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情越來越吃緊,非洲豬瘟疫情蔓延,亞洲國家像骨牌般接連淪陷。「這是一場長期抗戰,」聯合國糧農組織(FAO)首席獸醫官陸柏洛斯(Juan Lubroth)向《上下游》記者表示,「西班牙花了35年的時間才擺脫非洲豬瘟。以中國為例,當地養豬場多半是小型業者,根除非洲豬瘟將是一條漫漫長路。」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首席獸醫官陸柏洛斯(Juan Lubroth)(攝影/鄭傑憶)

要用軍事作戰的概念對抗非洲豬瘟

陸柏洛斯說,「要用軍事作戰的概念,像軍事行動一樣控制非洲豬瘟。」身為動物疾病跨國防疫權威,他從美國耶魯大學畢業後,在非洲、中南美洲和中東見過禽流感等各種疫情肆虐,面對近年來全球最嚴重的動物疫情,防疫必須滴水不漏。

非洲豬瘟於1921年在肯亞首次發現,1960年代傳入歐洲,疫情的傳播速度大約是每年一百公里。然而中國東北的遼寧省在去年八月初爆發疫情後,迅速蔓延到三千公里外的廣東、福建,連遠在西南端的雲南,群山環繞的西藏都無法倖免於難。短短半年裡,疫情就遍地開花,而且呈現跳躍式傳播,路徑成謎。如今疫情已經在中國爆發一年,仍陸續傳出新的病例,雲南在10月25日再度查出非洲豬瘟病毒導致三頭生豬死亡。

中國很可能低報實際撲殺數

根據糧農組織的訊息,今年二月傳出疫情的越南已經撲殺超過五百萬隻生豬。但全球養豬規模最大、疫情更嚴重的中國,至今僅通報撲殺近120萬頭生豬,顯然不合理。

中國官方把非洲豬瘟的傳播歸咎於小型養豬場的衛生條件不佳。可是,丹麥與中國企業合資、位在黑龍江省的養豬場擁有最現代化的養豬技術與設備,還是逃不過非洲豬瘟的威脅,今年一月傳出有四千多頭生豬遭到感染。

中國根除病毒難,養豬業幾乎要砍掉重練

非洲豬瘟在中國一發不可收拾,陸柏洛斯解釋,「不只是官方,豬農、屠宰場、攤商都有不當的操作。大家必須一起找出可行的計畫,動用警察,甚至是軍人確保政策落實。」任何違反防疫規範的行為都要重罰,另一方面也要加強宣傳與教育。他說,「有些時候農人並不知道自己違法了,必須要讓豬農知道,豬隻和豬肉產品都是傳遞病毒的主要途徑。此外,要有足夠的獸醫監管養豬場。」

難就難在中國部分地區檢疫方法落後並缺乏設備,有的鄉鎮甚至只有能力檢驗豬隻尿液,很難築起堅固的防疫陣線。此外,補助政策未能落實,中國豬農怕血本無歸,搶在官方禁令前宰殺病豬販售,或隨地棄置死豬,任由豬屍漂流。因為非洲豬瘟不會傳染給人類,更是大意讓病毒流入人類的食物鏈,並散播在環境中。

運送、檢疫、餿水和飼料的管理漏洞百出,中國養豬業要重整旗鼓,幾乎是要砍掉重練。陸柏洛斯說,「從良好的衛生條件、教育訓練開始。要做的事非常多,需要的時間也很長。」

南韓擱置撲殺病豬,大雨沖刷血流成河

非洲豬瘟病毒難擋,擴散後更難根除。南韓今年九月在鄰近北韓的邊境發現非洲豬瘟後,十月初再傳出病例。南韓政府為了防止疫情擴散,日前在與北韓緊鄰的京畿道撲殺近五萬頭生豬,但因為掩埋場來不及鋪設防水塑膠布,堆放在貨車上的豬屍血水流出,經大雨沖刷導致鄰近的臨津江血流成河。因為非洲豬瘟病毒可能殘留在環境中數月之久,儘管政府表示死豬都經過消毒,但附近居民仍擔憂飲用水、灌溉用水遭到污染。

中國在2018年約有五億隻生豬,佔全世界的一半。養豬大國出事,與中國接壤的國家接二連三陣亡,還守住防線的台灣、日本與泰國,全都神經緊繃。與泰國隔著湄公河相望的寮國邊境也染上非洲豬瘟,專家認為,泰國岌岌可危。

發現非洲豬瘟病毒近一百年來,至今無藥可醫,也沒有商用的疫苗。「尚未出現疫情的國家,對抗之道就是預防,強化生物安全,不讓病毒闖過邊防、設下層層關卡。」陸柏洛斯說。

非洲豬瘟雖不傷人,但很傷荷包,中國今年的豬肉產量預計下滑二成,但豬肉的批發價格在十月中已經較去年同期飆漲159%;為了避免通貨膨脹引發民怨,政府鼓勵豬農復養。但非洲豬瘟病毒生命力頑強,沒有更嚴格的防疫措施,像是全面追蹤新養豬隻的血清紀錄,很容易再度爆發疫情。

歐盟賣豬肉到中國賺錢,但非洲豬瘟也在歐洲蔓延

豬瘟肆虐中國,歐盟是喜憂參半,迅速填補短缺的供給,歐盟今年出口到中國的豬肉總值已經較去年成長45%。另一方面,非洲豬瘟也在歐洲蔓延,2.5億頭的家豬坐立難安。

非洲豬瘟在亞洲主要侵襲家豬,在歐洲則多數透過野豬傳染。非洲豬瘟在1990年代陸續在歐洲根絕後,2014年再度出現在立陶宛,隨後蔓延到東歐,最新案例是十一月初波蘭有37頭野豬染上非洲豬瘟。在防疫能力較薄弱的羅馬尼亞與保加利亞,則已經撲殺了十幾萬頭的家豬。

除了豬對豬傳染外,帶有病毒的豬肉製品、遭污染的衣物、運輸器具和壁蝨等都是傳染的媒介。由於歐盟在1980年開始禁止廚餘養豬,遏止了一大傳染途徑。但四處流竄的野豬沒有獸醫監控,是歐洲最擔憂的病媒。

比利時去年染上非洲豬瘟,進逼歐洲養豬重鎮

比利時在去年九月有野豬染上非洲豬瘟,步步進逼歐洲養豬的重鎮。為了及時控制疫情,比利時聯邦政府、大區政府準備好基金直接補償豬農的經濟損失,並劃定感染區、緩衝區與警戒區,以多重防護隔離病毒擴散。鄰近的法國不敢掉以輕心,在靠近比利時的邊境加派軍人監控野豬行蹤,還有獵人嚴陣以待。

丹麥的豬比人多,一年出口到歐盟以外的豬肉產值便高達40億歐元,更是提心吊膽。為了保護三萬多人賴以維生的養豬業,丹麥今年初在與德國的邊界築起一道70公里的藩籬,要阻擋野豬入侵,並舉辦為期四天的防疫演習。

非洲豬瘟病毒可以透過豬肉製品傳播(示意圖,攝影/鄭傑憶)

防護不足的家庭養豬戶,最可能被野豬感染

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評估,非洲豬瘟在未來一年入侵歐洲東南部的希臘、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的機率高達66%到100%。不過,其他歐洲國家的防疫體系更健全,蔓延的機率在15%以下。

靠近斯洛維尼亞與克羅埃西亞的義大利還是很緊張,依循歐盟規範,每年進行兩次非洲豬瘟防疫演習,畢竟帕瑪生火腿、聖丹尼耶雷生火腿(Prosciutto di San Daniele)都禁不起一點豬瘟折騰。「風險最高的是自養、自用的家庭式豬圈,他們沒有雙重護欄,而且環境消毒與除鼠措施不足。」義大利豬瘟防疫中心主任狄米亞(Gian Mario De Mia)指出。相較之下,波河平原上密集養殖的豬場風險較低,有著嚴密的生物安全層層防護,野豬很難闖入。

義大利的薩丁尼亞島在1978年因為有家庭養豬戶用廚餘餵豬,感染了非洲豬瘟。加上在野外放養的家豬與野豬接觸,造成疫情蔓延。後來透過撲殺病豬、有感染風險的家豬與野豬,控制了疫情,除了薩丁尼亞島,義大利半島已經脫離疫區多年。

「最令人擔憂的是,病毒可能從東北方與斯洛維尼亞接壤的邊境傳入。」狄米亞說,「那將是一場災難,讓成千上萬的養豬場陷入困境。」

聞名世界的義大利生火腿經不起非洲豬瘟折騰(攝影/鄭傑憶)

每次進出養豬場都要更換衣物,運豬車消毒、飼料嚴管

為了防止非洲豬瘟透過野豬傳播,義大利加強在森林、野外巡邏。獵人也要遵守防疫規範,避免傳播病毒。任何人發現野豬屍體必須立即通報當地的衛生所,在檢驗野豬遺體是否染有非洲豬瘟病毒的期間,豬屍所在的周邊地區封鎖。

除了經過授權,鄰近飼養家豬的農場不得有人員和車輛進出,也不得卸載、裝載豬隻。此外,必須全面清查封鎖區附近十公里的所有養豬戶,抽血檢驗豬隻是否染有非洲豬瘟病毒。

像台灣一樣,義大利也加強在機場抽驗來自疫區的旅客行李。「養豬業者也要非常小心,必須確實遵守生物安全的規範。例如每次進出養豬場,都要更換衣服、鞋子,以免傳染與野豬或其他家豬接觸的病毒。」運豬車輛嚴格消毒、避免飼料遭到污染外,衛生部動物防疫組主任波雷羅(Silvio Borello)提醒,「發現豬隻有任何非洲豬瘟的跡象,或是有異常死亡,一定要馬上通知衛生所。」對抗非洲豬瘟,不能有一刻鬆懈。

(非洲豬瘟相關新聞,請點選這裡閱讀)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