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回去日本,都覺得日本的米飯好好吃。米飯粒粒分明,米香芬芳淡雅,口感Q彈飽滿。衝著米好吃,扛個電子鍋回家的大有人在。

 

 

 

 

 

 

 

 

 

日本飯可口,不只米本身好吃,炊煮的工具更是講究,市售的日系電子鍋一眼望去,什麼炭炊釜鍋、厚釜鍋、IH壓力……,日本人對於炊煮出更好吃的米飯總是不斷努力,不斷超越前者。雖然說日系電子鍋能將米飯炊煮得非常好吃,但講究的人,可能更喜愛鑄鐵鍋或土鍋煮飯的味道,他們認為鍋子的特殊材質能將米飯的黏性、Q度、香味都提升到極致。

 

 

 

 

 

 

 

 

 

 

 

 

但對於忙碌的煮婦來說,快速簡單的煮食步驟無疑更是體貼的料理方式,若不追求極致口感,電子鍋不需顧火,實在方便又好用。日日三餐,就算只有一餐吃米飯,好的煮飯鍋仍是值得的投資。

 

 

 

 

 

 

 

 

 

近年來台灣米在不斷的努力研發下,口感品質各方面都日益提升,委實不輸給日本米。以我自己目前最愛的花蓮茉莉香米來說,它是台中194號梗米,來自印度香米和台梗9號雜交而成的品種,並輔以秀姑巒溪的乾淨水質。因為兼具印度香米的淡淡花香,以及台梗9號的Q彈口感,等於把兩種米的優點通通集於一身。回想品嘗茉莉香米的最初,就被它優雅的米粒質感深深吸引,一直到現在還沒有其他的品種能夠勝過它在我味蕾上的排名。

這款米實在太好吃了,只要按著電子鍋說的幾杯米配合水的刻度,事前不需浸泡(再說一次煮婦分秒必爭啊),煮好後的米飯就像我在日本吃到的口感那樣,讓我每回吃飯都多扒好幾口,光是飯就能成為餐桌上的主角而非配角,這讓我吃起飯來都覺得很幸福,很享受。

雖然台灣的飲食口味相當多元,每到用餐時刻,總會思索今天是要吃飯吃麵吃水餃吃粥,還是來點日式義式韓式粵式泰式越式料理等,但是一餐總有個米飯當作主食好像還是一個根深柢固的習慣,好似我們是吃米的民族,又像是有飯有肉有菜有湯才是一個完整的餐桌風景。米飯,在多元飲食文化的衝擊下,至少還沒在我家失去陣地。

台灣米愈來愈好吃,但我看過農糧署的報告,國人的食米率卻是逐年下降中,如何讓大家多多吃米飯,儼然已經要晉升到國安等級的問題。因為食米量會帶動稻作面積,稻作面積牽動土地生態、農糧安全,以及相關產業的生計,所以吃不吃飯好像也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輕鬆,至少從政府的角度思考,這絕對是很要緊的事。

若以我資深煮婦的經驗來說,這幾年深深被「用消費改變世界」的理念所打動,想想我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婦人既無法動刀動槍也無法動嘴動手,那說我買菜還能救國,我當然願意去做,因為那是我唯一能做的。如果說這是菜籃子的溫柔革命,因為You are what you eat,我相信我要把僅有的資源(菜錢)精準的投入救國中(熱血),所以這飯就更不能不吃了。

更何況一種飲食代表一種文化,若不吃米飯恐怕下一代對於米飯感到陌生,將來他們的鄉愁尋味之旅也無所憑藉,像漂蕩的浮萍。我認為愈是全球化的今日就愈要在地化的經營,否則人我差異性如何突顯,至少我不想被淹沒在潮流的洪水中。

 

 

 

 

 

 

 

 

 

 

 

 

米飯裡看得出先人的智慧,像是嬰兒的的第一口食物就是「米湯」,在奶粉、嬰兒副食品尚不發達的年代,米湯餵飽多少嬰孩悠悠長大;又像是生病、腸胃不舒服時,就宜吃清粥讓身體休息;又像是早上吃地瓜清粥配醬瓜、醬菜,再來個荷包蛋,最能體現庶民生活同時又兼具養生思維。米飯之於我們,不只是食物,它和我們的生活脈動是緊密相繫的。

我從米飯裡看到這樣豐富的內在,雖然不務農,但謹慎的買包好米,繼續把食米文化傳承下去,淘米、洗米、煮米,日日繚繞的米飯香,在婦人持家的手上,就是堅定有力的溫柔宣告。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