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人:廖宣雅。攝影:大暴龍

前言

風和日麗的日子在新竹竹東的「傳經第」廣場聚集了二十多位的在地小農。承接著第一場次位於宜蘭員山的討論,第二場次的「稻浪論壇」由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徐世榮教授開場並揭開討論序幕。接著台灣農村陣線的許博任首先提到過去上凱道的行動多為「救火型」,如土地徵收與農業搶水問題。然而今年2/3在凱達格蘭大道上所召開的「人民論壇」與「糧食主權之夜」活動希望可以統整更多的意見並向政府表達出根本的台灣農業問題。

「農民之路」是全球性的跨國農民運動團體,從中南美洲發起,組織內的主體都是以農民為主。各個國家的農民都碰到許多問題,例如印尼、墨西哥遇到大國傾銷導致國內農業凋敝。或是逐漸步入農業現代化的國家農民卻購買不起資材的問題,也有更多的土地問題。近期提出「糧食主權」與「農民權」的主張。指人民與農民有自己做選擇的權利。在不影響他人之下人民與農民有權利選擇要吃什麼、種什麼。

在場討論的二十多位農友多為新竹地區的中高年齡層農人。多數是世代務農也長久居住於當地。有幾位屬於年輕一輩雖然不居住於當地也沒有以務農為職業,不過對於土地、環境的感情也是相當濃厚。討論的主軸多為土地徵收的問題,也有農民提到最近極端氣候所造成蟲害與產量等問題。還有提出政府政策實施的質疑,最後也講到了進口農產的問題。

DSC04764DSC04756

政府與財團的共犯結構

在竹苗地區所面臨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農地的徵收。土地、農田之於農民就如同水之於魚。沒有了土地農民就無法生產甚至導致生活的困難。近年政府土地開發不斷,苗栗地區後龍科技園區徵收案、竹南大埔徵收案,新竹地區園區三期徵收案、台知園區(原璞玉計畫)徵收案……等。

璞玉自救會理事長陳義旭說:「地方政府不保護農地,只想著發展經濟。有些發展的理由很誇張,像是印度園區。是要把土地廢掉才心甘情願嗎?」而劉會長也說:「最大的問題是政府帶頭和財團炒作土地,政策炒作土地。政府、政策、財團三者的共犯結構。」

不斷地面臨不同徵收案的田守喜大哥說:「我種五甲農地,幾乎都用租的。原本一甲多的土地被地方政府土地徵收。老家的房子拖了四五年左右,在兩個星期前終於因為燈會景觀的問題被逼拆房。房子的一磚一瓦都是自己用牛車運的、蓋的,親眼看著房子被拆掉,很心痛。」隨後也說到:「璞玉計畫的地,一坪就要七八萬,一公頃就要兩億多,要人怎麼買?」

高齡84歲的阿祥伯說:「農民之路都來關心台灣農業,台灣政府卻不停的毀農,應該檢討。」田守喜大哥則說:「去年提高公糧收購價,從23變成26塊錢,一公頃只多了四千多塊錢。但是農民還沒來得及高興,馬上肥料就漲價,一下子就漲了七八十塊。」

來自竹北地區的李先生去年八月多開始關心土地議題,他認為目前的土地徵收條例是忽略人權的。「台灣目前是開發中國家,然而此條例是為未開發國家而制定。所以現在用許多開發案去徵收土地。應該修改「國家重大建設」、「地方重大建設」兩個地方,只要人民不同意,政府就不能開發。尊重人權是先進國家的價值。」

徐世榮教授回應表示,聯合國在1990年代就很重視因開發受難的人民,稱之為「國內難民」。近期馬政府簽屬了兩人權公約,今年二月會有國際組織來台審查,屆時會有民間代表發聲。

DSC04748

極端氣候

氣候對於「看天吃飯」的農民們是很重大的影響。台灣農村陣線林樂昕說:「近年氣候的變異對於一般民眾來說可能影響不大,但對於農民們卻是重大的影響。」劉會長說:「氣候變遷,下雨時蔬菜都爛掉,夏天蟲害又多。應該要跟政府要環境補助。」田守喜大哥也提到今年二期稻作收割時有比較奇怪的現象。新竹地區在11月中時就可以收割。

但是在10月初的時候,氣候溫度突然降的快。那個時候稻子正在抽穗,很需要溫暖環境。導致今年二期稻作稻穀的充實度不好,尤其是晚插秧的。收割期間一直下雨,無法下田收割。到最後稻桿、稻穀都乾了,脫穀性很高。一般賣給糧商的農民,損失很大。而今年的蟲害也從來沒見過。

進口農產的威脅

討論的尾聲,徐世榮教授也說到之後中國農產品即將全面進口。台灣農產品會因為低價格的農產品而失去市場的競爭力,可能帶來全面性的傷害。守喜大哥表示:「聽到消息一陣寒顫,覺得很可怕。」

DSC04771
想到以後連烤地瓜都可能從中國進口,大家都感到很可怕。

結語

農陣許博任簡單歸納竹東場的討論,主要聚焦於土地徵收炒作與氣候變遷兩的議題。許博任進一步指出,這兩個議題都有相對應的政策指向,比如說針對土地徵收跟炒作的問題,政府可以有土地儲備制度,承接農民出售農地的需求,平時租給青年農民務農,若遇到公共建設需求時,則可以釋出土地與農民交換,確保留有一定比例的農地。

另外針對氣候變遷議題,農業除了糧食生產功能外,還有固碳、涵養水源、調節微氣候的環境價值,因此政府可以適當環境補貼支持農民持續以相對粗放及石化資材減量的方式耕作,以保護環境也提早因應將來的能源及氣候危機。捍衛農鄉聯盟劉慶昌會長說:「台灣對農民、農業的保護很少。希望全民一起發聲。」台灣農村陣線的林樂昕也說:「政府忽略國際間對農民的保護概念,應該要正視『農民權』。我們利用上凱道的機會,說出長久以來對農業的主張與台灣農業的未來。」

場後記

這天在新竹竹東的討論與宜蘭員山場次的感覺很不同。在宜蘭地區的討論包涵了許多新、舊農法上的刺激與交流,然而在竹苗地區卻必須面對更殘酷的土地爭奪戰。多數的農民們也呈現著「戰鬥」狀態,但這不應該是農民的角色。就如農盟劉會長所期待的,可以有更多人持續關心土地的議題,有更多人可以看見土地的價值。

DSC04761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Pingback: 從採草莓的故事,往前往後開始看到一條食物與土地相連的臍帶 | singingflutee

  2. Pingback: 因為採草莓,往前往後開始看到一條食物與土地相連的臍帶 | singingflutee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