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初的四天連假,彰化埔鹽南新社區湧入七、八千位遊客,為的是一睹花海季與彩繪村的風景。南新社區先前申請水保局的農村再生計畫補助,在去年十月底完成系列彩繪牆,彩繪內容多樣,包括哆啦A夢、神偷奶爸、海綿寶寶、蠟筆小新與兩津勘吉等卡通人物。

南新社區的彩繪牆不是首例,近年各地農村近年興起一股彩繪風,將社區的牆面塗上各式圖像,諸如龍貓村小熊維尼村,或者是灌籃高手、迪士尼等卡通人物造型。這股風潮起源於農委會水土保持局推動的農村再生計畫,鼓勵農村推動空間改造,以彩繪牆面方式凝聚社區居民的向心力。

不過對於這波以卡通人物為題材的農村彩繪風潮,經濟部智慧財產局認為,若未取得原創作人的授權就畫在社區牆面上,不論營利與否,「都可能構成侵害著作權的行為」。

農村彩繪卡通人物 可能侵害著作權

55

經濟部智慧財產局著作權組副組長毛浩吉認為,將卡通人物畫在牆壁上,除非該卡通人物創作已過了五十年的著作權保護,變成可供運用的公共財,否則在未得到著作財產權人的同意或授權下,就可能構成著作權法的重製,侵害他人的著作權。

毛浩吉也提到,若符合著作權法第四十四到六十五條的「合理使用情形」,便不會有侵害著作權的疑慮,例如在自家空間作畫、司法機關為了判決必須重置他人著作、教師為了教學需要重製部分內容等,至於在社區的公共空間牆面繪上卡通人物,不只是看營利與否,而是看是否符合「合理使用情形」,「目前看來這種情況比較沒有合理使用的空間」。

台北科技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所助理教授江雅綺則認為,將有著作權的卡通人物彩繪在公共空間,若有營利用途,當然會侵害到著作權,不過若藉此吸引人潮到農村當地消費、觀光,在考量是否適用著作權法的「合理使用情形」時,可能就比較不屬於純粹的非營利目的了。

台灣加入WTO後,會員國之間相互承認智慧財產權,在這種情況下,江雅綺認為農村彩繪若使用國外的卡通人物,理論上來說,對方是有機會跨海來台主張著作權受侵害,只不過可能損害賠償金額最終遠遠低於訴訟費用、旅費的開銷,不一定划算。

農村彩繪大同小異 不足以帶動觀光

關於這股農村彩繪風潮,在屏東、台南等地耕耘多年的社區工作者宋金山直言不少社區「畫了亂七八糟的東西」,他認為水保局當初推動農村再生時,是希望農村彩繪的題材跟在地部落、社區有關連,「結果有些社區不找跟自己有關的題材,這只是浪費政府的資源,觀光客可能願意來看一次,但是第二次他願意來嗎?」

「如果想要用農村彩繪來帶動觀光,那不同社區間的差異是什麼,現在都是大同小異,若不找出自己社區的特色,靠彩繪牆能夠走多遠呢?」宋金山認為,農村彩繪若能繪出農村自己的故事,用彩繪牆的方式傳承下去,讓年輕人了解自己的家鄉,還是有其教育與傳承的功能。

關於農村彩繪卡通人物的著作權問題,不少農村認為他們彩繪牆面是非營利用途,但是宋金山持謹慎態度,「就算是非營利,一旦涉及著作權,至少要取得對方同意,若貿然去做可能會衍生後續很多問題的」。

農村應與自然融合 不適合彩繪太多色彩

新竹縣社區營造中心執行長曾綉雅則認為,農村彩繪不論臨摹卡通人物或是畫古典畫,都必須跟農村本身有關連,否則都像是多此一舉的行為。

農村彩繪形成風潮,曾綉雅認為跟社區申請補助款的方式有關。政府部門要補助社區時,要求社區提出亮點,綠美化、空間改造是最常見的作法,而彩繪牆壁便是相對容易的作法,久而久之便形成這股彩繪風潮。

曾綉雅說,農村彩繪不應急就章,拿油漆漆一些卡通人物就好,這反應出台灣的農村美學問題,「若從在地美學、生活經驗出發,我們不贊成農村彩繪,不鼓勵社區規劃師做農村彩繪,農村應該維持自然的環境與色調,不適合太多的顏色在裡頭」。

10384585_1024795047536265_8450459844713528857_n
不少社區工作者都強調,必須思考農村彩繪或空間改造時,所選擇的題材跟社區的關聯是什麼。 提供/李昌諭

彩繪可作為社區營造起點 美感需要時間堆砌

台東縣永續發展學會工作人員李昌諭在台東各地推動社區營造,他也認為農村彩繪的風潮有種模仿心態,往往先畫再說,「你畫龍貓,我就畫哆啦A夢」,忘了放慢腳步去思考,會不會有著作權侵害的問題、彩繪圖案跟社區的關聯是什麼。

不過李昌諭說,就算彩繪卡通人物跟在地農村沒有什麼關連,若能透過這種手法促成社區居民參與,形成熱絡的氣氛,也算是種進步。至於選擇什麼圖像作為社區彩繪的題材,這些農村的美學、美感則需要時間慢慢堆砌,他認為建築大師漢寶德的「藝術教育」觀念作為思考的起點:「我們的社會文化缺乏對『美』的元素的重視,在房舍建築、生活方式與品質的思考上……呈現無法再隱藏的、缺漏的一面。如果我們這樣的美感有問題,那什麼是正確的呢?我們週遭出了什麼問題,還是長久以來因襲的想法本身出了問題。」

彰化縣埔鹽鄉南新社區也是近來農村彩繪潮的熱點之一,南新發展協會總幹事施正賀說,當初申請農村再生計畫時,提出空間改善的規劃,團隊成員去雲林參訪,透過當地的指導,決定採用紙漿立體浮雕。

南新社區在選擇牆面彩繪圖案時,一位設計師提出各種卡通人物圖案,最後由社區居民從中選一些作為彩繪題材,過程中有部分居民持不同意見,有的認為沒有地方特色,也有居民提出侵害著作權的疑慮。不過施正賀認為,「我們又不是拿來營利,沒有對外收費,是用來改善社區環境,自己娛樂自己,彩繪牆完成後,社區的人大部分人都非常高興」。

10917843_1024791630869940_6522316474655352589_n
彰化鹽埔南新社區的彩繪牆 提供/南新社區

水保局:彩繪只是農村再生計畫的一小部分 觀光、產業需要逐步推動

水保局一位不具名官員說,農村再生計畫裡頭,農村彩繪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用意是透過彩繪讓居民關心在地社區,「有時候社區要做,我們擋也擋不住,一些農村的長輩說,他的孫子因為彩繪牆面而喜歡回家鄉,這是好事呀」。

水保局不具名官員說,農村再生計畫預計分十年編列一千五百億的經費,並不是胡亂補助,包括農村的在地產業、生態與文化都是重點補助對象,至於農村彩繪,只佔了很小的比例,「如果一年一百五十億的經費都花在農村彩繪,那麼全台灣的農村應該都畫完了才對」。

對於記者問到農村彩繪卡通人物的著作權侵害疑慮,水保局不具名官員回說:「你提的是好問題,牽涉到著作權的問題,說實話我們也很擔心。」不過他也強調,就水保局的立場,當然希望農村彩繪的題材跟在地社區有關連,不過必須回到社區參與農村再生的初衷,要先了解社區發想的源頭與過程,好比說那片牆壁已經很髒亂,社區居民想要透過彩繪來改變,這其實就是個好的起點。

水保局不具名官員說:「如果透過農村彩繪,能讓社區居民開始關心社區環境,就是人心的轉變。但是彩繪當然不是農村再生的一切,不可能同時就發展農村產業、觀光,這需要有一定的步驟。」

10897860_1024793360869767_7413132902292529818_n
農村彩繪近幾年成為風潮 提供/李昌諭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嗯嗯嗯,罵是罵得很兇,但都只是鍵盤手嗎?
    實際下鄉看看吧,為什麼只會彩繪?懂什麼美學?
    拍謝!多數鄉下社區的幹部是阿伯!
    鍵盤手你讀藝術的吧?就算不是,能寫文罵人或許也是略懂略懂吧?
    那就夠了啊,你願意多組團下鄉幫幫阿伯們嗎?
    罵了這麼久也不見年輕人回鄉啊,除了罵你們還有其他步數嗎?
    多點實際關懷跟體諒很難嗎?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