙牌也很可愛,很溫馨。他們讓我們三個進去測定室,給我們看他們的測定設備。

clip_image008
~測定器ATOMTEX社製「AT1320A」~

『首先,把你們的橘子放在這個裡面吧』

戴著溫柔型眼鏡的測定所長,對我們這麼說,所以我忙把橘子的果實拿來。

『測定的時候,因為必須要緊緊的塞滿測定器才能正確的測定,所以,東西要事先粉碎』

『嗯,我看過你們的測定指南,所以,早就在家裡把它這樣弄碎了。這樣夠嗎?』

他看我手上的透明膠袋,看了一眼就說,『很好啊』。

市民測定所並不是專業的,換言之,並不是為了利潤而進行測定的,而是志願的。雖然會收錢,但錢又不是為了賺。所以,我們也不算是只能享受服務的顧客。我們雙方都要以志願的態度來參加這個活動,才可以達成共同的目的。

我在等檢查的時候,他們也收到了新的食品,但,拿起箱子他的臉色馬上就變了,說『哎喲,怎麼這麼輕輕的?』是一位某個餐廳老闆寄來的包裹,可能是他因為顧客要求,所以勉勉強強把一人份的午餐寄來,因為被動的,所以根本沒有那麼認真?

——他擺明著沒有看清楚測定所向客人已發表的測定指南,如果更認真一點,一定會注意到幾個重點;『請把東西首先弄碎』『請準備1000ml的分量』,但是他統統都沒仔細看了,所以沒有粉碎,也沒有足夠分量,結果因為沒辦法取得正確的測定值,連一次測定都不進行了。在市民測定所裡,測定所人員與客人的互相幫助最重要。

東西放好了以後,所長接著把測量器啟動。跟所長在一起,我就不自禁的講出很多的話,通常想說也不敢說出的話,因為我覺得這裡好舒服好安全。哪怕我大聲說怕吃到污染食品,沒有人會責備我,這樣的安全感,很難得的。

所長用他溫柔開朗的語氣說道『我覺得,現在這樣相當不好,這種,人家心裡很怕輻射,但不敢這樣說的,這種氣氛。不可以怕輻射的,這樣的氣氛』對啊對啊,我一直也這麼認為。所長接著說『所以,我們這種活動是才剛起步的,先請大家多多利用,然後慢慢普及。這樣才能讓大家感到,小心輻射是正常的事』

clip_image010

等著的時候,我瀏覽了他們測定所自從開幕以來直至現在的每個檢查資料。看來,很多人怕自來水會不會污染,結果,並沒有污染。也有人拿來土壤,結果多多少少有。還有,最近很多人帶來橘子之類的果實,結果,都是有污染。哎呀,我邊看資料,邊想到正在測定器裡面的老媽的橘子。它,——很無奈的想——它一定有污染吧。

『——所以我覺得,我應該搞定我自己的“基準值”。不想要按照國家的基準給孩子吃東西,但也覺得不應該繼續用“產地”這個標準來搞定“買不買”的判斷。所長,你覺得呢?』

我這樣坦誠的說出自己現在的煩惱。國家基準值真的太高了,但,也沒辦法一直不買東日本的產品。『所以我才前來這裡了』

『哪一個可以接受,哪一個不行。這要看個人的看法,也要看狀況。像你帶小朋友的人,當然小心一點才對』

所以,重要的還是,能選擇,能表明自己的看法,的自由。

兩個小時過後,所有的檢查結果都出來了。

我在農會買的蘿蔔,以及菠菜,都沒檢查出了。當看到這檢查單,我真的很開心,腦海裡浮現了每次我去農會都見到的那位奶奶的笑容,她種的蔬菜都沒有污染(其實並不表示完全沒有污染,是檢查範圍內沒檢出。),好開心哦。

而我老媽的橘子呢。是一樣橫濱市內的東西哦。雖然這麼說,因為我已經瀏覽過了過去幾週的檢查資料,所以,其實沒有期待好消息。果真,『橘子,果皮有28bq,果實也有13bq』。所長接著說,『如果按照烏克蘭的基準,這是可以吃的。如果按照德國防護輻射協會那種嚴格的基準來看,這是不可以吃的』,然後他用盡量開朗的說法來跟我說『如果你要煮橘子醬,你會加水,還有加糖,所以濃度會比較少了點,所以——』我切斷著說,『沒有關係了,我們不吃。加水加糖後,再煮,濃度又會大點。是吧。反正,我們不吃就是了』

所長微笑著說『也好。明年再測量,也許可以吃』

雖然還沒有被證明,但,我也看過,橘子透過葉子吸收了不少輻射物質,然後用一年的時間慢慢把輻射物質轉移到果實。那些輻射,就是去年3月份在福島有幾次爆炸的時候,漏洩而擴散的輻射。雖然很可怕很可悲,但現在那個漏洩已經差不多停了,所以,現在橘子葉再也不吸收更多的輻射物質。不見得,明年的果實沒有今年這麼嚴重的污染。

clip_image006
~可愛的紙的招牌~

對啊,才去年啊,才,一年而已。我們該面對這個事實,『我們才剛經驗了輻射漏洩事故而已』。我記得,我小時候看一部至於車諾比的電視節目,裡面,北歐的小朋友跟著媽媽一起去散步。初夏的森林裡,她在腳下發現可愛的黑莓剛成熟,像寶石般的發亮,看起來很好吃,所以她不由自主的伸手。但,當她伸手時,媽媽的手又好像搶著什麼似的伸出來,攔住小朋友的動作,說,『不行,不能吃』。『為什麼,去年吃了這個黑莓,真好吃』『不行就不行』

我跟我媽一同盯著畫面,一同長長的嘆氣。我媽媽說『輻射,多可怕』

那個時候,並沒有想像過,竟然25年後的自己陷入了一樣的狀況。才一年耶。所以,我跟那個25年前的媽媽一樣,下決心,今年不吃這些橘子,不管人家說可不可以,我自己這麼決定了。這樣才會刻骨銘心。現在的痛苦與無奈,我絕對不會遺忘。

『好了,那,幫我結帳吧』

共做了4種食品(橘子的果皮與果實是分開檢查的)的輻射檢查,檢查費用是1萬日元。說真的,多划算! 如果我拿去以前那間研究所的話,一共得花6萬塊,這樣真的有點付不起了。結帳時,我順便買了一袋椰子糖,來代替捐獻。

『謝謝你們,下次,可能是在夏天吧,等我的黑莓成熟後再來』

clip_image004
~測定所附設雜貨店memoli~

現在,我想要大家了解,我這樣做並不算是過度反應。說真的,還有很多比我認真地躲避輻射的人,他們不吃東日本的食品,甚至也有早就帶小朋友到九州搬出的。有人會冷言冷語說她們這樣做是不對的,無知才這樣白費心機,但,我不認為這樣。她們是保險起見搬出去的,不過這並不簡單的事,多多少少犧牲了什麼,才能做得到。有的因為這樣所以離婚,也有的因為這樣所以失職,但她們還想以保護孩子為主。

這事,我真的做不到。我怕失去現在擁有的一切。但,我又不敢冷嘲他們。現在誰都不知道,應該要離開東日本,或是不至於離開。我是有點相信不至於這一方,但是這也沒有明顯的理由。你們想像看看,只要你們贊成核能下去,不見得有一天,你們也得考慮,到底要不要離開台北?的那個日子。這個問題,相當難以做出答案。為何,你知道嗎?天依然碧青,風依然舒服,因為輻射本來就看不見。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2 則回應

  1. 這絕對不是草木皆兵,而是真實的核災後處境,只是大家不想面對,總希望安慰自己日子不會真的那麼糟,ayaco媽媽真勇敢!

  2. 這絕對不是草木皆兵,而是真實的核災後處境,只是大家不想面對,總希望安慰自己日子不會真的那麼糟,ayaco媽媽真勇敢!

  3. 感謝你這樣鼓勵我!!
    我繼續努力,努力保護孩子:)

  4. 我是嫁給台灣人的日本媽媽.
    有兩個小孩.
    今天雖然不那麻理想的狀況之下但很高興能認識到你.
    對,沒錯.才過了一年而已.我們可能這一輩子一直要面對核能處理,如何對待輻射汙染.
    雖然隔海,但我的心配著日本養小孩的媽媽那裡.一起加油.得要停止核電廠.

  5. yukisan
    謝謝你的回覆

    今天有一則消息【四號機的控溫設備有問題了】 
    但 日本社會仍然很正常的運轉 
    大家都規規矩矩的行動
    在這樣的情況下 我們真的不容易維持警戒心
    很容易開始遺忘 但我真的不要這樣

    我們一起加油吧!

  6. 好喜歡看妳的文章,我們都很關心日本,也關心媽媽和小孩子的生活,有空的話,多寫一點好嗎?有些小小的別字,像是:有很多問題並不會隨著「宜望」而消失,應該是「遺忘」喔!

  7. 你的中文很不錯
    有一個小地方跟你提一下:

    我切斷著說,

    在台灣是用「打斷」,不是「切斷」:

    我打斷他的話

  8. 補充一下我上則的留言:
    在台灣常見是用「打斷」,不是「切斷」

    “我切斷他的話”也是可以的
    但「打斷」比較常見

    我在日本時,一直希望有日本人來糾正我的日文
    但日本人很客氣,沒人糾正過,我的日文還是很爛
    所以跟你提一下這麼小的地方

  9. 有的因為這樣所以離婚,也有的因為這樣所以失職,但她們還想以保護孩子為主。

    在這裡改成「失去工作」會比較好

    「失職」通常是指沒有做到工作所應盡的本分
    例如,政府失職,沒有負起食品把關的責任。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