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成為光電海!北門蘆竹溝蚵農堅拒光電圍村,水鳥熱區若開發將成生態破口

2017年起台南沿海光電爭議不斷,經七股養殖漁民抗爭,獲得市府承諾,為保護養殖產業,光電發展不得超過台61線以西。然而在台61線以西的台南北門區蘆竹溝港,卻有業者購進大筆閒置漁塭地,循「嚴重地層下陷地區內不利耕作得設置綠能設施之農業用地範圍」的規定,欲開發光電廠。由於該案場緊鄰蘆竹溝漁村,引發居民自力救濟,接連阻擋施工,目前雙方仍僵持不下。

台灣黑面琵鷺保育學會警告,該案址生態區位脆弱敏感,尤其地點位在將軍溪出海口,緊連海岸線、潟湖,該案址若果真興建光電廠將成為海岸線生態破口,影響候鳥南北遷徙路徑。

聲援當地抗爭的無黨籍議員陳昆和痛批,台南市政府放任沿海魚塭地炒作,每公頃從一百多萬暴漲到四百多萬,光電淪為土地遊戲,業者還沒發電就開始大玩土地投機套利。

蘆竹溝北面為潟湖,西面及南面漁塭地將開發光電引發蚵農反抗抗爭。(攝影/和風)

養蚵之鄉夕照聞名,卻槓上光電開發案

台南北門區蘆竹溝港世代以養蚵捕魚為業,以美麗的夕陽漁港與繁榮富足令人印象深刻,然而今年5、6月起,陸續有村民發現,南面漁塭發現砂石車出入,似有工程進行。直到8月左右,村民才知光電商即將興建光電廠。由於面積廣達20公頃,幾乎將村子一半包圍起來,案場距離住家只有隔一條小巷道,村民預料未來會出現的反光、吸熱問題,對生活和景觀都將產生衝擊,遂形成強大反彈。

施工廠商在8月30日舉辦說明會,居民強烈憤怒並打斷會議進行,憤怒的村民當天直接到工地現場阻擋施工。廠商分別於9月7日再次施工,再遭村民阻擋。9月9日北門區各里長齊聚在蘆竹溝漁港召開說明會,僅台南市政府派員到場,雙方協議:「在廠商跟居民沒有達成共識前暫停施工。」未料9月21日,施工機具第三次進場,村民透過Line群組放送,立即聚集到施工現場阻擋施工。

自救會成員邱柏元指出,蘆竹溝以養蚵為業,漁塭透過潮汐直接與潟湖、蚵田連通共用水源,養蚵最重視水質穩定,工程前後對水溫、水質必定造成影響。他更擔憂如果廠商要把漁塭填平,會回填什麼?隔壁鄉鎮學甲遭業者非法掩埋爐碴的前車之鑑,更讓村民心驚膽戰,漁民的生活都靠這片海,絕對無法容忍業者肆意妄為。

蘆竹溝全村掛滿抗爭布條,隨時警戒光電廠商突發施工。(攝影/鄭次郎)

居民問:既是生態熱區又在台61線以西,為何仍准予開發光電

蘆竹溝居民對家鄉的美麗與生態相當自豪,居民自力救濟,發現本案開發的種種問題:「為何蘆竹溝早就被盤點為生態熱區,仍被劃入開發」、「為何市府承諾台61線以西不予開發,卻又核准本案?」「不釐清生態、養殖業問題,我們絕對無法接受。」

邱柏元痛批,沿海光電業四處收購土地的亂象,激發沿海居民的憤怒,「這已經是乞丐趕廟公,那些買下漁塭的人,根本就不住在當地,只因為買下土地,蓋光電有錢賺。然而對蘆竹溝未來好壞,跟土地投資客根本無關,未來二十年苦果都是漁村人要承擔。」

「漁塭跟出海口形成自然的食物鏈,候鳥跟漁村產業自然共生,現在換成冷冰冰的太陽能板,候鳥還敢來棲息嗎?」邱柏元痛陳,「當綠能用不正當的手段發展,它已經不是環保能源,而是破壞環境的能源。」

黑琵學會反對開發:出海口生態棲地極為敏感,恐影響候鳥遷徙

同樣對本案持反對意見的,還有台南生態團體「黑面琵鷺保育學會」。學會理事陳建誠提出主張,本案位於將軍溪出海口,周邊就是潟湖、蚵田,本身就是生態極敏感地區,原則上就不應該開發。

黑琵保育學會長期觀測,該案址南面將軍溪、西側是出海口、北側遍布潟湖,連接著極為脆弱的海岸線生態,僅有東面以台61線為界,以候鳥飛行路線或棲息而言,本案址的點狀開發,實際已影響整個候鳥南北遷徙線。

當地出海口與潟湖內水域遍布蚵田,水域共通,居民相當擔憂牡蠣養殖會受到影響。且沿海鹽分相當高,若光電板鏽蝕釋放重金屬,或者施工過程、防鏽工法一旦影響海洋生態,將重創養殖業。居民對於開發案有種種疑慮,卻未獲得尊重諮詢。

橢圓形為蘆竹溝漁港,斜線為水鳥熱點,灰色為黑琵分布區,原始圖檔特生中心提供,記者另行裁切標示。

台南市政府:本案在台61線承諾以前就核准,沒有違背協議

台南市政府經發局能源科科長郭坤助表示,「原則上台61線以西停止開發,然而蘆竹溝案場業者,早在市政府承諾以前就已送件,也經過中央批准。從時間點來看並無違背協議的問題。」

郭坤助表示,市府一貫立場是希望業者盡力疏通,詳盡解釋才能夠繼續施工。但是他也強調,「施工核可是中央發的,屬中央權責。」市府立場必然重視居民期待,也會要求業者繼續到當地舉辦說明會,盡力兼顧居民的生產、生活、生態。

施政矛盾:40%覆蓋的漁電共生須迴避生態熱區,70%的地面型光電反而不用

為發展綠能,農委會公告了38區「嚴重地層下陷地區內不利農業經營得設置綠能設施之農業用地範圍」,蘆竹溝此案範圍即位於第34區,此區開發光電可無需土地變更,也不必結合農業經營,光電施作面積可達70%。

但矛盾的是,光電面積佔比40%的漁電共生型光電案場,劃設前時皆有套圖排除「生態熱區」,而對於光電板面積佔比70%的地面型案場,亦有可能威脅生態熱區,卻沒有任何規範能夠避免。

迴避生態熱區是漁電共生專案在七股引發爭議之後才形成的共識,然而「地層下陷與不利耕作區」的光電開發案仍未排除生態熱點,以此案例為鑒,農政單位應重新檢視公告的38處不利耕作區,究竟有多少與生態熱區重疊。

2017年農委會公告不利耕作地及地層下陷區,蘆竹溝南側漁塭盡數被劃入綠能設置區域。(圖片來源/農委會)

市議員:市府違背承諾,放任光電淪為土地投機遊戲

長期關注沿海光電爭議的議員陳昆和則不同意市府說法,他認為市府承諾是「台61線以西停止開發及審查」,無關送件時間點,本案明顯是違背協議,背棄養殖漁民。

陳昆和更痛批,「在市府放任下,光電在台南已經成為土地投機遊戲。」他透露,業者為了搶佔光電利益,四處收購有潛力的漁塭地,漁塭每公頃從一百多萬漲至四百多萬。「許多土地漁塭甚至等不到施工完成發電,只要有光電案場潛力,就已經開始炒作轉賣獲利。」在土地成本提高效應下,一池漁塭至少五公頃,養殖漁民越來越難從市面上承租完整大面積的漁塭土地。

陳昆和更透露,因為中央法令不足以因地制宜適用於台南的沿海養殖環境,他提案立法規範光電開發的《台南市設置地面型太陽能光電設施審查自治條例》,至今仍遭到跨黨派議員抵制,光電利益牽涉的環節太廣,很多原本連署的議員後來要求撤案,「民進黨一直要逼我撤案。」

陳昆和認為,光電與漁村衝突一再發生,凸顯出環社檢核的必要性,這也正是當初他在七股養殖漁民抗爭事件中看到的困境,未料到兩年後,事情並未改善,爭議仍然持續發生。

蘆竹溝蚵業養活全村人,對蚵仔品質自信滿滿

蘆竹溝原本屬於外海沙洲的小漁村,隨著沿海土地陸化而搬進現今位置,乘著漁鹽之利,世代以養蚵討海捕魚。在地耆老邱鈴木先生介紹,蘆竹溝現在光是養蚵一年至少收入七、八千萬,養活近百戶養蚵人家,老人小孩可以串蚵、開蚵,整個產業鏈足以養活全村人。

邱鈴木解釋:「蘆竹溝的出產的蚵仔比布袋、東石更好,因為嘉義方面採浮棚式養殖,隨著海水起起落落,蘆竹溝採站棚式養殖,海水退潮後蚵仔還可以曬日光浴,肉質更加精實Q彈。」他自信認為,這麼有競爭力和活力的村莊,不該讓位給光電板。

蘆竹溝的養蚵技術採取站棚式養殖,蚵仔在退潮時會做日光浴,雖然產季較長,但因此肉質Q彈,市場價值高。(攝影/和風)

落日養蚵之鄉蘆竹溝居民吶喊:拒絕成為光電島、光電海

由於蘆竹溝居民自救會申請11月3日前往台南市政府請願的集會遊行許可後,北門區長急向居民遊說停止抗議行動,多方緊急協調於10月24日召開協調會。會上村民與民意代表接連表達反對,亦有蘆竹溝鄉親呼籲「要求留住乾淨的海洋,拒絕成為光電島、光電海。」

代表資方出席的蘆竹溝案場「禾迅一號」廠商臉色沉重,會議並無達成共識,蘆竹溝居民仍按照原定計畫,11月3號照常動員前往市府陳情。

據悉該案場開發名稱為「禾迅1號」,案場施工單位泓德公司專案經理李書緯表示,泓德僅是該案場施工廠商,目前因民眾抗爭停工,未來復工進度依照市府指示處理。

據了解,該案場原屬於光電企業國碩公司旗下碩禾所開發,然而記者聯繫該公司,公司人員表示「禾迅1號」案場已經易手。工程單位透露,現由日商丸紅公司電力分公司承接案場,經聯繫該日商公司,公司人員表示不清楚狀況,無法回應。

 

耆老邱鈴木說蘆竹溝只要有一片乾淨的海水養蚵,足以養活全村人。(攝影/林吉洋)

「家鄉富足美好,絕不讓位給光電板」,青年行動守護家園

蘆竹溝是個充滿活力的漁港,除養蚵產業帶來的繁榮外,年輕人對光電的危機意識以及強大的認同感,讓這個小村莊成為少數能夠悍然拒絕光電進駐的沿海漁村。

「一旦工程地點有風吹草動,就立即在群組呼叫,村莊裡的人呼朋引伴,馬上就能聚集數十位村民前往包圍。」身材魁武的自救會成員邱國榮自豪地說,蘆竹溝不分男女老少都很有向心力,事件發生以來,自發性在村內外掛滿布條。

遠在高雄工作的邱麗婷也是自救會成員,她隨時緊盯著群組的消息。她說,雖然護理師工作很辛苦,但是「只要回到蘆竹溝,在夕陽底下慢慢散步回家,就是療癒疲憊身心的力量。」

「蘆竹溝擁有非常美的漁港夕照,站在堤防上,就能看到夕陽下金黃色的出海口跟金色村莊,我們不希望以後故鄉只能看到滿滿的光電板。」這一群守護故鄉的青年這樣說。

為了蚵農跟永續的漁村發展,年輕一代投入守衛家園行動。(攝影/林吉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