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農村騎車走路,竟得擔心農藥從天而降?一位謝姓農村新手媽媽昨(11)日騎車行經宜蘭市南橋路時,忽被液體灑到左邊眼、臉,且有部分液體流入口中,抬頭一看,驚覺是被無人機噴施的農藥波及,緊急找到田主與代噴業者,確認使用農藥為殺蟲劑百滅寧,先清洗再回家並就醫,幸無大礙。

謝姓媽媽正處於餵乳期,因怕母乳有毒,第一時間先停止餵奶,急診醫師表示,百滅寧為脂溶性農藥,若誤食確實會進入母乳中,建議她一週內不要餵奶。

交通部頒布《遙控無人機管理規則》今年3月31日才正式實施,防檢局坦承,目前僅有事後回報,並未有臨檢或是稽查機制,未來會請各地政府協辦。民眾若遇誤噴,可向地方政府或防檢局報案處理。

騎車回家農藥從天而降,媽媽怕母乳有毒,不敢餵奶

昨日接近中午,謝小姐騎機車行經宜蘭市南橋路,遭正在執行噴藥任務的無人機灑到農藥後,立即停車找尋代噴業者與地主,謝轉述業者及地主回應「平時工作時身體也會接觸到,該農藥對人體無害,若是擔心可現場清洗。」她請業者與地主提供農藥瓶拍照存證,該業者所使用的農藥為百滅寧。

謝小姐立即回家將衣物換洗、全身沖澡,並表示,孩子目前未滿兩歲,正在餵乳期,由於擔心藥物殘留風險,只能忍痛第一時間不讓孩子喝母乳。謝沖洗後到該地主家中,代噴業者已不知去向。地主表示,當初是透過其他田主介紹,聽到「一分地代噴200元」,覺得便宜就找來田裡代噴,但不知道代噴業者是誰,也沒有聯絡方式。

謝小姐表示,噴到農藥後左眼酸澀、舌頭左側麻麻的,情緒更是崩潰,謝表示,自己8年不孕、人工試管失敗3次後,好不容易自然懷上孩子,為此改變飲食習慣,格外注意食安與營養。然後今天被農藥噴到,看著孩子要奶而不能餵,只能安撫兒子:「媽媽對不起你,騎機車被農藥灑到,奶有毒不能給你喝。」

無人機解決缺工、合理用藥,但不應出現農藥誤噴

謝隨後到附近派出所報案,派出所表示,有傷害事實並證明屬刑事,警察可介入處理,若無傷害事實則屬民事,並非警察管轄範圍。謝之後前往醫院看急診,急診醫師查詢後表示,百滅寧為脂溶性農藥,若誤食確實會進入母乳中,但並無研究數據顯示對嬰孩的影響,並建議一週內不要餵奶。

謝小姐表示,自己也有種田,無人機代噴對人口老化的農村來說,可以解決人力短缺問題,也不反對使用農藥、支持合理用藥,但這樣的事情不應發生。謝小姐表示:「萬一今天是孩子被噴到呢?希望自己是最後一個案例,不應該在宜蘭的馬路上騎著機車就被農藥灑到眼睛、嘴巴吃到農藥,無論所施用的農藥毒性強弱都不應該發生這樣的事情!」

此外,住在謝小姐家附近的陳先生也表示,前幾天剛洗完孩子的衣服曬在陽台,隔天早上五點疑似被施藥的無人機噴到,由於擔心孩子會將衣物放入口中,馬上把全部衣服丟進洗衣機重新洗過。

昨日無人機噴及路人的農藥百滅寧(照片提供_謝小姐)

代噴飛手搶快出事,無人機噴藥需「慢而穩」

聽到無人機噴農藥傷及無辜,同樣提供無人機代噴服務的好立富農業科技公司負責人鄭先生指出,無人機噴藥必須「慢」而「穩」,噴藥會出現飄散問題,關鍵在於不夠慢。鄭表示,公司曾在茶園實驗,離作物2公尺及1.5公尺,施藥效果差不多,飛行速度及風速是造成飄散問題的關鍵。

鄭先生表示,公司提供代噴服務的流程當中,最關鍵的一步是合作的當地飛手必須確認天氣狀況,風速、天候不佳都不能飛。鄭說明,目前各地配合飛手使用的農藥會請案主自備,此外執行噴藥過程中,起飛前、停飛前以及有人經過時,都必須停止噴藥。「會出現鄰田、人被誤噴都是因為飛手搶快,發生『噴到人』這種事的飛手也太不專業了吧!」

準備執行代噴任務的無人機,非當事機(攝影_林怡均)

為省電搶快,可能疏忽安全距離和合理速度

高屏地區某無人機代噴業者認為,誤噴到人狀況真的有可能發生,各地業者作業程序不盡相同,無人機操作時目標都是儘快完成任務,因為電池電量有限,無人機在空中滯留、轉彎的時間沒有效益、會耗費電力,一般來說,一顆電池續航時間為15分鐘以內,同業若為了加快作業、前往下一處,確實可能疏忽安全距離及合理速度。

該業者說明,自己作業時會避開人潮出現時間,並留有五公尺的安全距離,施藥時會注意周遭是否有人。「噴到人、路上都是不專業,這根本不是作業區。」該業者表示,國內目前核可用藥都是中低毒性,微量接觸並不會對人造成毒害,但同業沒有注意也會讓人對無人機代噴觀感不佳。

飛手品質參差不齊,改裝不合格無人機滿天飛

國內第一位取得無人機代噴執照,寰宏農業科技公司總經理鍾先生表示,合格的飛手執行代噴作業之前,應確認執行範圍、場地是否有障礙物,也要跟地主及鄰近居民打過招呼,此外,執行任務過程要注意噴灑方式。

鍾先生說明,尋求代噴服務的農民通常會監督飛手執行狀況,但農民普遍認為水霧狀、水珠越細密的噴灑效果越好,並會要求飛手照此執行,然而事實上這是最危險、飄散機率最高的。

鍾先生表示,無人機代噴是近期才有的服務,許多農民無法辨別飛手的優劣,只憑價錢去選擇,也導致飛手參差不齊,許多自行改裝、不合格的無人機滿天飛,「這些不專業飛手會損害這一行名譽,恐怕會造成劣幣驅逐良幣。」

因無人機載重量有限,稀釋水量遠少於傳統噴藥,因而農藥濃度更高(攝影/蔡佳珊)

防檢局:目前並未開始稽查無人機代噴,噴到人可向對方求償

對於此案例,防檢局表示,無人機代噴必須取得民航局及農委會核發的雙照,並以法人名義(例如:公司、學校、協會等)執行代噴,全台無人機代噴業者的名錄都有公告於網站,目前對於高度、風速都有規定,一旦誤噴到人,則比照車禍事故,當事人可求償。

防檢局植物防疫組農藥科長洪裕堂表示,無人機代噴的風險遠小於地面代噴,目前僅有鄰近鳳梨田遭誤噴的案例,並未聽聞人被誤噴,業者執行代噴時必須遵守規範,例如:風速3公尺以下才能起飛,無人機高度距離作物要在4公尺以內。

交通部頒布《遙控無人機管理規則》今年3月31日才正式實施,防檢局也坦承,目前僅有事後回報,並未有臨檢或是稽查機制,已編列預算給各地政府,未來在農忙時將到農田巡邏,就像酒駕臨檢一樣,確認代噴業者使否有依法作業,以及查核藥品。

無人機代噴業者違規,可罰1.5萬─15萬

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說明,以此案為例,水稻稻熱病已有公告無人機代噴的作業方式,無人機代噴業者應依規範,將農藥以安全倍數稀釋使用,如有違反《農藥管理法》,可裁罰此業者1.5萬至15萬元,當事人可蒐證並向地方政府或是防檢局做通報,當事人可民事求償,地方政府可裁罰。

謝小姐表示,要構成刑事,除非自己跟孩子有受傷事實,目前僅符合民事訴訟資格,但考量到自己要照顧兒子和務農,還沒決定是否求償,自己和兒子沒事最重要,若要求償可能會是象徵性的索賠幾千元,然後捐給母乳協會。

榮總毒物科:輕微接觸可快速清洗,攝取量是關鍵

若不慎遭農藥噴灑,是否會影響健康?榮總毒物科主任楊振昌回應,目前高毒性農藥都已被禁用,除非誤食農藥原液50至100毫升以上必須送醫,否則皮膚接觸都屬輕微,快速清洗即可,若不放心可致電毒物中心諮詢。

楊振昌表示,是否中毒和接觸面積、劑量有關,接觸面積大、接觸部位若為眼睛等脆弱部位,便要緊急處理;若接觸面積小、皮膚接觸,初期會有不適感,但並無大礙。楊表示,即便是小孩、老人及孕婦,根據國外文獻以及毒物中心接觸經驗,接觸微量農藥都並無大礙,且水溶性及脂溶性農藥的接觸結果差異不大,真正關鍵還是攝入量。

延伸閱讀:

台糖無人機噴2,4-D除草劑,鄰田鳳梨受損賀爾蒙大亂,專家:空中噴藥濃度高需嚴格控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