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刈禁用在即,農委會從今年初開始推廣壬酸除草劑,最近並廣發優惠券,一瓶只要20元,強調適用在蔬菜產區。但農民對壬酸的評價褒貶不一,也冒出很多問題:雜草怎麼殺不死?到底怎樣用才最有效?壬酸會不會讓土壤酸化?會不會傷害人體?以後若沒補助,價格有沒有可能往下降?

嘉義地區柯姓農友就反映:有些草都殺不死,大棵的也不會死,而且壬酸的稀釋倍數低、一次就要用掉半瓶,論效果和價格都跟過去農民愛用的巴拉刈差一截。再來就是酸味重,農民噴的時候鼻子不舒服,沾到皮膚也很刺激。

不過也有人認為壬酸還蠻好用,台南學甲農民邱福裕就表示,「只要用在對的地方,這東西是有效果的。」他的經驗是雜草還在苗期的時候噴灑,效果很好,最好在剛冒出兩三葉的時候就要噴,不要等草長壯了才噴。關於壬酸的刺激性,他用過幾個牌子的壬酸後發現各家配方不同,有的品牌的酸味和刺激性較低,他可以接受。

針對一籮筐的疑問,上下游特別專訪農委會藥物毒物試驗所生物藥劑組組長謝奉家,也蒐集地方上的農民、農會與資材行意見,以及雜草專家台大農藝系副教授黃文達,互相激盪求進步。文中QA部分段落,Q為上下游代替農民發問,A為謝奉家答覆。

謝奉家(攝影蔡佳珊)

Q:壬酸的成分是什麼?真的安全嗎?

A:壬酸是一種直鏈飽和脂肪酸,在國外已經發展多年,有些國家是列為作物免訂殘留容許量的農藥,台灣則列為免登記植物保護資材,所以安全性高,而且對其他生物如鳥類、魚類和蜜蜂的毒性低,到土壤中很快就會自然分解成水和二氧化碳,不會殘留。

Q:壬酸是強酸嗎?聞起來很酸,噴到皮膚有灼熱感,會不會讓我的土壤酸化?

A:壬酸的酸鹼度pH值大約是4,檸檬汁pH值大概是3,pH值在2以下才是強酸。所以壬酸不是強酸,但是聞起來的確有一股酸味,接觸到皮膚雖然沒有毒性但會有刺激性,不慎接觸到要盡快洗乾淨。酸味的部分,有些廠牌用添加植物精油來改善味道。至於對土壤的影響,藥毒所已經做過土壤酸鹼值和電導度的試驗,沒有明顯差異。

Q:壬酸的作用是如何發揮的?

A:壬酸為速效接觸型藥劑,可以瓦解植物表面的細胞膜,讓細胞破裂、植物死亡。在高溫強光下,雜草幼苗噴施後1-2小時開始脫水,4-24小時逐漸死亡,3-4天即可見效。所以建議採收完畢之蔬菜園,噴施壬酸製劑3-4天後,隨即進行整地工作,栽種下一期作。

Q:為什麼我噴了壬酸效果不好,草都不會死?

A:目前藥毒所做過測試,針對一年生闊葉雜草的效果較好且較穩定,如馬齒莧,建議盡量要在雜草的幼苗期(15公分以下)就噴灑,效果就會顯著。而禾本科的雜草,如牛筋草,因為生長點被包覆,噴不到裡面,就可能會再長。對開花的大型雜草也不適用。

因為有接觸到藥液才會造成對植株的破壞,所以噴灑的時候,速度不能太快(約每秒0.5公尺),要噴得夠濕、夠均勻,藥效才會完全。最好在早晨無風無露水的時候噴灑,選用平扇型噴頭配合適當壓力,例如建議使用編號D5的噴頭(壓力3 kg/cm2, 粒徑300 μm)。

Q:之前有紅豆田的農民用壬酸做落葉劑,聽說很難用耶?

A:這我解釋一下,藥毒所先前的配方,因為乳化效果不理想,導致壬酸和水出現分兩層的狀態,農民要充分混合攪拌才能發揮效果。如果沒混合均勻就噴灑,田區就會出現一半有效、一半沒效的狀況,造成農民的抱怨。今年七月我們已經推出重新改良的配方,乳化效果更好,已解決這個問題。市面上其他廠牌也有不同濃度與配方,目前登錄在免登記植物保護資材的品牌已經有25個
(註:壬酸商品的廠牌與聯絡資料請見防檢局網站

先前在紅豆田試驗效果不好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不同的紅豆品種混種在一起,導致藥劑效果不一致。今年更改配方後,我們在七月已經用無人機在完全不稀釋的狀態下噴灑,初步試驗很成功。下一次紅豆產季(今年12月至明年1月)即將施行,由藥毒所與農科院規劃的農委會推廣計畫,將會雇用無人機施作,農民不需支出任何費用,只要去登記就好,目標為1500公頃。

藥毒所技轉的壬酸品牌(農友提供)

Q:有些農民還是覺得跟巴拉刈比起來,壬酸的效果差很多?

A:取代巴拉刈並不是本所袁秋英研究員當初研發壬酸與相關配方的主要目的,只是因應國內巴拉刈即將禁用,壬酸就被迅速推出到第一線,作為一部分的替代藥劑,但無法期待它全能。所以目前試驗發現,壬酸用在蔬菜園雜草,效果是最穩定的,因為菜園雜草一般不會長到太高。巴拉刈的訴求是讓植物快速乾枯,而壬酸讓植物乾枯的速度,跟巴拉刈是差不多的。

Q:壬酸現在是有補助,未來如果沒補助會很貴吧?

A:壬酸的成本確實很高,一公升現在要三百元,等級高的甚至到五百元。早期是從天然植物提煉出來,所以很貴,這十年來出現化工合成的改良技術,價錢才有下降。目前國內的產品,原料仍然要從國外進口,將來如果市場穩定,國內也許有廠商願意自己合成原料,那就會再降價。國內外許多藥劑在剛推出的時候也都很貴,過幾年市場競爭後,價格就會下來。

Q:有機農民可以使用壬酸嗎?

A:目前還不行。壬酸只是免登資材,有些廠牌會添加多種佐劑等,需經農糧署認可及發證為有機資材的商品,才可使用於有機及友善耕作。但已經有廠商在申請有機可用資材,有機會取得品牌推薦。要特別注意的是,壬酸是非選擇性的除草劑,所以噴到作物,作物會受傷,使用時要小心藥害。

在地資材行:巴拉刈刻板印象深,壬酸不好推

有雲林西螺的農業資材行觀察,「如果沒有對比巴拉刈,可能比較會接受壬酸,可是農民心中對這類除草劑都已經有刻板印象,就會覺得沒效。」因為農民認為壬酸就是要取代巴拉刈,一旦看到效果比不上,就不買單。

然而因為巴拉刈便宜,濫用的情形也很多,譬如蔬菜棄收也大噴巴拉刈使其乾枯。據他觀察,目前很多農戶家裡都有囤貨巴拉刈,至少還可用個兩年。

另一個雲林虎尾的資材行老闆也認為,「巴拉刈太便宜,農民用到沒感覺,」而壬酸效果差巴拉刈一截,使用方式又跟平常農民用藥習慣不太一樣,影響接受度。譬如壬酸稀釋倍數只有30-50倍,跟平常用藥稀釋200-400倍差距很大,而且噴的時候有酸味,都跟農民過去的經驗不同,甚至會擔心土壤酸化,這些都需要農政單位在推廣的時候詳加解釋。

另外高雄、嘉義地區的農會也不約而同觀察到,農民會把壬酸跟固殺草混在一起噴。因為固殺草可確保雜草死亡但作用較慢,輔助壬酸會讓草較快乾枯。不過藥毒所認為兩者作用機制不同,目前也有進行混用的研究,效果需要進一步釐清。

反應正面的農民:對減用農藥有幫助,加展著劑更有效

對於想要減用化學農藥、往友善耕作方向努力的農民來說,壬酸則有其吸引力,因為不用擔心殘留,又可以省掉一些拔草的工。種短期葉菜的農民的接受度也比長期蔬菜的農民來得高。

雲林種植溫室空心菜的農民林校詩就覺得壬酸還蠻好用的,因為溫室中雜草不能長太長,所以小棵時就要噴灑,效果顯著,「洗回來沒兩個小時就乾枯了。」先前老一輩用巴拉刈,他則為了減藥就改用手拔,現在有無毒安全的壬酸,正合需要。

彰化菜農廖文傑用過三個廠牌的壬酸,發現好用程度真的不一樣,「有的牌子效果不錯!」他種的是一個月內可採收的白菜、油菜等短期葉菜,菜收成完就會噴除草劑「洗空園」,過去都用巴拉刈加固殺草一起噴,現在改用壬酸加固殺草,另外還加展著劑,「這樣才會擴散,藥劑附著的面積變大,也比較持久,」即使草比較長也還是有用。他也強調,噴壬酸時天氣很重要,大太陽溫度越高,反應速度就越快。

桃園區農業改良場副研究員劉廣泉表示,短期葉菜很適合使用壬酸,稍長期的蔬菜如高麗菜、花椰菜,雜草若太長,就不適合,必須用翻耕的方式。過去農民使用巴拉刈來除草,覺得方便快速又不會影響下一期的作物,但是巴拉刈會被土壤強力吸附住,長久下來土壤性質還是會出問題。

不是只有除草劑這一招,雜草需綜合防治、細緻管理

但即使對壬酸有正向評價的農民,也都坦言:如果以後沒有補助,就不會想使用,寧願用鋤頭除草或是噴槍用火燒。

除草劑其實是雜草防治的最後手段,國內許多雜草專家皆強調,農民無需把草趕盡殺絕,而是應該先了解雜草生態,做更細緻的雜草管理,且適當留草,對土地和作物都有好處。如要使用除草劑,也必須要精準少量施用。

台灣大學農藝系副教授、雜草管理研究室主持人黃文達認為,「除草劑最好是雜草還在苗期就要噴,農藥用量才能減少,不要等到草的營養器官如走莖都長出來才要噴。」而農民依賴除草劑就是因為沒人力,因此他也強調除草機的重要性,國外的除草機的型態非常多元,而國內的選擇卻很少,導致有些農田沒有適合的機械可用。

草能覆田,也能養田。雜草管理如同病蟲害管理,同樣是門學問,只是過去除草劑太方便,農民不必花太多腦筋,噴一噴就死絕。當便宜速效的除草劑不再,雜草綜合防治的觀念更形重要。壬酸所面對的考驗,背後其實是農民雜草管理心態轉變的大考驗。

延伸閱讀:

找回草生力! 除草劑濫用傷土系列報導

劇毒農藥巴拉刈禁用不變,農委會:代噴制度推不動,農友:不噴農作銷路更好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