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曾是鳳梨外銷最大市場,是否可能重返?貿易商:外銷體質不健康,得下苦功重練!

輸中鳳梨受阻,激發國人熱心相挺,國內企業、加工業者等4天採購四萬多公噸的鳳梨,幾乎打平全年銷中鳳梨數量。除了內銷,農委會將投入4.5億鼓勵外銷,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表示,今年銷日鳳梨有信心會超過3500公噸,將會是十年新高(過去五年平均銷日數量為1569公噸,平均銷中數量為3萬5677公噸)。

儘管日本被視為鳳梨外銷轉向的潛力國,但事實上,台灣鳳梨在30年前就已經出口日本,當時即創造5394公噸的佳績,在2008年以前,台灣鳳梨外銷有一半以上都銷往日本,但近10年中國市場需求崛起,對品質要求不若日本嚴格,加上運輸時間短,演變至鳳梨外銷九成依賴中國。

如今鳳梨想要重返日本市場,容易嗎?貿易商表示,台灣鳳梨確實好吃,但必須提振外銷的產業素質,將採後處理的分流做得更細緻、克服儲運時間的障礙,並針對不同市場推出不同品種的鳳梨,目前的撒幣補助,反導致個別業者「賺補助就好、殺價競爭搶市場」,對外銷長期發展沒有幫助。

今年台灣鳳梨輸日有望成長(照片提供/陳映延)

國人熱心相挺,四天鳳梨銷出41687公噸

距離中國宣佈禁令僅有四天,國人訂購鳳梨數量已達41687公噸,其中企業及個人訂購量佔7187公噸、19家加工業者採購 1.5萬公噸、14家手搖業者採購4500公噸、外銷及海外團購有5000公噸、量販及通路行銷佔1萬公噸,其他公營企業、公股銀行也熱情響應。

政府投注4.5億外銷補助,貿易商:賺補助卻導致市場混亂

陳吉仲表示,為因應鳳梨禁運危機,政府將投注10億元補助,其中有4.5億為外銷獎勵,今年鳳梨外銷預計為5000公噸,其中輸往日本的鳳梨量有信心可達3500公噸,比去年 (2020) 的2160公噸成長幅度超過6成,「這是十年來鳳梨外銷日本最高紀錄。」但他也提醒業者「切勿做削價競爭」。

為何會有削價競爭?經營銷日鳳梨業務5年以上的王先生(化名)表示,確實有同業為搶日本訂單,將外銷補助獎勵轉為對日本客戶的折扣,而在品質相近的狀況下,日本客戶自然會做比價,選擇價格最實惠的台灣鳳梨,「但這樣做只是炒短線,並不利於長期經營。」

「今天是政府有補助,萬一明年沒有呢?」王先生說明,若是下一年日本客戶要求同樣的優惠價格,但卻無政府補助,中間的價格自然也不可能由業者吸收,而削價競爭的同業也會影響想要長期經營的外銷業者,「任何市場都需要長期的經營。」

日本曾是鳳梨外銷最大市場,是否可能重返?

與近十年輸日的鳳梨量比較,3500公噸確實成績亮眼,但把時間拉長到三十年來看,1989年至1990年,台灣輸日鳳梨曾有5394公噸及3559公噸,且在2008年以前,台灣外銷鳳梨有一半以上都是去往日本,但在2009年時,外銷鳳梨輸往日本的佔比開始降低,輸往中國的比例則慢慢提高,直至近年的九成銷中。

「因為中國好做。」經營外銷鳳梨業務的黃文弘坦言,自家訂單一開始多出往日本,但漸漸轉往中國,關鍵在於中國的外銷要求沒有日本複雜,日本對於果實大小、果形、甜度等皆有要求,但中國則否,且去到中國的運輸時間短,對於水果的保鮮及展售相對更有利,漸漸的,台灣外銷鳳梨慢慢轉往中國。

這次中國暫停台灣鳳梨輸入,台灣鳳梨有機會回重返日本市場嗎?兩位業者均表示「有機會」,但需要重整鳳梨產業體質,關鍵在於採後處理、整體行銷及關稅。黃文弘表示,鳳梨產業因為銷往中國順利,身在其中的業者如同溫水煮青蛙,沒有危機意識,才會中國暫停運輸就大亂。

台灣鳳梨銷日本劣勢之一:價格、關稅過高

根據記者整理日本農林水產省資料發現,日本每年進口約15萬公噸的鳳梨,其中菲律賓鳳梨佔比超過95%,台灣鳳梨在日本進口鳳梨佔比不到1%,且即便是1989年至1990年的輸日巔峰時期,台灣鳳梨也僅佔日本進口鳳梨的3.89%。且台灣鳳梨的輸入價格是所有國家中最高的,幾乎是菲律賓鳳梨的兩倍。

王先生表示,台灣鳳梨輸日絕大多數去往超市,以東京最多,台灣人及日本人都會買來吃,自家日本客戶會對台灣金鑽鳳梨的要求是「小顆、不能酸、糖度要夠。」重量以 1 公斤至 1.2 公斤內的小果尤佳,台灣鳳梨會整顆以海運送到日本,而日方則有各種販售方式,例如:整顆帶皮賣、削皮後整顆果肉真空包裝、去皮厚切半、甚至切塊販售。

「其實市佔率難打開最主要因素是價格。」王先生說明,菲律賓鳳梨品種為MD2,此品種果梗極硬且酸,且果實大、滋味比台灣酸,但優點是便宜。相較之下,台灣金鑽價格高出將近一倍,且也是日本進口鳳梨中最貴的,「水果是奢侈品而非必需品,日本人雖然高消費,但買東西比價、找最實惠的選項是人之常情。」

造成價格差異的因素,一來是鳳梨本身的生產成本,二來則是關稅,王先生表示,以鳳梨來說,日本對台灣的關稅比對菲律賓來得高,這是業者無法解決的障礙。

台灣鳳梨外銷劣勢:採後處理不夠細緻、未針對他國市場需求

除了價格之外,「大家對鳳梨的關注都沒放到採收後的處理。」黃文弘表示,從果品分級、外型及整顆鳳梨冠芽和吸芽的清潔,都因為中國要求不如日本嚴謹,而使國內業者鬆懈,此外,儲運技術一直都沒有克服,外銷鳳梨採收至抵達目的地約需7至9天,但鳳梨上岸後的銷售時間約有一週。「除了日本和中國,很難銷往更遠的國家,銷往東南亞也沒意義,他們鳳梨比台灣還多。」

王先生表示,台灣鳳梨盛產時間為3月下旬至6月中旬,而日本要等到4月後,氣溫才漸漸回暖,「天氣熱才會想吃鳳梨。」直到7、8月,日本都還是有鳳梨的需求,但那時已是台灣金鑽鳳梨盛產季節的尾聲。

黃文弘認為,任何水果外銷都需要全盤了解客戶國情及實務來擬定戰略,國人愛吃金鑽鳳梨,但並不表示國外就喜歡,金鑽鳳梨是相當古老的品種,適合鮮食但對加工不利,「光是削皮就很難用機器,因為金鑽是圓塔型,而不是直立的圓筒型。」台灣鳳梨目前有18個品種,應針對不同國情做出內外銷的區隔。

台灣金鑽鳳梨果型為圓塔狀,相較圓筒狀,較難用機械削皮(照片來源/陳威臣(鐵男進行曲)

貿易商:政府不該只是獎勵個別業者,而要針對整體做行銷

除了種種技術問題,王先生認為,政府對外銷的挹注,不能只是對個別業者的獎勵,而是要以台灣鳳梨去做行銷。「說實在的,開拓市場都是業者做。」以自身經驗為例,即便輸日鳳梨業務已有5年,每年仍需不斷做廣告曝光,「日本人並不認識台灣鳳梨。」若無大型活動,個別業者的能量難以集中。

國際處:做長期規劃協助業者

對於業者心聲,農委會國際處長林家榮表示,經營日本市場需要長期規劃,農委會目前也正在做長期規劃來協助業者,目標3年內開拓日本市場,短期內會請外貿協會的駐日辦事處於幾周內,在日本辦台灣鳳梨的記者會,讓日本人更認識台灣鳳梨。

貿易商:克服儲運技術,讓鳳梨銷往更遠的國家

黃文弘則表示,危機即是轉機,這次的警訊或許是台灣鳳梨產業轉型的好時機,「原本因為產業體質不正常,外銷業務慢慢縮減,但這次我會想回來做鳳梨外銷。」目標則是克服儲運時間的障礙,讓台灣鳳梨可以銷往更遠的國家,「儲運技術要克服,但是沒人的時候進場才是最好的。

延伸閱讀:

鳳梨銷中受阻衝擊台灣農業系列報導

【評論】分手政治,讓農產外銷走專業的路:中國禁運鳳梨的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