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8年開始,我們跟岳明國小合作「食魚教育進校園」的計劃,至今小朋友們已經對18種海鮮有相當的認識,水中的眾生物也成為學校的日常。許多朋友好奇,這麼奇特的食魚教育是怎麼進行的?

在跟校長討論後,我們決定在2020年的4月18日,於岳明國小舉辦「食魚教育進校園──回顧與展望」永續海鮮展示及餐會,除了邀請這一路協助食魚教育的夥伴們,也開放給各界想一起努力的基金會、協會、學校報名,歡迎有興趣的夥伴與我們聯繫(聯繫方式請見文末)。

以下,想跟大家分享岳明上學期最後的一堂食魚課──鰻魚,這條美味的魚,至今仍有許多世人未知的秘密,而捕鰻苗是台灣東部在冬天的盛事,讓小朋友們認識鰻魚有其必要,小朋友們的好奇,更激勵了我們必須更勇敢的往未知的海洋世界探索。

課程當天由屏東請到鱸鰻本尊來到學校,跟小朋友相見歡

鰻魚活了一億年,人類仍然不了解牠

在12月全台海邊瘋捕鰻苗時,鰻魚這尾在地球存活了1億年的生物,仍存在許多神秘色彩,例如鰻魚有超過150年的壽命記錄,以及如何在產卵洄游中不進食卻能抵達至少2000公里以外的黑潮源頭,儘管有大量對鰻魚的研究,但世人至今無法徹底了解這尾奇特的魚。

台灣鰻鱺科的魚有6個物種,其中白鰻因為受到日本人的喜好,帶動了蒲燒鰻為主的巨大消費需求,加上白鰻仍無法完全養殖,全部仰賴天然捕苗,使得白鰻資源面臨巨大的壓力,被IUCN列為瀕危(EN,endangered)的物種,顯然不太適合端上學童營養午餐的盤中。

因此我們選擇了在台灣非常知名的「鱸鰻」這尾IUCN列為「無危」(LC, Least Concern)的物種,不只讓小朋友們認識這尾他們祖父母熟悉的鰻魚,串起家庭共同的記憶,也知道資源跟消費是必須共存的。

白鰻(圖片提供/魚的家生物科技)
鱸鰻(圖片提供/魚的家生物科技)

鱸鰻、小鰻苗都來跟學生相見歡

在早年台灣糧食缺乏但是資源豐富的年代,鱸鰻是進補的聖品,在淡水河流域記載早年交易鱸鰻時使用60斤的手秤,留下「大尾鱸鰻」的形容詞,可見那個時代鱸鰻的資源豐富及價格親民。經過近百年的工業發展,台灣許多河川已經不適合許多魚類的生存,但因為日本人不愛鱸鰻,使得這尾魚免於受到人類的追殺,仍經常現蹤於台灣天然河川中。

我們選在冬至這星期吃鰻魚,也是很應景的進補時機,即使當天宜蘭是一個暖冬,而且又有日偏蝕,不過完全不減大家對鰻魚的期待,因為除了餐桌上有鱸鰻,我們還從遙遠的屏東請來「鱸鰻本人」跟小朋友會面。

一位學生的阿公也是捕鰻的漁夫,知道今天要上鰻魚課,一早就加碼提供了前一晚捕獲的鱸鰻苗,讓小朋友認識這個在馬里亞納海溝出生的小小生命,順著黑潮中漂流了6個月才來到台灣!對於2020年要進行台灣全省離島島航的岳明學生們來說,未來在海上航行時,可以感受水下有許許多多小生命正憑著血肉之軀跟生命奮戰著,也能鼓舞小朋友前進。

學生在鱸鰻前素描

食魚的刺一次比一次難挑,藥膳鱸鰻創下午餐記錄

食用鱸鰻也必需考慮學生挑刺的能力,2-6年級的學生都上了一整年的食魚課,只要小心慢食應該可以輕鬆應對;1年級新進的小朋友雖然也上了3個月的課,但這是第一次面對刺比較難挑的魚,幸好在老師及廚房媽媽的協助下也全員過關,而且藥膳的口味也很受小朋友歡迎,也許又創下營養午餐的記錄了!

在這次食魚課中有個有趣的小插曲,3年級的班級全班換了新餐盤,是小朋友用陶土自己做的。餐具也是文化中重要的一環,餐具記錄了不同年代的人民生活方式,也反映了當時的工藝。在小朋友們自已做的餐盤中也有各式各樣的花草動物,都是小朋友們喜歡的東西,但是最令人驚喜的是,大部分小朋友餐盤中都有魚,也許目前無法在營養午餐中天天吃魚,但是許多小朋友們也許期待著每餐都有魚相伴⋯⋯

小朋友親手做的餐盤
藥膳鱸鰻是學期最後的挑戰

放生鱸鰻,祝牠順利回到太平洋深海

在鱸鰻課後還有一個重要的學習,就是這尾活鰻的去留?在過去來到學校的魚類,在小朋友學習後都會直接送進廚房,但是這是一尾活生生的鱸鰻,除了煮掉牠之外還有什麼更好的選擇?

尤其目前台灣野外充斥外來種生物,其中魚虎橫行對台灣淡水原生魚類是巨大威脅,而大型鱸鰻是魚虎在台灣少數的天然天敵之一,因此學校慎重的挑選了一個適合鱸鰻生活的溼地,將鱸鰻放生了!不過怕有人跑去釣走牠,所以地點不能公開。希望幾年後這尾鱸鰻會回到太平洋深海,繁衍出成千上萬的後代 !

附註:2020/4/18 我們將在岳明國小舉辦「食魚教育進校園 ── 回顧與展望」永續海鮮展示及餐會2/7的活動確定延期到4/18(岳明校慶當天),我們會單獨通知報名者(原本為2/7,因防疫作業延期到4/18),有興趣參與的夥伴請email : service@seafood.com.tw

延伸閱讀:

徐承堉/被魚刺卡住的食魚教育,岳明國小勇敢突破,由餐桌延伸海洋教育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