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大學一年一度的「台灣重要豬病論壇」配合百年校慶於昨(6)日隆重登場,報名人數刷新紀錄,養豬業者、獸醫師、中興大學和屏科大獸醫系教授等產官學界約千餘名踴躍參加。除了針對本年度重要豬病進行介紹外,今年更聚焦非洲豬瘟防疫,甚至邀請到在中國養豬的業者現身說法,剖析對岸疫情。

由於現場聚集眾多養豬產業人士,現場的生物安全防範也不敢懈怠。嘉義縣家畜疾病防治所特地到場架設消毒設備,將所有車輛與場區一一消毒,進入會場的人員也得踩踏消毒墊和噴灑酒精,從中國遠道而來的講者更執行一週的自主隔離,就是希望將群聚風險降至最低。

豬病論壇集結產官學 今年非洲豬瘟防疫話題最火熱

「台灣重要豬病論壇」開辦至今邁入第五屆,嘉義大學校長艾群表示,面對亞洲持續升溫的非洲豬瘟疫情,中國、越南、韓國、菲律賓…等台灣周圍國家相繼淪陷,台灣面臨更嚴峻的考驗。他強調,要透過產官學界的集思廣益,爲台灣豬把關,「若非洲豬瘟防守成功,必將是台灣養豬產業躍進大契機。」

非洲豬瘟發病慢 有異常就要警戒

針對我國防範非洲豬瘟現況,與會的防檢局副局長杜文珍表示,政府能做的是邊境防控,包含旅客行李、飛機船隻貨品和國際郵包的把關,但防疫不只靠官方、更要靠全民努力,「誰會第一個知道豬有病?就是牧場管理人!牧場管理人要不要通報,就決定這個疾病能不能被控制!」

她進一步解釋,非洲豬瘟和豬農熟悉的口蹄疫最大的不同是,得到非洲豬瘟的豬隻發病速度慢,不像感染口蹄疫後豬隻往往死一片,「這是最可怕的地方,感染(非洲豬瘟)後可能只有五隻豬生病,大家就不以為意、沒有警戒心,但其實這時候病毒已經在散佈了。」

防檢局副局長杜文珍(攝影/林珮君)

她強調,能不能察覺豬隻出現異樣、注意到病原存在的第一道把關,其實是平時照顧牧場的豬農和獸醫師,「只有民眾及早通報,才能及早開始診斷、做防治。」

杜文珍表示,「以越南來說,他們2月20日跟OIE通報,但推論疫情2月1日就發生了;這還不是最誇張的,菲律賓9月9日通報(OIE),但他們推估自己是7月25日就出現疫情;還有東帝汶,九月底首次通報疫情就報了100件,可見疫情早就出現在擴散了。」她再次強調及早通報的重要性。

東帝汶民主共和國上月底向OIE通報出現非洲豬瘟案例,是亞洲地區第10個發生非洲豬瘟疫情的國家(提供/防檢局)

「疾病防疫最重要是人」 豬農發起「手機防疫」

此外,杜文珍指出,「疾病防疫最重要的管制點其實不是病,而是人,」所有走私、夾帶、偷用疫苗的傳播媒介都是人,因此把人的管控做好、讓防疫觀念深植人心,才有可能防堵住病毒。

她也提及今年以來看到許多豬農自主發起「手機防疫」,一改過去養殖戶習慣到各牧場「串門子」、「看豬仔」的習慣,現在所有豬隻的問題都改成用手機拍照、上傳,在網路平台討論就好,「這樣是好消息,因為養成豬農有拍照習慣,把豬出現的各種狀況都拍下來,這樣也方便記錄、以及通報防疫所。」

台灣養豬場生物安全經驗分享 應阻絕閒雜人等進出牧場

「農場安全是你的責任,也是來訪你的農場和在你農場工作的人的責任。」台灣養豬青年聯盟理事長郭嘉育同樣有感而發,他以自身經驗說明台灣養豬場生物安全措施的重要性。

病原進入牧場的主要途徑:飼料與水源、設備與墊料、牧場動物與產品、人員(牧場員工、獸醫師、買賣商、其他人員)、運輸系統(運豬車、化製車),以及一些無法掌控的小動物如鼠類、鳥類和蒼蠅,這些都是病毒可能的傳播途徑,需要牧場主一項項把關重視。

郭嘉育:車輛污染需嚴格控制,牧場不輕易接受拜訪

郭嘉育指出,過去家中長輩都會邀集朋友來牧場聊天,但隨著防疫意識的提高,自家牧場不再接受商業拜訪,都改為私下邀約,收帳也改以郵遞方式進行,就是要阻絕所有閒雜人士或有出入其他牧場之人員。而對於自家員工的管控,也要求避免前往他人畜牧場,以及每日進場工作前得進行全身消毒。

再者,他說明「車輛污染」的嚴重性,許多運豬車剛行經肉品市場、隨即又開到養豬場,此時司機穿戴的雨鞋與衣服、運輸車輛上頭的血漬和輪胎輪殼內面的土粉,都可能帶有病毒,需要徹底刷洗乾淨,「很多車輛從肉品市場離開時的消毒工作做得不完全,因此他們進入你的牧場時、把關應該你自己來顧。」「在我們手上能做到的事情,就不要期望別人需要來幫你。」

台灣養豬青年聯盟理事長郭嘉育(攝影/林珮君)

籲開放斃死豬「異地存放」、化製車強制消毒

此外,由於法規規定斃死動物得放置在牧場內、等化製車來收運,但許多豬農不願讓化製車靠近牧場,往往會將斃死豬堆放在距離牧場數公尺外的空地,此舉便有違法之嫌。因此郭嘉育建議政府應彈性開放斃死動物能「異地存放」,或是鼓勵牧場自行處理(例如購置小型化製機),鬆綁「必須安置在場內的規定」。

同時,他也指出化製車載運各豬場死豬且長途行駛,可能讓疫病快速傳播,尤其化製業者工作量大、很難一場場定點消毒,「所有病毒都在上面,又每個鄉鎮到處跑,是生物安全管控很大的漏洞。」他建議政府在各個肉品市場、化製收運樞紐區增設卡車洗車場,強制規範所有載豬車要清洗消毒,而且不能只用清水,要真的備有消毒水,才能有效阻絕病毒在鄉鎮間的移動和擴散。

中國豬肉供應減三成 「現在是養豬的暴利,但前提是要有豬可以養」

台灣戒慎警戒防堵疫情,然而面對危機時不僅要預防,也要學習處理與復原,論壇中邀請擁有獸醫專業背景、於中國擔任安佑集團養豬事業部總經理的蕭國順,分享中國處理非洲豬瘟疫情的相關經驗與觀察。

蕭國順表示,美國養豬場多為集團式養殖、規模較大,而歐洲與台灣較相似,有許多家庭式養殖,然而中國則是兩者兼顧,「企業集團化養豬」與「家庭農場加散養戶」剛好各佔一半。

大規模養豬場因為人車物流進出頻繁,若沒有嚴謹的防疫措施,就容易成為第一個「中鏢」的對象,此外,中國南方地區多為開放式豬舍,不似長江以北99%都屬密閉式豬舍,南方養豬場時常可見鳥類、老鼠、蒼蠅和蚊子進出牧場,也導致病毒容易入侵。

去(2018)年八月三日中國確診非洲豬瘟,但產業人士推估早在二、三個月前就出現疫情,截至目前中國豬肉供應約減少三成,全國嚴重缺豬、豬價大漲,皆創歷史新高,「現在是養豬的暴利,但前提是要有豬可以養。」蕭國順無奈說道。

中國安佑集團養豬事業部總經理蕭國順(攝影/林珮君)

中國經驗:連指甲都驗得出非洲豬瘟病毒

不過他也指出,中國養豬產業在經歷一年疫情肆虐後,已進入「後非洲豬瘟時代」,在風聲鶴唳的疫病環境中,養殖戶需要思考「如何才能存活下來」,其公司開始檢討過去防疫措施、整頓新的防疫思維,將所有進入牧場的車輛執行嚴格管控,飼料車不進場、所有豬舍改成密閉式,甚至把圍牆地基下挖18公分,防止老鼠鑽洞爬進來。

而牧場端也建立消毒SOP,「員工的管理也很重要,我們發現在員工的指甲中驗出非洲豬瘟病毒的比例最高,本來覺得奇怪,他又沒有進養豬場也沒有去屠宰場,後來才發現他在廚房幫老婆切水餃餡,因為大環境都有(病毒)了,你在市場買的豬(肉)可能都有病毒了。」因此開始規定所有休假回來的員工都要全身消毒,連頭髮、指甲都列為檢查重點。

當前中國斃死豬並未積極做無害化處理(即送至化製廠),多見豬農自行掩埋,也有許多斃死豬流入市場端,都讓病毒防堵難上加難。再加上坊間出現不肖業者販售「非洲豬瘟疫苗」、「非洲豬瘟特效藥」,市場亂象導致防疫資訊更顯混亂,蕭國順感嘆,幸好求學時學到的獸醫知識、病毒學知識還在,明白截至目前非洲豬瘟並無疫苗可用,防控只能透過生物安全措施做起。

蕭國順描述,中國養豬產業在這次疫情危機中已「升級換代」了,許多散養戶紛紛遭淘汰,留下的是規模較大、有防疫意識的大廠,「戶數變少了、但養豬頭數變多了,前幾大養豬公司都在大幅擴張。」大家繃緊神經面對疫情,深刻明白「養殖戶必須跑在病毒前面,只能我們等病毒,不能讓病毒等我們。」

所有豬病都得認真防範 台灣有「天助」更要「自助」

嘉義大學獸醫學院附設雲嘉南動物疾病診斷中心主任羅登源表示,當前須注意的豬病不只非洲豬瘟一種,口蹄疫和其他疾病也應一同防範。根據近五年豬病病例統計,目前仍以最令全世界最頭痛的PRRS(註:豬繁殖和呼吸障礙綜合症,是一種導致母豬有生殖障礙及豬隻出現嚴重呼吸道問題的疾病)為主,且今年(截至八月統計)的病例數也較往年高。

嘉義大學獸醫學系副教授羅登源(攝影/林珮君)

此外,今年出現「日本腦炎」(註:透過環紋家蚊、三斑家蚊感染人、豬、馬等動物)的案例也比過去多,推測是因為梅雨季提早於五月開始、蚊子提前進入活動高峰期,今年在東部(台東)、西部(彰化、台南)都已出現案例。他提醒,豬農應加強環境消毒,例如裝置捕蚊燈、水溝定期清掃、使用消毒用藥等,杜絕病媒蚊孳生和降低其數量,減少其叮咬和感染豬隻的可能。

羅登源強調,環境清潔與生物安全措施是對待所有豬病的不二法則。國內PRRS專家、中興大學獸醫學院教授李維誠也指出,台灣為海島國家,不像東南亞國家和南北韓與中國邊境相連,疫情容易散佈,擁有海洋作為天然屏障的台灣等同有「天助」,但儘管如此,重要的還是「自助」,我國畜牧業者能不能提高牧場管理規格、建立自身防疫高牆,才是最要緊的。

(非洲豬瘟相關新聞,請點選這裡閱讀)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