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小孩的身土不二!100%台灣玉米做寵食,好米蔬果新鮮安心

隨著飼養寵物比例的提高,「毛小孩」帶動的經濟效益勢不可擋,從寵物的食品、用品、美容、甚至到住宿服務和殯葬業應有盡有,商機無限,業界預估台灣的寵物市場年產值高達500億台幣,其中飲食支出就佔了二分之一。

台灣寵食市場目前以進口品牌為主,佔了一半以上。而本土寵食產業雖然起步慢,但使用在地食材、強調新鮮與安全的國產寵食也漸漸崛起,採購本土非基改玉米、能追溯產地的蔬果,提倡在地生產、毋須添加防腐劑,讓飼主把關毛小孩食安的同時,也為國產農糧發展盡一份力。

福壽採用100%本土玉米製作的動物飼料(照片提供/上下游)

福壽收購國產玉米做寵食 協助活化休耕地

福壽實業為國內生產食用油、肥料、飼料和寵物食品的老品牌,副總經理蔡稼光表示,福壽實業約佔國產寵食市場的一半,每年生產約2萬噸的貓狗食品。為增加農民生產意願、協助活化休耕地,2014年起全面採用本土非基改玉米作為寵食原料,去年向中南部農民收購1.5萬多噸硬質玉米,佔去年硬質玉米總產量的兩成左右,其中有七成(1萬公噸)加工製成貓狗食品,收購價格比照進口價格。

除了玉米外,福壽近年來也開始選用在地生產的芝麻和花生製作寵食,只是目前數量還不多(約各10噸),計畫未來將繼續提高國產食材的使用比例。

蔡稼光指出,國內飼養寵物的比例逐年提高、也越來越重視貓狗食安,比起國外基改玉米原料,在地生產的非基改玉米,品質較無虞。且使用在地食材因為毋須貨船運輸,可以減少碳足跡、符合環保意識,也可縮短運送時間、提升食材新鮮度。

福壽實業去年收購了1.5萬公噸的硬質玉米,其中七成做成寵物食品。(照片提供/福壽實業)

國內玉米數量穩定,適合做寵食加工

至於為何市售寵食多為進口品牌?蔡解釋,寵物食物與用品屬於消費性產品,與經濟動物(如雞、鴨、豬)飼料不同。過去國內飼養寵物的人口不多,且早期人們養狗多作為看門用途,普遍餵食家中的剩菜剩飯,在犬貓上的花費意願不高,因此台灣寵食相關產業起步較晚,且當前消費者也對跨國大企業的寵食品牌較有信心。

但他認為,本土企業已看見寵物商機,估計未來會吸引更多國產寵食業者投入,他也表示,目前國內生產的玉米數量穩定,不缺乏寵食加工原料,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百分百在地蔬果 經無毒檢驗、能追溯產地

除了大廠以外,台灣近年來也有越來越多寵食品牌崛起。標榜使用台灣在地食材的威饌輕寵食創辦人林威利表示,食材就地生產比較能擁有新鮮與品質,也方便追溯食材原產地。肉類產品中的雞、鴨來自南投與宜蘭的農場,而蔬果則是100%採用國產農產品,如馬鈴薯、小番茄、青花菜、胡蘿蔔、台農67號蕃薯、甜菜根…..等,由契作的農場穩定提供食材。

林解釋,輕寵食使用的肉品和蔬果皆能追溯產地、且經過無毒殘留的檢驗,而糙米和燕麥片也來自不噴農藥、採自然農法的農田,「台灣真的有很多很棒的農產,希望可能讓毛小孩也吃到。」

輕寵食採用來自「芳榮米廠」、採自然農法的糙米。(照片提供/輕寵食)

業者:寵食規範不完整,肉屑也可當肉品

另外,他進一步指出,當前動保法僅針對寵食病原微生物和業者申報(即「寵物食品病原微生物與有害健康物質種類及安全容許量標準」、「寵物食品業者申報辦法」)加以管理,但對於飼料和寵食用以加工的原料規範仍不明確。例如,未明定玉米原料一定得使用玉米粒,業者可使用玉米梗;肉品也不用使用高成本的肉塊,可用肉粉或屑肉末代替,他質疑「動物飼料只是在解決人類問題」。

因此林認為,法規未定前只能靠業者自主管理,而為了翻轉大眾對「飼料」的認知,他們一律使用人類食用等級的食材作為寵食原料,「馬鈴薯就是整顆削皮後切成狗狗能吃的大小塊狀,再加工調理。」強調從產地到餐桌層層都為毛小孩的食安把關。

國產寵食新鮮優勢 強調不加防腐劑

另一間本土新興品牌陪心寵糧則用「客製化」特色迎戰寵食市場。陪心寵糧總經理陳錦泰指出,每個毛小孩品種、體型、年齡、活動量、生理需求的差異都會影響牠們每日所需的食物份量和營養規格,因此需要調製客製化的毛小孩餐點。在食材選擇上,他們同樣提倡食品級原料與新鮮食材,「糙米就是用完整整顆米粒磨成粉使用。」與一般常見的飼料原料(使用釀造米、雞肉副產品和動物油脂)有很大差異。

陳表示,他們生產的貓狗食品有六成都選用在地食材,挑選南部採友善耕作的糙米、台農57號地瓜、台灣在地捕撈的竹莢魚以及國內生產的糖蜜酵母和益生菌,每年採購約2.5公噸的本土農產,其中以地瓜為大宗。「希望可以減少碳足跡和支持台灣農業。」雖然當前本土寵食尚不敵進口大廠,但他樂觀看待,指出在地生產、包裝、運送的飼糧就是比進口新鮮,且產品不添加人工防腐劑,能讓飼主能多一份安心。

選用台農57號地瓜。(照片提供/陪心寵糧)

獸醫公會:製造技術與製程管理是重點

獸醫公會理事長陳培中解釋,水分、蛋白質、脂肪、碳水化合物、礦物質和維生素為犬貓基本所需的六大營養,不過各年齡的犬貓因身體需求差別,對各營養素的需求量也不一樣。例如幼年期的犬貓需要大量蛋白質;而成年和中年期則要開始減少蛋白質攝取,以避免過胖和造成腎臟負擔;到了老年時,因為基礎代謝率降低,需要進行低蛋白質的飲食配方。因此他強調,澱粉和肉類都不該一成不變的作為犬貓的主食,需要視毛小孩的需求和差異而定。

對於本土生產的寵物食品,陳培中表示在地食材具有新鮮、使用便利等優勢,「不過製造技術與製程管理也很重要。」像2004年爆發的「寶路事件」,正是泰國製造廠因管理不善、製程感染三聚氰胺,最後爆發嚴重的狗食中毒事件,導致大量犬隻食用寶路產品後因腎衰竭死亡。他指出從原料檢驗、製作過程的溫度控管、包裝技術是否能確保產品在運輸過程不會變質,以及每個步驟的衛生要求都是重點。

官方未充分掌握數據,相關統計缺乏

儘管國內寵物經濟正夯,但官方對相關數據似乎未充分掌握。在記者追查過程中,發現負責管理寵食的農委會畜牧處牧場管理科並無國產寵食的年產量或產值之相關統計,科長林瑞蓬僅回應,台灣寵食市場以進口品牌為主,佔了一半以上。

此外,握有國內工業產品生產統計的經濟部,也未將寵物食品另立類別、獨立統計,唯一接近的分類就是「動物飼料」,但其指的是牛、羊、豬、雞、鴨、魚、蟹、鰻等家畜、家禽及水產養殖動物之飼料,而非貓狗食品。根據台灣「寵物登記管理資訊網」顯示,目前國內有登記的犬貓共有153萬隻,毛小孩問題需要被正視,相關統計數據也需要補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