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商指出雞蛋價格受到政治力干預(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蛋價又「被」凍漲,蛋商直指:政治力介入,報價無意義 雞蛋市場史上最亂

蛋價持續「被」凍漲!缺蛋亂象持續,台北市蛋商公會今 (26) 日討論蛋價是否調整,最後決議「蛋價不動」。公會幹部指出,現在報價和實際交易情況相去甚遠,蛋農和蛋商都希望報價能反映實況,但現在報價已非蛋商公會能決定,實際上價格受到「政治力」介入,報價也失去意義。

缺蛋目前不見紓緩,一天缺口上看500萬顆,年初禽流感造成雞隻死亡,產地估計蛋雞場最快要 6 月才能投產。蛋商及蛋農均擔憂,這次蛋荒將讓整體產業大洗牌,撐不下去的養雞場會被收購,蛋雞產業可能會和肉雞一樣被大集團所壟斷,屆時生產者將難有議價空間。學者則認為,報價還是需要存在,但長年維持市場穩定的包銷制確實需要精進,分級和計價方式都有改善空間,且一定要如實反映市況。

蛋價凍漲,蛋商雞農買賣失去標準,市場行情呈現前所未有的混亂(攝影/李慧宜)

雞蛋行情大亂,洗選蛋賣越多賠越多

本週雞蛋報價不變,維持產地價每台斤45.5元,批發價每台斤55元,但市場已不見此行情,蛋商加價搶蛋已經喊到每台斤90元的高價。信興蛋品負責人涂萬財表示,目前雞蛋仍是大缺,蛋價凍漲到至行情亂到不行,同業競相加價找蛋,價格越喊越高,以前是每週會有不同加價,現在是每天的加價行情都不同。

末端市場還出現散裝雞蛋比洗選蛋還貴的荒謬現象,涂萬財解釋,散裝雞蛋價格是浮動的,隨著加價行情提高,售價也會跟著上揚;洗選蛋的採購有簽約,價格不太會改變,但現在缺蛋,洗選場為了供貨要到處找蛋,即便加價採買還是只能以固定價格出售,變成「賣越多賠越多」。

涂萬財一直以來都是每天供應 6000 盒洗選蛋給台南、高雄和屏東的全聯,他表示,蛋商為了不違約,一定會想辦法滿足簽約的數量,但現在缺蛋嚴重,原本買散裝雞蛋的消費者也跑去超市買蛋,讓雞蛋一上架就被掃光,「蛋商也沒辦法增加供應量」,其他縣市的全聯問他能否增加供應量支援,他也愛莫能助,一來是因為缺蛋,二來是因為送外縣市的運輸成本更高、賠得更多。

超市蛋架持續空蕩蕩(上下游資料照)

政治力再度介入,蛋價凍漲讓報價失去意義

上週蛋價凍漲,蛋商公會及養雞協會都非常不滿,台北市蛋商公會理事長林天來更揚言:「不漲價,就休市」,為何本週雞蛋價格還是紋風不動?台北市蛋商公會幹部、北部蛋商劉先生表示,本週雞蛋又「被」凍漲,「現在報價已非公會能決定」,蛋農和蛋商都希望把報紙登載價格調整到與實際交易價格相符,但無奈「怎麼樣都報不上去」。

劉先生直言,現在蛋商公會僅僅只是名義上的報價單位,實質上已經失去報價功能,「現在跟休市沒什麼兩樣」,儘管蛋商公會沒有報價的實權,卻還是要承擔報價的所有後果和責任,會有現在的局面是因為整體產業泛政治化,「政治力」介入報價制度造成價格亂象,說白了,官方不希望高蛋價留下紀錄,想要維持雞蛋價格沒有繼續高漲的「假象」。

對消費者來說,雞蛋價格每週都在漲,排隊買雞蛋更是要碰運氣。劉先生認為,有心人操弄輿論,把蛋商及蛋農當成箭靶、攻擊蛋商及蛋農趁此時大賺一筆,但事實上,目前雞蛋實際缺口遠比官方統計更大,每天至少缺400至500萬顆。雞農買不到雞、飼料未降價、中雞大漲價以及禽流感風險依然存在,這些成本都難以減低,加上蛋商因為短缺而加價找蛋,才會讓價格飆到這麼高。

蛋價凍漲,有雞農賺不到足夠利潤,大幅淘汰雞隻(雞農提供)

鴨蛋竟比雞蛋還便宜,鴨農也成苦主

明明天氣已經回暖,為何雞蛋供應卻未回升?劉先生表示,回暖不代表禽流感不會威脅,他合作的蛋雞場飼養約7萬隻雞,過去兩天仍有雞隻死亡的消息傳出。涂萬財也表示,年初禽流感重創產地,「這次病毒特別強」,雞隻死亡數量多,雞農清消、重新買雞來復養,最快要三、四個月才能恢復生產量,換言之,至少要等到 6 月,雞蛋的供應量才有機會回升。

雞蛋短缺又凍漲,苦的不只雞農,還有鴨農,鴨蛋比雞蛋還便宜的怪象也浮現。彰化縣水禽協會理事長吳鴻基坦言,現在清明將近,潤餅的雞蛋需求也浮現,有的蛋商改買鴨蛋,雞蛋一箱20台斤,鴨蛋一箱則為25台斤,對蛋商來說,同樣是1700、1800元一箱,改買鴨蛋反而多了 5 台斤可以使用,鴨蛋變得比雞蛋還便宜,推估至少有兩成的鴨蛋轉而填補雞蛋缺口。

吳鴻基表示,蛋鴨場現在和蛋雞場一樣面臨飼料貴、靠中老鴨苦撐的困境,約七成是中老鴨,僅三成是年輕新鴨,老鴨產蛋率不如年輕新鴨,原本應該要汰換,但年輕新鴨價格已經從每隻120元漲到170元,對鴨農來說成本太高,因此鴨農也把中老鴨換羽來提高產蛋率。只是鴨蛋總產量遠不如雞蛋,消費替代造成鴨蛋也短缺,可是蛋價牽涉到民生問題,現在鴨蛋價格只能跟著雞蛋走,雞蛋不漲,鴨蛋也不敢漲價。

交易價無法如實反映,包銷制度何去何從?

為緩解缺蛋,農委會預估4月至5月總計會進口6500萬顆雞蛋,第一批來自泰國的雞蛋32.5萬顆將在本週抵台。南部蘇姓蛋農直言,進口雞蛋仍無法完全滿足缺口,而農委會寧願花錢補貼進口雞蛋、圖利特定廠商和通路,也不願讓蛋價反映實況,讓雞農和蛋商全都失望又憤怒,現在更介入產銷、讓報價失去公信力,這可能會讓財團有機可乘、整個蛋雞產業大洗牌。

北部蛋商劉先生也擔憂,包銷制度下(註),雞農跟蛋商對彼此都有責任,雞農尚有議價權,現在報價失去意義,包銷制可能就此消失,有的雞農不堪禽流感造成損失,可能會把蛋雞場賣掉,這時候財團會進場把雞場買走,蛋雞產業就會像肉雞產業一樣,所有雞農都只能替大財團打工,屆時生產者毫無議價空間,雞蛋也會被壟斷。

這波危機會讓蛋雞產業會走向財團化嗎?逢甲大學國際貿易系教授楊明憲認為,肉雞產業目前還沒有到被大財團完全壟斷的程度,不過,大財團憑藉優勢收購養雞場、找人代養或是直接向養雞場契收,確實會影響雞蛋供應模式,因此蛋商會有危機感,但整體而言應不致於走向壟斷。

學者:包銷制度必須存在,更需要進步

「包銷還是要存在」,楊明憲表示,財團契收和包銷制度應並存在市場上,因為有競爭的狀況下,整體蛋雞產業才有可能進步。以財團契收來說,蛋農可以自行評估要不要簽約,也可以爭取權益,例如在缺蛋、蛋價高漲時要有價格分潤的機制;雞蛋供需是動態的,總會有滯銷、蛋價大跌的時刻,也有像現在一樣缺蛋、蛋價高漲的時候,國內蛋雞產業能維持數十年的穩定,包銷制度功不可沒,但不該一成不變,接下來應走向分級包銷。

楊明憲進一步說明,包銷制度沒有法律約束力,僅僅只是蛋農和蛋商行之有年的運作模式,但不論雞蛋大小都裝在同一籃以台斤計價,這並不合理。他建議可以參考日本,以不同重量規格分大中小顆來做分級計價,計價方式也可以比照油價訂定公式、設定參數,包含飼料、產蛋率、死亡率,甚至進口雞蛋的價格、運費及匯率也可以納入,才能讓生產者、銷售者及消費者的權益在包銷制度下都獲得保障。

註:台灣的雞蛋產業以「包銷制」進行產銷運作,是長年約定俗成的結果。「包銷制」是指蛋農每日生產的雞蛋,都會由固定合作的蛋商全數吃下來。

延伸閱讀:

【重磅專題】缺蛋啟示錄:蛋雞產業的困境與改革之道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