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生存!反光電!」兩百多位台南七股漁民頭綁黃布條,昨天(5/15)一早來到台南市政府怒倒文蛤殼,抗議政府草率推動「漁電共生」。近年光電業者在七股大舉圈地,要在魚塭上頭蓋太陽能板,漁民生計首當其衝,不少地主被高額租金所動而把地收回,不續租給漁民,整個七股養殖產業鏈總共兩千多人的生計恐遭影響。

七股漁民怒吼,七股是全國極少數不抽地下水養殖的地區,對環境友善的文蛤已有口碑,為何非得在這裡發展光電?更擔心大面積太陽能板影響國際級保育鳥類黑面琵鷺棲息,多年辛苦建立的生態和觀光成果可能毀於一旦。

本週五(17日)台南市政府將舉行第一件申請案的審查會,漁民憂心忡忡,認為法規和研究都不完備,更沒有和當地民眾充分溝通,「這件如果過了,後面的就擋不住了!」居民強力要求政府暫緩審查,否則不排除更激烈抗爭,更呼籲:「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應該要親自過來我們海埔地,傾聽漁民心聲!」

七股漁民頭綁「求生存」布條到台南市政府前抗議(攝影/蔡佳珊)

地主紛紛解約,七股漁民陷存亡危機

抗議過後隔天一早,七股文蛤產銷班第九班班長郭永慶馬上接到一堆漁民的電話,「地主通知要把地全部收回去,明年不續租了!」他氣憤表示,七股整個新生段的漁民可能頓時失業,未來七股文蛤產業恐將消失。

郭永慶的產銷班漁民們這些年用心做產銷履歷、友善環境養殖,黑面文蛤品牌銷往全聯通路已穩定且頗有口碑,以後如果蓋了太陽能板,「洗面板的水養的文蛤,消費者敢吃嗎?」原本與郭永慶採購的供應商,已經考慮往後可能要改從嘉義採買。

七股沿海土地資源保護協會理事長楊惠欽指出,七股沿海約有1200公頃以上魚塭面臨光電業圈地問題,永吉、三股、十份這三個里,有七、八成居民都靠此維生。業者以一年一甲地30萬的高額租金向地主遊說,相較於原本租給漁民一甲地3-5萬,地主莫不動心。

但是地主大多本身沒有從事養殖,有八成都是租給漁民去養,因此漁民工作權和生存權受到嚴重威脅,地方人心動盪。郭永慶直指荒謬之處,「漁電共生說要以魚為主,結果反而把我們這些真正在養的人都剔除掉!」

七股文蛤產銷班第9班班長郭永慶(攝影/蔡佳珊)

地主寄存證信函「不簽同意書,就不續租!」

雖然在光電業者與地主、養殖戶之間仲介協調的台鹽綠能公司保證一定會取得地主和養殖戶的同意,但是漁民說,「養殖登記證都在地主身上,不在養殖戶這邊,現在地主就把我們都踢掉,自己身兼養殖戶去簽同意書就好了。」

七股陳姓漁民還收到了地主的存證信函,「不簽同意書,就不續租!」漁民根本沒有不同意的籌碼,但又不想承租未來會蓋太陽能板的魚塭。

七股沿海土地資源保護協會理事長楊惠欽(攝影/蔡佳珊)

青年回鄉卻無地可租「未來這裡可能只剩下老人和太陽能板!」

「根本沒人願意再租地!」年輕漁民柯睿垚和柯睿品兄弟說,現在根本租不到魚塭,即使地主願意租,也都是一年一約,漁民也不敢租。「剛租下去請挖土機來整理池子最花錢,要一、二十萬,如果只能做一年,之後就被沒收,誰敢租?」

另一位返鄉青年漁民郭南廷表示,「本來覺得這是未來可以做的事業,現在我的生產面積縮到只剩1/5,收入也剩1/5。」

柯睿垚說,「我們又不是地層下陷區或不利耕作區,是有利養殖區!現在不只是回來的青年租不到地,還要把原本靠魚塭生活的人趕走。」

「未來這裡可能只剩下老人和太陽能板!」郭永慶搖頭苦笑。

返鄉想從事漁業的青年(攝影/蔡佳珊)

不做就被「養殖公司」取代,要做卻有「懲罰性條款」

儘管「漁電共生」規定必須維持漁業經營,太陽能板覆蓋面積不能超過40%,且規範產量需達原本的七成,看似仍需養殖戶共同經營才能運作。但是漁民表示,已經有養殖公司進場,未來可能取代當地漁民。

漁民也指出,蓋了太陽能板還要維持文蛤七成產量非常難,養殖公司可能改養其他比較容易達到七成產量的魚類,例如石斑魚,但石斑魚近年市場也崩盤。

漁民更拿出台鹽綠能的漁電共生場域使用契約書,擔心若達不到七成產量,造成光電業者損失,會被「懲罰性條款」懲罰,被終止契約,「我們怎麼敢租?」漁民養得好不好,本來自己擔成敗就好,現在被蓋了太陽能板影響產量,還可能得對光電業者負責。

七股海水鹽度高,太陽能板是否影響養殖?疑慮重重

漁民並指出,目前綠能業者所提計畫都著重在發電產能,而不是把漁業生產列為優先,跟農委會原意「以漁為主、以電為輔」背道而馳。他們更擔心太陽能板的設置和清洗可能造成產量下降、作業不便和污染問題,面板後續的回收機制更沒有完整方案。

郭永慶指出,文蛤養殖需要光合作用,難以漁電共生,而且七股這邊海水鹽度達四到五度,會對太陽能板和電源轉換器等設備造成鹽害。這些材料一旦遭到腐蝕,下方養殖物是否會有食安疑慮?水源是否會遭受污染?七股這邊是共同水域,一有問題,就算沒做漁電共生的魚塭也會被波及。

蓋了太陽能板後,文蛤是否能維持相當產量?水產試驗所的試驗目前還沒做完。漁民的作業方式也一定會因為太陽能板的存在而大大改變,譬如「曬坪」消毒就沒辦法順利進行,更遑論魚塭土堤是否能承受太陽能板重量、光電廠商若從文蛤池挖土而使池子深度增加,如何繼續養殖文蛤?許多問題都仍懸而未決。

抗議漁民無奈寫在臉上(攝影/蔡佳珊)

面板清洗是否會有污染?答案未卜

七股文蛤養殖戶黃芬香也擔心,海邊北風、颱風強烈,萬一吹壞了太陽能板,碎片散佈在魚塭中,工人如何下去撿文蛤?這些太陽能板怎麼處理?壞掉怎麼回收?光電業者皆沒有提出任何計畫。

面板清洗也是一大問題。雖然光電業者承諾只會以清水來清洗,但是郭永慶曾經裝過小面積太陽能板,上面附著的鳥糞,用清水根本洗不掉。清洗時瞬間大量落塵沖入水中,對養殖物影響也未卜。

法令籠統模糊,缺乏公民參與

影響層面如此巨大的漁電共生案件,目前依據卻只是區區一紙行政規則。楊惠欽拿出這份農委會通過的「養殖漁業經營結合綠能設施專案計畫審查作業要點」,直批粗略籠統。

楊惠欽再拿出民間版團體討論的詳細建議,建議開發計畫應該要具備以下審查項目:1.不同養殖物種的遮蔽率與育成率實驗報告,2.太陽光電設施支架之耐鹽、耐風、耐潮濕之測試報告,3.太陽光電設施回收計劃,4.環境衝擊調查計畫,5保障原養殖戶工作權之長期租約,6.產量審查依據。

楊惠欽並強調,針對台61線以西生態敏感範圍,不該設置漁電共生專區,且市府應該要成立環境與生態監測平台。地方居民這些意見在三月就都反映給台南市政府,至今皆未收到市府回應,這週五就要審查第一個案件,「目前漁電共生完全沒有公民參與機制!」

漁民至議會旁聽質詢(攝影/蔡佳珊)

光電板取代魚塭,產業文化自然地景都將丕變

「政府做漁電共生本來是要增加養殖戶的收入,結果好處都地主拿去,害我們沒頭路,反而去圖利財團。光電業者全額貸款不用利息,跟地主的合約也有問題,以後要是錢拿了就走,或把土地轉讓,地主也沒保障!」郭永慶沉痛道,「這是無窮無盡的災難,我們已經退無可退,」若局勢持續惡化,不排除流血抗爭。

七股漁民表示,絕對支持國家綠能政策,但是不應犧牲農漁業來成就,「農電共生失敗的例子已經很多在那邊,為何一定要再搞漁電共生?」國外的綠能都是主推屋頂型,或是設置在沙漠等人跡罕至區域,不會拿健康生產的土地來種電。

一旦七股養殖專區變成光電特區,生態將為之丕變,居民也將生計無著,七股友善養殖品牌更蕩然無存。原本藍天綠水、候鳥來棲的美麗地景,光電板一蓋下去就是二十年,「二十年後,這塊地可能也毀了。」黃芬香深深一嘆。

抗議漁電共生剝奪生存權的漁民(攝影/蔡佳珊)

台鹽綠能:優先保障原養殖者權利

台鹽綠能總經理蘇坤煌表示,台鹽綠能在做漁電共生的原則就是農漁為本,優先保障未來養殖權,並協助漁民降低養殖成本。「我們率先提出保障原養殖工作者權益,優先租給原養殖者,未來租用費將是現在租金的六成。」而這六成使用費將會撥出部分成立漁業推廣基金。他強調,以台鹽綠能目前在七股已經簽約的四百多公頃來說,都是確保地主和養殖戶同意才合作。其他有地主和養殖者解約之情事,不是發生在台鹽綠能的簽約範圍中。

蘇坤煌並表示,台鹽綠能跟所有地主講過,養殖登記證未來必須釋放出來,「所以未來養殖登記證會回到真正養殖者的手上。」

蘇坤煌說,台鹽綠能的契約都沒有要求漁民要達到七成產量,只要求漁民不能無故棄養。關於懲罰性條款之說,他解釋這個契約還在調整中,不是最後定版,只是先提供給漁民參考。契約雙方都有責任義務,沒有達成才會要漁民負責。

關於太陽能板的污染疑慮,蘇坤煌表示,太陽能板本身沒有污染疑慮,清洗絕對只用清水,至於鋼構支架部分,防鏽保護塗層是熱浸鍍鋅,是無毒資材,其他塗料也都會用沒有疑慮的環保塗料。

漁民怒批台鹽綠能:佃農沒有不同意的空間

楊惠欽怒批台鹽綠能聲稱都已徵得養殖戶同意的說法,「佃農沒有不同意的空間!」而租金打六折,「是以什麼時候的價格為準?」現在就已經因為光電業者進來,租金從三萬漲到五萬,五萬打六折還是三萬,而且漁民可養殖的空間還縮小,根本沒有比較便宜。

而台鹽綠能也並未跟養殖戶簽訂正式契約,如何讓養殖戶相信優先保障等種種承諾?楊惠欽就指出,現在台鹽綠能給養殖戶的是「合作意向書」,上面明白寫著「不具法律效力」,且一年後自動失效。但是台鹽綠能以後就是漁場正式經營者,擁有100%漁場管理權,「以後要租給誰,是他的權利。」

農委會:若漁民多數不同意,市府可不核定專區

農委會企劃處處長蔡昇甫表示,漁電共生本來就是要以養殖為主,如果只有發電,沒有養殖,就會被廢照。如果漁民反彈聲浪大,多數不同意,市政府可以不核定這個專區。

漁民若突然被解約,就提供地主名單,以後這些地主就會被政府列為拒絕往來戶,漁民可以去跟台南市政府和漁業署反映。「會傷害漁民的政策政策,政府不可能施行。」

關於漁民認為審查要點過於粗略,蔡昇甫認為,「絕對有再精進的空間,」未來的確可以邀請公民參與,廣蒐各方意見,訂定更完備的版本。

台南農業局:被解約漁民可提供地主姓名查證

台南市農業局副局長李建裕表示,明天到底會不會開審查會,高層還沒有確切答案。他強調,市長很重視漁民工作權,「有三個優先,生態優先,生存優先,意願優先。」申請案件一定要有地主、養殖戶、業者三方的契約和同意書,並且優先要跟原承租戶合作。

對於今天早上許多漁民遭到地主解約,李建裕表示,請漁民提供地主姓名,農業局會去查證是否屬實,「如果有地主真的這麼惡質,我們會特別注意,將會納入審查依據,如果忽視廣大漁民權益,就不會讓它通過。」

李建裕也指出,明天市府的審查只是第一階段,是光電業者申請範圍的劃設,審完後會再送到農委會。第二階段才是容許的申請,包括柱子要放在哪邊等等,將會更加嚴謹。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很懷念50年前的頭家和長年的感情
    頭家產權都是持分較多也少叁與養殖
    賺賠都是長年說了算 豐不豐收都一樣
    幾十年1甲東配發萬把元 當然天災也沒跟頤家要
    人間生死轉眼間 持有者繼承了根本不明瞭
    不耐煩的就賣了 多少長年收購了產權?!
    若你是頭家如何處理?! 當然往好的去
    同樣拿香拜 頭頂三尺神明看 如此而已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