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的半農生活,結交朋友的速度比上班族精彩太多。身旁冒出滿腔熱血,想要闖出自己一條路的農友,有些很腳踏實地,有些還在觀望,更有些勇往直前,毫不退縮。返樸歸真有機農場的張智傑,便是這樣的例子。

幫忙籌募穀東基金,以米做為紅利

阿傑為了種出有機稻米,不惜投入巨資購買所需的農機設備,連祖產都拿去抵押貸款。初春,急需資金的他很靦腆地跟我開口借錢,我覺得借錢純粹靠個人交情太沒意思,應該對彼此有保障與建立情誼,於是我決定幫他募集一甲地所需的「穀東基金」,解決燃眉之急。

穀東們同意不取回資金,只分取紅利米,讓大部分的收入都給生產者,也讓基金存續,繼續幫助有需要的農友。很麻吉的朋友家安,其他好友,工作上的長官,一聽到這樣有趣的基金投資,幾乎是人人想要立刻掏錢給我。朋友共同的一句話,我現在就把錢給你!家安說,我與其投資股票都會有賠本風險,這一萬元的小投資即使可能損失,是有意義的小風險。

 

所幸,一期的稻子長得飽滿有形,如果銷售順利的話,穀東們將可以如願以償。而我,又多了一項行銷紅棗以外的任務,集結支持台灣小農的小額資金,繼續提供給有需要的農友,讓他們好好務農。

三年前剛認識張智傑,是到公館鄉北河村裡的有機農場去探訪,巧遇「有機先生」們。當時,這是6個大男人到苗栗農改場參加一個月專業訓練的青年,共同組成的有機團隊,也是我們公館鄉有機產銷班的成員。後來,斷斷續續會聽到有機先生們拆夥,各自選擇喜愛的作物,到不同的地區而努力。

有機耕作其實充滿風險,沒有堅持與資金,很難以維續。一位耕耘5年的有機班員坐困愁城,四處借貸。風聞到有志農民的慘狀,總是於心不忍,於是,我委請剛剛成立三義鄉有機班的阿傑班長,關心這位農友的情形,讓他種稻確保回收。當時,我就想到以集資的方式來進行契作代替借貸。沒想到,農友拿了資金卻決定棄守,頓時,我的心都涼了。

一旁的阿傑其實是頭殼抱著燒,因為他自己正需要資金周轉,卻苦於農會的貸款還未核定。有了出自同情冒然出資失敗的下場,我變得小心一點點。我請阿傑把一甲地稻米所需的費用估算一下,看看我能募集到多少?正巧,我看到了主計處的一項統計:99年,農家平均農業所得只有18.2萬元。占農家總所得僅20.59%。好吧,我跟朋友們說,18萬這個象徵意義的金額,代表了對於台灣農業的支持,18個人各出一萬元,一起來出資支持台灣小農。因為阿傑,撫平了我前次失誤的難過,真正開始我的實驗計畫。

為了實踐有機耕作的理想,在場地和天候條件允許下,我請阿傑想辦法用最傳統的方式:日曬來完成我們的稻米收成。

有信用的阿傑,認真的顧田以及記錄

阿傑算是有信用的,第一次,我交了第一筆款給他,他寫了收據,正式的蓋章給我。因為插秧稍遲,還一度擔心會不會出問題。同樣是契作田,阿傑知道這次是一群人所交付的心意,他格外小心。很幸福的,我們分到的在西湖鄉這甲地,經過10多年的休耕,試驗種過冬季的小麥,四月初進行一期稻作耕耘。阿傑很認真地把田間作業的影像傳給我,好讓我跟穀東們回報進度。

張智傑提供

接著,紅棗園的照顧讓我分不了身,終於到了五月底,我才抽空去西湖一趟,看看一甲地的稻禾是否安好?有機農法的稻田,鳥兒、蜜蜂、蜻蜓、螳螂、蛙鳴,還有田埂邊擠滿的草類,多了一份讓人心安的綠意生機。成為農委會輔導的【小地主大佃農】的阿傑,因為租地在西湖而搬遷到村裡的紅磚瓦宅院裡,陪伴他的是活潑過動兒的「小麥」。

佈稻時期的阿傑,常常忙到一天只有一餐,正值青少年時期的澳洲牧羊犬小麥,只好自得其樂,常常三天兩頭沒回家,野到哪裡去了。小麥實在太精力旺盛,為了怕他追趕別人的雞群,農忙時只好栓在宅院裡,讓他冷靜一下。

阿傑特地帶我去巡視這甲稻田,雖然遲了些插秧,稻禾似乎比較矮小,些許感染了稻熱病,所幸並不嚴重。西湖鄉的有機稻田在這裡聚集了不少田地,這也是阿傑相對容易起步的開始。不過,周邊的農友也觀望著,這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從大陸台幹回台歸農的菜鳥,能搞出甚麼名堂哩?

壓力很大的阿傑,告訴自己,非得成功不可。拜訪他的宅院,布置了小小的客廳與工作桌,牆壁上就張貼著郭董的一張小海報,上面寫著:「一定要記住,你沒有失敗,你就不可能有成功   面對挫折的勇氣」。看起來,這個年輕人真是卯起來,拼命勇前衝了。雖然暫時還看不出成果,對於穀東們,應該可以交差了。

由於信任,也因為自己分身乏術,七月初提早開採的紅棗季,讓我忙到無法喘氣,心想,阿傑應該照顧妥當吧。看著他連連傳來的田間作業照片,相信這是個可以信任的農友了。問阿傑,為何選擇最傳統的稻米來耕作,還要自己做這麼大的投資,買築田埂機、曳引機、買碾米機…?

他說,糧食自給率過低的台灣,生產糧食作物就成為他的目標,除了種稻,他嘗試種植小麥和玉米,卻因天候條件不佳而歉收。看了穿龍豆腐坊的故事,讓他熱血沸騰,覺得沒有種大豆,會對不起自己。為了讓有機種植的農作物不因代耕的農機具汙染,他才決定下重本投資,花了幾百萬,代表了他的決心與勇氣,不可能回頭了。

蘇拉颱風侵襲時,著實讓我緊張了一下,心想,穀東們第一次的美意,該不會就需要接受老天的考驗吧。七月老早就收割的稻田哩,只剩下我們的這甲地還努力地飽穗中。人在日本參訪的我,收到阿傑的訊息,颱風來了,要有心理準備喔。或許是幸運,或許是稻子們夠強健,當我們的紅棗悽慘無比,蘇拉颱風對這片田地卻無大礙。

鮮活的日曬米順利完成,請朋友們一起來嚐鮮

阿傑通知我,父親節這天,田裡的土乾了,準備收割了。

一早,央請同事兼穀東,大清早從台北出發,七點半來到西湖的鄉間裡,陽光灑在飽滿的稻穗上,日光越強,金黃色的稻田煞是好看,一旁環伺的烏秋、麻雀、蜻蜓、蛙類早已熱鬧滾滾。這次來,又多了一位生力軍坤倫,一位來自台北剛退伍的年輕人,成為農場的見習生,在收割機還未到之前,坤倫試割了一小簇稻子開路。

沒多久,阿傑帶著小麥來了,熱情的牠直撲而來,濺起田水的泥濘,差點讓我們逃之夭夭。逐漸成熟的小麥,已經懂得隨伺在側,依賴著阿傑。一種互相信賴的情感,在這綠意盎然的田地裡滋生。

等待收割機來臨前,阿傑先行到土地公祠,祈求今天收割順利。八點左右,專程幫忙的農機行大哥來了,為了收割有機稻米,特別為了阿傑徹底清洗過。或許是太旺了,機器一開動卻卡住,別人都忙著插秧了,收割機在10天前收完阿傑的稻米就擱著,沒想到刀片裡的稻穀卻發芽了。花了點時間清理,我卻得到了意外的好處,清出來的發芽稻穀,正好帶回家餵棗園的雞群。

終於收割了,不穩定的雷雨,讓田裡有些泥濘,收割機不斷壓出深溝,不得已,阿傑和坤倫人工割稻,豔陽下,包覆長袖和帽沿都滴下斗大的汗珠,阿傑所幸踢掉膠鞋,赤腳來割稻。收割機倒出滿飽的第一車稻穀,穀子宣洩而下的嗦嗦聲,令人愉悅。我帶者雨鞋和一大綑的尼龍布袋有備而來,撿拾田裡割碎的短稻梗,打算帶回家堆肥,能夠找到有機稻梗和穿龍豆腐的豆粕混拌,半年後,將是棗樹媽媽最營養健康的肥料了。

到了中午,車斗四周加高的小貨車終於填滿了稻穀,我們前往蔡金龍大哥家去烘穀和曬穀去了。熱情的蔡董夫婦,一看到我們到達,立刻動手打開清理乾淨的烘穀機。由於夏日天候的不穩定,幾經討論,決定將小部分的稻穀進行日曬,以免午後雷雨來不及收拾曬穀。日曬米的乾燥度不如烘乾機的電腦較難控制,我私下做了決定,將日曬米優先發配給穀東們,感謝大家對我的信任,毫不猶豫地掏出錢來贊助我的實驗計畫。

一甲地的割稻似乎很多挑戰,下午收割機罷工了,不知為何履帶鬆脫,花了好大功夫才修復,割好大部分的田區,第二車送穀的路上,小貨車爆胎了。到了晚間九點多,才終於將穀子安然送進烘乾機裡,可以一夜好眠。隔天,阿傑繼續把稻子割完,全部委託蔡大嫂日曬。從小就種稻的蔡大哥,是良質米競賽的常勝軍,一看阿傑的稻穀直誇獎非常飽滿,對於這個新手稻農,多是肯定。雖然收割歷經波折,但總算圓滿收場。

周一,日曬米也完成了,在我北上工作的時間,小弟是我最佳的工作代理人,幫我載回輾好的白米回家,包裝好,準備販售。之前,在設計紅棗的綠色環保包裝袋時,也想到小農無力訂製好的小包裝米袋,自己花錢製作了一批同樣也是環保材質包裝的袋子,取名為「陽光米」,希望有機會提供給小農自曬的米使用。阿傑日曬的幾百斤米,正符合了我的想像,雖然無法全部採用自然太陽能源來曬製,也不過分強求了。

過兩天,最鮮的新米就要寄送給穀東們,其餘的幾千斤乾穀,也將在阿傑新購的碾米機安頓好,就可碾米出貨了。我們會依據訂購者的需求,碾製成白米或糙米,請你支持我們這群傻子的精神,一起認購這甲地契作米,好讓我們能夠收回本金及一點點利潤來繼續下一期的資助計畫。對我來說,你也提供了歸農青年支撐的力量,讓台灣的農業順利傳承交棒給青年。

每袋米2公斤,一天三碗飯,9天就吃能完一袋米。阿傑的有機耕作稻米,已經取得興大農產品驗證中心的驗證,將貼上有機轉型期的標章出貨給你。經過計算,約有兩成的毛利,若你願意多認購一些,我們會吸收運費成本。扣除處理的人工費和穀東們分走的一小部分紅利米,其餘就是阿傑的工錢了。

用小小的資金支持阿傑,忙了半天為我忙碌的半農生活更加壓縮,卻是人生最好的報酬。感謝毫不猶豫支持的穀東們。

有興趣購買的朋友,預計八月中旬可以優先出貨日曬米了,由於我的紅棗乾曬製作業還在進行中,鮮活農市即將上架,我的同事們也會代勞銷售服務,歡迎來電洽詢:02-23017165轉311。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政府應該要有政策支持青年務農的,讓更多青年願意投入,不然老一輩的退休不就斷層了。還有自然農法、有機產業這類的,大家都競相用農藥化學的東西破壞土地,是認為土地還可以再生嗎……
    台灣糧食自給率低,如果未來糧食緊缺,別國哪還可能出口外銷?(餓死自己?)這樣台灣要靠誰呢。大家要多多支持國產貨呀。

  2. 今早在非凡也有看到阿傑的報導
    讚!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