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上下游記者蔡佳珊、陳品君

是否禁用劇毒農藥巴拉刈的爭議升溫,農委會今日召開記者會強調,明年2月全面禁用巴拉刈的退場政策不變,且已經備妥完整的替代用藥措施,並重申淘汰劇毒農藥是世界趨勢,目前全球已有77個國家禁限用巴拉刈。

巴拉刈是便宜速效的除草劑,不少農民反對禁用。但因其對人體毒性高,自殺者飲一口立即吐掉仍會致命。據衛福部統計,巴拉刈每年造成約200人死亡,且於農業縣市的比率偏高,甚至高達15%。因此農委會防檢局為保障農民健康,認為有必要禁用。巴拉刈也有神經毒性疑慮,可能導致巴金森氏症等疾病,今日與會農民也指出,長期噴灑亦可能對身體造成慢性損害。

何不推動代噴制度?農委會:農民接受度不高難執行

針對外界質疑,農委會為何不推動巴拉刈農藥專業代噴,執意禁止巴拉刈使用?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表示,農委會的確曾評估要以「強制代噴」取代「農民自購」,一方面確保降低自殺或傷害風險,也能兼顧農友使用權益。但是農民普遍接受度不高,難以執行。在考量巴拉刈對人身安全有無法回復之影響,加上已有替代藥劑可以使用,且世界各國都朝向禁用,因此維持禁用巴拉刈。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上下游資料照)

巴拉刈退場是世界潮流,77國禁限用

巴拉刈在民國58年獲經濟部農業局核准登記,流通市面50年。民國72年列入劇毒農藥管理,添加臭味劑和著色劑,避免誤食。一直到106年公告禁用時程,期間管理歷程包含研發巴拉刈粒劑、盤點替代藥劑、專人代噴供應除草服務等。但「24%巴拉刈溶液」因不當使用風險高,且現今已有替代藥劑,故公告自107年2月1日起禁止加工及輸入,並自109年2月1日起禁止販售及使用。

「不是只有劇毒的農藥要管制,還有對環境破壞強的農藥持續退場中。」防檢局局長馮海東表示,102年以來陸續禁用30種高危害風險的農藥產品,防檢局與藥毒所每年都會參考國際趨勢、蒐集科學數據,考量農藥退場機制。

「目前全世界77個國家禁、限用巴拉刈,這是世界潮流。」農委會主任秘書張致盛說明,歐盟、中國大陸、韓國、印度、巴西及馬來西亞都陸續禁用。而即使是有使用的國家,農業制度和政策都和台灣大不相同,以日本為例,農友並無法輕易取得農藥,只有農協販售;美國則是專業人士才能噴灑。

農委會提供

支持禁用農民:不噴巴拉刈的產品銷路更好

愛用巴拉刈的農民不少,但也有許多農民表達支持禁用退場政策。彰化縣福興鄉農會總幹事林坤宏認為,這問題已經討論許多年,也經過緩衝期、研發出替代品,甚至還怕民間庫存太多延後到2020年才禁。「負責任的農業政策要對劇毒農藥有淘汰機制並確實執行,才是農業整體的進步。」

台南市麻豆區農會總幹事孫慈敏表示,地方鼓勵文旦柚農做草生栽培、友善環境,柚農符合上述條件參與比賽還會加分,政府也有補助割草機,所以支持這個政策。高雄旗山區農會總幹事石檻彰則表示,香蕉也適合草生栽培,且噴灑劇毒農藥和農業永續經營是相違背的。

屏東青年農民陳安茂種植產銷履歷的紅豆,八年前停用巴拉刈作為採收前的落葉劑。當初是因為噴完巴拉刈後下了一場雨,紅豆快速腐爛且出現「黑粒仔」,於是隔年便停用,並落實農藥無殘留,反而獲得通路和消費者好評。「我相信消費者不會拋棄我們,會給我們支持。」

長期噴巴拉刈,流鼻血不停

「老鷹紅豆」創辦人林清源也指出,不用巴拉刈,「農民絕對可以生存,而且加分。」老鷹紅豆契作的兩百多位農民,產品在全聯等通路獲得肯定,每公頃收入多了六萬元,證明沒噴落葉劑也可以生存。而且當初老鷹紅豆的誕生,就是因為劇毒農藥「好年冬」(加保扶)的退場。

林清源舉出周遭農民朋友因巴拉刈而慢性中毒的案例,「第一受傷的就是代噴業者,」他有朋友因為長期噴巴拉刈,「流鼻血流一、兩個月都流不停,因為噴巴拉刈噴到鼻子黏膜都變薄。」他也發現巴拉刈噴灑時,飄散距離特別遠,容易造成鄰田藥害,「隔壁稻子都臭灰搭(乾枯),還要賠人家。」

農委會曾研擬專業代噴,農民不願接受

民國103年農委會防檢局本擬定規劃巴拉刈「專業代噴」制度,由業者直接賣給代噴公司,再由代噴公司替農民噴藥,降低有自殺動機的民眾取得的機會。但後來因農民認為代噴費用會增加成本,難以推動,最終仍比照其他劇毒農藥,走上禁用之途。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表示,農委會的確曾評估要以「強制代噴」取代「農民自購」,一方面確保降低自殺或傷害風險,也能兼顧農友使用權益。但是農民普遍接受度不高,難以執行。

學者:美國管制巴拉刈,要有證照才能購買

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教授曾德賜認為,巴拉刈會引起這麼多爭議,是因為我國的農藥管理沒有回歸專業使用。「這農藥不應該放在家裡,應該要在店裡上鎖,或設計只能上特殊噴桶才能用,一般人打不開。」美國之所以沒有禁用巴拉刈,是因為巴拉刈是管制藥劑,要有證照才能購買,每三年就要重新考照。但是國內的農藥管理一直缺乏植物醫師制度,劇毒農藥隨手可得。

公衛學者:禁用巴拉刈有助於降低農村自殺率

因爲無解毒劑,一小口的巴拉刈(35 mg/kg)就足以致死。根據台大公衛系副教授張書森研究,農村自殺案件以農藥中毒的比例最多,其中巴拉刈致死率最高。因此禁用巴拉刈也是保障農民健康、防止農村人力損失與家庭破碎。

對於質疑聲音「禁用巴拉刈,想自殺的人還是會使用別的方法,為何不連木炭和繩子也禁?」張書森先前接受採訪時表示,關鍵在於致死率。自殺者多數是在急性壓力之下一時衝動,譬如夫妻吵架、遭受詐騙、酒醉,事後若能救回尚有轉圜餘地,但巴拉刈致死率太高,反悔也來不及。即使只吃一小口就立刻吐出來,還是會造成肺部纖維化,最後因吸不到氣而死亡,過程相當痛苦漫長。

已有多種替代方案,補助多多

農民不用巴拉刈,有何替代方案?防檢局解說,非選擇性的除草劑可使用固殺草及嘉磷塞替代,而個別作物如柑橘、茶或水稻,還有其他多種除草劑可選擇。紅豆落葉劑則可以改用氯酸鈉溶液和壬酸,都相對安全,且免訂農藥殘留容許量。

蔬菜產區可採用「壬酸安心掖」,每瓶只收取20元代工服務推廣價,每人最高可領10瓶。對於通過紅豆產銷履歷驗證並且不使用巴拉刈等落葉劑,每公頃補助一萬元;施用氯酸鈉作為落葉劑者,噴藥工資及藥劑費用每公頃補助6500元;此外,割草機等小型農業機具補助,依實際購價補助1/3。

資料來源/農委會

延伸閱讀:

禁用巴拉刈爭議:農村自殺人力損失vs農業生產成本提高,孰輕孰重?

巴拉刈禁令延展一年,防檢局:退場不變,但農民囤積太多,需時間去化以防誤食更糟

(2014)防自殺濫用,農委會擬建巴拉刈代噴制度

別用巴拉刈採收紅豆!藥毒所研發新型紅豆乾燥劑,每公頃3千元鼓勵農友試用

禁用巴拉刈衝擊紅豆產業 農民拚轉型 安心契作找出路

台灣農藥用量創17年新高!美國法院判嘉磷塞賠償天價、保護嬰兒禁用陶斯松,台灣是否跟進?

寸草不留 ─ 除草劑過量,衝擊土壤生態  增罹癌隱憂

標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乾脆農藥全都禁用用好了,根本是在講廢話,農藥有那麼多種,哪一種喝了是不會死的

  2. 只是為了想自殺的人……~就把好的草藥、又不傷土壤的好殺草劑給禁用!?
    安眠藥、木炭、瓦斯、上吊的繩子、割手腕的刀……等等許多要人命的物品也應去禁用!不然是很不公平的!
    想要死的人再怎麼防止也是沒有用的!不想死的若你要殺他、他也會反抗的……
    只要是殺草劑哪一種喝下不會死的跟我說!?只要是殺草劑喝下再怎麼洗胃都是沒用的!亂七八糟~…………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