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種田只需要打幾通電話就可以了,從翻土、整地、訂秧苗、插秧、收割都只需要打通電話,每個環節都有人專門負責,也因為如此,在農村有一層複雜的人際網絡。

農業就像其他產業一樣,已經走向專業分工的地步,因此對於一個第一次種田的菜鳥農夫來說,並不用太擔心些甚麼,幾通電話就能安排好所有耕作的流程,這幾通電話也連結起我與農村的新關係。

因為農業機械化所帶來的改變,減少許多勞力上的需求,過去插秧或收割等農忙時期的「相伴工」也消失了,農村裡雖然減少了熱鬧的農忙畫面,但是濃厚的人情味卻未曾消失。

因為要上班工作,我請樹木伯要插秧前,先以電話通知我。接到電話後從工作的地方趕回來時,整片稻田已經插好一半的秧苗了。匆忙地拿相機趕著下車拍照紀錄,房東大哥見面第一句話就說:「喔!你有夠認真喔!」這句隨口的問候,讓自詡為懶惰農夫的我猜不透這句話的含意,心裡想:拿相機種田算認真嗎?還是為了插秧從外面趕回來認真呢?

我走到田邊,趁著插秧機補充彈藥時問了一下駕駛:「我可以上車拍照嗎?」

「可以阿。」他點點頭回答我。

駕駛是年紀和我差不多的少年仔,站在工作檯上的應該是他老婆。兩夫婦在中午1點12分來幫我插秧,這個時間以往都是我午覺的時間,他們卻頂著烈日辛勤的工作。即使種稻已經全面機械化,但是投入的辛勞,對比其經濟收入,仍遠遠不如其他產業,因此村子裡的老農都不希望自己的兒女繼續務農,通常下一代外出念書後,就會留在都市工作。

農村成為故鄉而不再是家。

我看著穩定轉動的機械手,規律的消耗著一片一片秧苗,插秧機後方裝載秧苗的大盤子,就這樣由左至右、由右至左,如紡織機上的梭子移動著。有了之前施肥「靠腰」的體驗之後,想像以前的農民彎腰插秧,心中不由得更佩服村子裡這些務農的阿伯阿姆了,當然也感謝發明插秧機的發明家,讓農民減少了許多辛勞。

來回搭了一趟我就下車了,站在田邊的白毛阿伯與房東大哥上前看著。

「這個佈尬真頂真,慢慢阿開,秧仔佈尬真水。不像我之前請的,開就緊,秧仔都無插好。」房東大哥嘴裡滴咕的說著。

他又接著說:「是不是因為你在攝像的原因,所以不能漏氣。」

白毛阿伯接著說:「草頭長出來了,要用殺草劑來噴噴咧。」

不等我回應房東大哥就接著回答:「無啦!人這是要種有機ㄟ,不能用那種藥,那種藥仔很毒,草會死,金寶螺也會死。」說完還轉頭看了我一眼問說:「對否?阿中!」

「是啦!不能用草藥ㄚ。」我高興的回答著。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