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墩實業公司的人員會因看錯檢驗報告而連續上演多天的羅生門,就算最後的道歉記者會還是對檢驗報告做不正確的解讀。對於讓金墩米無辜下架的檢驗報告我無緣見其全貎,然而由某些報紙上半頁彎曲的照片努力用老花眼研讀,我對金墩實業公司的總經理非常同情,也對該公司事發三天居然沒有檢驗單位協助該公司解說報告的內容感到不可思議。

「生化法」測試報告產生解讀誤導

初見電視報導金墩米因農藥殘留廠商自動下架,是在11月3日中午自助餐廳內,因未提是有機米,心想報導的二種農藥賽達松及撲滅松應該是殘留超量。傍晚記者來電詢問此案,我即請教殘留量是多少?記者說是送藥毒所檢驗的,結果呈陽性反應。我馬上回覆藥毒所檢驗報告有檢出一定會有農藥名稱及殘留量,只有生化法會用陽性反應,但不會有農藥名稱,這個報告有問題。

記者很積極的再度向廠商求證後說,檢出殺蟲劑是陶斯松,呈陽性反應;還有檢出殺菌劑蘇力菌也是陽性反應。我很肯定的告訴她,這是一份用生化法測試的報告,測不出農藥種類,蘇力菌是殺蟲劑,該報告應該只有表示抑制率。而且生化測試的結果是沒有法源及科學依據來判斷合不合格的。我很納悶如此簡單的測試結果怎會洐生出如此大的問題。

4日下午的廠商道歉記者會我沒看,隔天看報紙頭版照片中的檢驗報告,對照各方說法,我有一些推理。金墩實業公司收購的企作農戶是以採收前濕稻穀送檢,因是用生化法只能看出有農藥殘留反應,再以樣品對生化法酵素反應的抑制率高低推論毒性強弱而作出延長採收的處置。我要再次強調這是沒有法源及科學依據的。既是契作農戶應有用藥紀綠,檢驗報告無法測出農藥種類就由用藥紀錄上推測,農戶應該在水稻生長期用了賽達松及撲滅松,所以金墩公司就認定是此二種農藥。

至於生化測試報告中怎會有農藥名稱出現呢?如果金墩公司是送農會的生化站檢驗就不會看錯,因一般的生化站報告只有加溴水及不加溴水的酵素抑制率,不會有農藥殘留量,也無法和衛生署公告的食米中容許量做比對,沒有辦法判斷合格與否及安不安全。偏偏金墩公司送到研發生化法的農試所作測試。農試所為了表示這個方法也是有所依循,很慎重的在報告中說明酵素抑制率是以對陶斯松的毒性抑制率為基準。殺菌劑是以對蘇力菌的抑制率為基準。如此一來就讓廠商看不懂了。

應停止使用「生化測試農藥」制度,徹底執行「農藥殘留化學檢驗」

生化法只能測試樣品中若有農藥殘留對蒼蠅頭萃取酵素的抑制率。殺蟲劑的作用機制很多,不是每一種對酵素都有反應,反應敏感的不一定毒性高。各種農藥對生化法的抑制率和安全容許量是沒有正相關的,如何能用來做銷毀或延後採收的依據?

這個方法剛推出時,為免因其偽陽性反應而使農民蒙受不白之冤,要求生化法抑制率高的要進一步進行化學檢驗,必須有確切的殘留農藥種類及殘留量才能依法對農產品及農民或廠商懲處。多年下來一切從簡,生化法無所不在,由農會、果菜市場、營養午餐業者到處設站,合格率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生化法的檢驗報告成了食品安全的障眼法,到處可見垂手可得。

食品業者的食材或產品被衛生單位驗出農藥殘留超過容許量標準受罰,只能申辯每批都有自主檢驗為什麼還會不合格。農藥殘留化學檢驗很慢嗎?這次食米採樣近百件24小時內完成定性定量檢驗,政府花了如此大的勁就為了一份依法無據又故弄玄虛的檢驗報告,值得嗎?還要讓這種台灣獨一的生化測試法及其檢驗制度無止境的遊走在似是而非的灰色地帶嗎?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國內2大農業研究機構,同樣都是為了農民與民眾的安全,希望做好農藥管理的工作。未見攜手合作,卻只見農藥所頃全力在打壓生化法的生存空間,方法本身不夠完美,不代表它必須被淘汰,它能夠在惡劣的環境下存活至今,證實了它存在的價值。試著去欣賞對方的優點,共同做好農產品安全把關的工作,才是全民之福。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