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掉水泥護牆,讓河川自由!學者夫婦讓出自家土地,「復野」種瓜溪,與生態共存

如果你的土地座落在溪旁邊,會希望政府做護岸工程保護領土,或要求政府拆掉水泥,解放河川?許秋容夫婦,選擇了後者的自然道路。

許秋容與丈夫 Peter Leith Chesson 都是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兩人買下南投國姓鄉種瓜溪畔的土地,卻發現溪流被水泥工程「整治」得環境失衡,費心多年,終於取得中央政府認同,拆除了縣府原先建造的水泥護牆,讓溪流恢復自然,讓居民與生態自然共存。

許秋容(左)與 Peter (右)還地於溪,讓種瓜溪畔恢復生機。(攝影/孫維揚)

夫妻檔買下種瓜溪畔,卻「望水親不得」

許秋容自幼就喜歡沐浴在山林之中,澳洲來的 Peter 則是從小就在野外觀察生物,並飼養蛇、蜥蜴等動物,比起許多物質享樂,他們更熱愛自然環境。在美國教書的 Peter 退休後,隨著許秋容到台灣定居,成為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的講座教授。

不過 Peter 習慣國外地大物博,不適應台灣都市的地狹人稠與空氣品質,夫妻倆積極找尋中部郊區的土地,作為親近自然的歸處。一番尋覓後,他們相中國姓鄉的種瓜溪,跟當地老農買下一段流域附近的農地,砍去檳榔、種植台灣原生樹木,成為新的地主。

種瓜溪附近有山有水,卻跟許秋容與 Peter 兩人期望的「與自然共處」有極大落差。許秋容解釋,買下土地後,他們「望水親不得」,因為種瓜溪畔有著高聳的水泥護牆,溪中多層水泥固床工,以「整治」為目的的溪流工程,卻造成當地環境失衡。

許秋容為了恢復種瓜溪畔環境與生態,當起「推倒高牆」的先行者。(攝影/孫維揚)

水泥整治扼殺溪流,生態、人身安全皆輸

台灣溪流水泥化的整治工程比其他國家多,Peter 推測是因為台灣地形較陡峭、河流短小湍急、地主與居民擔心河水影響土地面積或生活安危,要求政府「管理溪流」,因此水泥工程遍佈,「這是很嚴重的問題!」

許秋容指出,許多洄游性魚類會從大海回到溪流繁衍後代,但固床工程在溪流形成屏障,魚類難以上溯。水泥工程也造成種瓜溪水速過緩、河砂淤積,象草、吳郭魚、土虱等外來入侵種生物佔據溪流,壓縮台灣原生生物的生存,工程將生態一併「整治」,失去多樣性。

許秋容說明,種瓜溪水泥工程年久失修,護牆凹陷、固床工鋼筋外露,危險性十足。加上高聳的護牆阻隔溪水與溪畔,陸棲生物與居民都鮮少靠近種瓜溪。她並分享,原本的地主住在種瓜溪農地對岸,每次耕作都要小心涉水、攀上數公尺的護牆,「都替他的安全擔憂」。

水泥工程讓種瓜溪「平靜如死寂」,但護牆阻止溪水外溢、下滲到鄰近溪畔,當山區降雨,溪水暴漲時,經常夾帶大量巨石。許秋容與 Peter 認為,這樣不僅傷害溪中生物,護牆坍塌更可能威脅居民安危。縱使安然無恙,在夜雨中聽到溪流轟鳴不斷,對居民也是精神折磨。

過去的河川水泥工程年久失修,外露的鋼筋讓人觸目驚心。(攝影/孫維揚)

從小支流水泥化反思,決心「復野」溪畔

許秋容與 Peter 「還地於溪」的念頭源自 2021 年,當時種瓜溪的小支流因地主要求而建起水泥工程。他們積極與外界討論、與南投縣政府溝通,才停止支流全部水泥化。這過程也令他們反思,身為地主「能為種瓜溪多做什麼?」決定聯繫農村發展及水土保持署(以下簡稱「農村水保署」)南投分署,表達拆除土地旁的種瓜溪水泥工程的意願。

拆除水泥工程幾乎顛覆河川工程的認知與想像。許秋容與 Peter 表示,過往河川「整治」著重用工程手段保全人的土地及安全、忽略溪河生態價值。而他們的目標是「復野」(rewilding)種瓜溪,不僅要拆除水泥工程,還致力把生態「帶回來」,讓河川型態與環境變化,「由自然來主導」。

許秋容與 Peter 向農村水保署南投分署分析,他們的農舍位於緩坡上方,不擔心位居下方的種瓜溪氾濫會影響生活,也感性強調他們不在意犧牲部分土地,換得溪流恢復原貌。終於獲得南投分署支持,向農村水保署總署提出個案計畫,獲得水泥護岸的拆除經費,在去(2023)年動工。

南投分署治理工程科承辦李霽修表示,許秋容與 Peter 主動還地於河,且經過電腦演算,河流復野不會擔心他們人身與財產損失,「很樂意協助拆除護岸」。不過最初居民會擔心水泥護岸消失,質疑溪水會透過許秋容的土地漫淹到到他處,但是許秋容不斷敦親睦鄰、跟居民溝通,南投分署也協助修繕附近的擋土牆,擴大復野對居民的效益,才讓他們轉而接受護岸拆除工程。

在許秋容與 Peter 推動下,工程單位拆除種瓜溪旁高牆的第一塊水泥磚。(圖片提供/許秋容)

拆除不當工程,半年溪畔恢復生機

動工期間也有不少磨合,像工程單位預計建造類似土耳其棉花堡的階層,遭許秋容與 Peter 阻止,「那不就跟原本工程無異?」並要求用大小有別的石塊塑造較天然的水道與屏障,供水生生物棲息,也讓水流湍急、淤積變少,原生魚種能與外來魚種競爭,也減少象草等外來入侵植物。

水泥護牆拆除後,種瓜溪畔改用石頭緩坡連接,Peter 不時在溪邊撒下血桐、山黃麻、水丁香等原生植物種子,期待它們重塑景觀。許秋容分享,有株破布子樹原本長在護牆旁,他們請工程單位留下、維持原本高度,透過它呈現水泥護牆「高不可攀」的情形。

工程完工僅半年,種瓜溪畔跟先前景觀差距迥異,溪邊逐漸被原生植物填滿,不再只有單一色調。原本固床工上被開鑿的三處水道,因河道彎曲性而有不同流速,形塑淺灘、深潭等多種微棲地,「那是河川自己塑造的」。現在除了夫妻倆,當地居民也會靠近種瓜溪、坐在石塊上聊天,親水不再遙不可及,多樣的生機景色回來了。

復野後的種瓜溪少了水泥高牆,鋪上石塊後,溪畔迅速恢復生機。(圖片提供/農村水保署南投分署)

與政府簽署第一份補助,盼與溪河共處

李霽修認為,過往地主常因擔心水患、要求農村水保署興建河川水泥護牆,許秋容與 Peter 復野種瓜溪的舉措,可以鼓勵想與河流共好的地主向他們看齊,主動申請還地於河、減少溪河水泥工程。

與許秋容合作後,總署去 (2023) 年 10 月通過《韌性坡地補助試辦方案》,未來進行新的溪河工程案時會補助地主採取棲地友善、緩衝綠帶及水砂溢淹區等更友善河川的選項,而非只有要求溪河水泥工程一途。

許秋容與 Peter 也成為農村水保署《韌性坡地補助試辦方案》第一位合作對象,由補助方案支持溪畔的自然緩坡、原生樹木種植等新建工程。他們相信,復野種瓜溪加上補助方案的實施成果,能激勵願意與河共處的地主跟進,「我們不希望是唯一」。他們也會繼續復野工程,讓種瓜溪更多溪畔從水泥建設掙脫。

許秋容與 Peter 並與中興大學、農村水保署等單位合作,舉辦原生樹木復植、外來魚種移除等活動,也指導參與學生、居民種樹。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系主任劉英明表示,台灣縱使有生態教育,也不一定有合適的實作場域,許秋容夫妻身兼學者與地主,樂於把自家溪畔分享給大眾,作為生態教育、溪河復育的示範場所,結合學術、教學與社會服務的精神值得仿效。

學生與在地居民透過原生樹木復植,共同為種瓜溪畔復野盡心盡力。(攝影/孫維揚)

專家:期許政府補強復育溪河專業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常務理事李璟泓認識許秋容多年,敬佩她與 Peter 的「拆除願景」。他分析,多數地主排斥溪流沖刷土地,致使政府管理時會侷限在「水泥工程」。但他們願意犧牲土地給種瓜溪,也說服政府協力、用不同方式對待河川,這是台灣河川復育的一大突破。

「台灣少有溪流復育的專業知識」,台灣河溪網協會理事長廖桂賢指出,台灣溪流工程以人本利益優先的「整治、美化」為主,給予溪流種種限制。許秋容與 Peter 卻把溪河從水泥工程「解放」,主動查詢各種國外文獻與實例、請教生態工程專家,不外乎是讓政府知道他們想認真善待種瓜溪。

廖桂賢認為,許秋容夫妻用「容許河川變動」取代「限定河川發展」、證明還地於河能獲得更多生態價值,並提供大眾與河川共榮的典範。作為「解放河川」的先例,她強調農村水保署、民間工程公司應以此為鏡,補足拆除不當工程的專業知識,往後民間要復育河川,能更快速的銜接需求。

台灣河溪網協會秘書長鄒明軒指出,許秋容夫妻以復野初衷善待種瓜溪,也有機會增加溪水外滲量,減少下游洪患的機率,其實具有「自然解方」的效益。他呼籲政府將種瓜溪復野作為自然解方的實例,促進大眾復育溪流,獲得更多生態系服務。

中興大學學生參與種瓜溪畔環境復育活動,實踐溪河復育。(攝影/孫維揚)

自然解方 (Nature-based Solution, NbS)

為了解決社會、經濟和環境等挑戰,並增加人類福祉、生態系服務和韌性、生物多樣性,而對環境與生態系採取保護、保育、永續利用等行動。例如恢復原本的洪泛平原、修復河川自然型態及水文作用,以增加水的入滲、滯留等機制,防減水災之餘,還能提供人們更多生態系服務。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