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揭露洗衣精含殺蟲劑 妙管家董座揚言提告 專家學者抨擊

文/上下游記者汪文豪、楊鎮宇

上下游新聞市集經過半年調查,揭露妙管家抗敏防螨洗衣精含有殺蟲劑百滅寧,並與主婦聯盟環保基金會召開記者會呼籲政府相關單位應追查洗衣清潔劑當中是否使用不明化學物質後,台灣妙管家董事長蔡宗仰昨日親上火線大動作抨擊檢驗報告「危言聳聽」,造成消費者恐慌,妙管家揚言提告。

妙管家發出聲明稿,指百滅寧乃WTO認可使用之原料,其毒性相對性極低,若非直接吞食,基本上對人體不致產生任何危害。其實防螨劑含百滅寧成分,只要在衣物清洗時,比平常清洗數次多加1、2次,應不至於有對人體危害之殘留量。(編按:妙管家應係將WHO誤為WTO。WHO是世界衛生組織,WTO是世界貿易組織,WHO才會負責殺蟲劑之毒理試驗與評估)

妙管家的聲明稿宣稱,百滅寧幾乎不被皮膚吸收,百滅寧用在植物保護叫「農藥」,用在環境衛生叫「殺蟲劑」,用在人體皮膚(防治頭蝨、疥瘡)叫「醫藥」,用在衣物防螨叫「防螨劑」,並非如媒體所謂「農藥放在洗衣精裡面」。

蔡宗仰指出,主婦聯盟環保基金會採農委會有關百滅寧針對農作物食用殘留標準0.05ppm做為非食用的純洗衣外用產品做比較,對該公司產品並不公平、有失偏頗,並表示:「環團殺人之前要先做足功課」,妙管家擬提告。(編按:調查報導實際為上下游新聞市集進行)

妙管家昨天上午召開記者會揚言提告後,其說法在昨天下午經濟部標準檢驗局針對洗衣清潔劑召開的日常用品國家標準技術委員會,受到與會學者專家的抨擊與質疑。

吳家誠:買洗衣精就是洗衣精,奇怪東西越少越好

會議主席、師大化學系教授吳家誠針對妙管家洗衣精添加百滅寧指出,「消費者要買洗衣精,裡頭卻有農藥,和消費者的期待有落差。買洗衣精就買洗衣精,奇奇怪怪的東西越少越好。有毒性的化學分子,叫什麼名字都一樣,就是有毒性。如果按照廠商的意思,百滅靈那麼有效,那以後到田間用清潔劑就好啦!」

對於妙管家以美軍將百滅寧使用在軍服上防蟲,佐證百滅靈的效果與安全性,吳家誠則回應:「美軍很強壯,是要打仗的,他們能夠抵擋百滅靈的這個量,可我們這東西是一般家庭,婆婆媽媽跟小孩在用的,能夠承受百滅寧的毒性嗎?」

對於妙管家以百滅寧可以使用在醫藥用途,佐證添加在洗衣精的安全性,吳家誠說,化學分子是一樣的,不會分醫藥用、農藥用、環境用藥用,對人體的毒性都是一樣,就好比「我們拿中華民國護照,到日本去、到中國大陸去,我們都一樣還是那個人呀,」強調要從科學的角度,來解決化學物質造成的影響和危害。

現場也有專家呼應吳家誠的說法,直指妙管家所提資料只是醫藥用途的佐證;但現在考量的是洗衣清潔劑,是日常生活用品,完全是兩碼子事,對消費者沒有說服力。

產品安全與否 廠商負最大把關責任

吳家誠直言廠商需要自己先做好安全把關,「一個產品安不安全,政府當然有責任監督,但是廠商的責任更重大,你不知道你加進去的東西安不安全,你賣出來幹什麼?難道大家健康都犧牲一點,累積一個廠商比較大量的財富?」

吳家誠呼籲,化學物質這麼多,今天洗衣精來了百滅寧,就要開很多會討論是否要訂定檢驗與殘留標準,明天不知道哪個化學物質又跑出來,永遠防不勝防。而且一旦開放,對其他產業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吳家誠舉例,前天他參加地方政府舉辦的有機農產品促銷,如果開放百滅寧添加洗衣精中,不但環境荷爾蒙污染水體,也會衝擊有機農業,這些都是開放後必須付出的成本代價。因此他認為對於洗衣精能否添加環境衛生用藥或農藥,政府必須做通案的考量。

林中英:應落實全成份標示,維護民眾知的權利

「今天已經是日常用品國家標準技術委員會今年第五十一次的會議了,我們才第一次開始討論清潔劑裡頭的成份,」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林中英博士說,根據上下游報導提供的資料,此次清潔劑不只含有百滅靈,還有另外一種抗菌劑Isothiazolones,這是容易引發高度過敏的物化學物質,卻出現我們使用的洗衣清潔劑,甚至影響到我們的環境。

「廠商加的這些東西,有沒有去做對人體的危害性、對細菌的抗藥性測試?廠商不能以說加的量很少,所以影響不大。這些影響可能是十年、二十年後才有危害,」本身也是CNS委員的林中英質疑。

林中英強調,她反對洗衣精添加不必要的化學物質,而洗衣精有哪些成份,廠商應誠實標出,確保「民眾有知的權利」。

黃基森:洗衣精廠商鑽法律漏洞,對其他守法業者不公

台灣環境有害生物管理協會理事長兼學術組長黃基森表示,百滅寧用來防螨,必須到環保署登記用做環境衛生用藥。現在業者規避農藥管理法令與環境衛生用藥管理法令,添加到洗衣清潔劑,對其他守法業者不公平。

黃基森根據自己研究除螨殺蟲劑的經驗指出,環保署目前發出去的除螨用途環境衛生用藥許可證有七張,這些業者都花費非常多的經費與時間做藥效試驗與毒理資料。

「假設他們登記環境衛生用藥後一公升買一千元,你清潔劑業者加進去百滅寧一公升賣三百元,對這七張拿到環境衛生用藥許可證的業者是非常不公平的,因為他們是走合法途徑向環保署去做登記,」黃基森說。

黃基森指出,塵螨是吃我們人類的頭皮屑,塵螨會藏在床單與沙發,所以今天做殺蟲劑,是要去試驗接觸毒性與口服毒性,經過藥效試驗真正合格才能用做環境衛生用藥。美國環保署管環境衛生用藥有近四千人,如果把百滅寧納入CNS2477國家標準的話,經濟部也沒有人力去管工廠、管殺蟲劑原體。

因此黃基森建議,如果業者使用百滅寧的目的為殺螨,就該回歸環境衛生用藥管理。「商品就是商品,目的用途如果是藥,那就是藥。國家在農藥與環境衛生用藥都已經有相關法律規定,為何要再訂出新的用途出來,」他質疑。

妙管家代表:媒體報導的數據正確,但引述方式有待商榷

妙管家發言人周志誠出席會議時表示,「百滅寧是國外進口的,我們也是受害者,我們主張產品成品百分百揭露,期待政府做出明確規範。紛爭只是一時的,制度才是永遠,希望政府把這案子當成通案來檢討,規定清潔劑揭露全成分,讓我們有機會領先歐美的制度。」

周志誠也承諾:「未來開發產品時,妙管家會獲得第三方及學術單位的認證後,確定安全無虞,才會將新產品上市。」

關於媒體的報導,周志誠認為檢驗標準有落差,應該是檢測洗衣服後的殘留量,而不是看食用殘留的標準:「媒體檢驗出來的數據是正確的,但是引用方式有待商榷。」

妙管家事件造成社會震撼 技術會議罕見大陣仗

昨天這場會議估計超過六十人參加會議,包括技術委員會委員、廠商、學者、消費者團體等代表。一位與會委員表示,以前出席委員會開會從沒見過這麼大的陣仗,可見洗衣精添加殺蟲劑事件對社會造成的震撼力。

吳家誠認為,對於這次事件,政府、廠商都不要再找藉口,開會的目的,就是不要再為管理不當找藉口。他會建議環保署法規會研究將防螨劑用到洗衣精裡的行為,是否違反環保相關法規,並跟相關權責機關如農委會、衛福部等主管機關詢問目前的管理狀況。

吳家誠說,會議也決議,將請標檢局要求業者落實《商品標示法》規定,未來洗衣精所有成分,所有成分的百分比必須全部標示清楚外,名稱也必須清楚標示,如「百滅寧」就必須標示「百滅寧」,不能改用「抗菌劑」等替代。

標檢局表示,將蒐集各部會目前對百滅寧的管理方式後,最快希望在農曆春節前邀請專家學者再開一次會,針對洗衣精國家標準是否納入農藥與環境衛生用藥檢測,再進行討論。

閱讀「洗衣精濫用殺蟲劑調查系列」,請點選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