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蓮區農業改良場/ 曾竫萌˙沈聰明˙黃安葳

    說蘇秀蓮是個意志堅強的女子,是有原因的。18歲就結婚的她,長年與前夫在台北以打零工為生,後來回到花蓮光復婆家接手耕種,前夫卻依然維持打零工習性,不願做粗重工作也絲毫不肯幫忙,兩人在大小不斷的摩擦後,最後還暴力相向,讓蘇秀蓮忍無可忍的結束了這場婚姻。

痛苦的婚姻過程,反而激發她更加努力的求取新知,一步步的邁向自己的道路。為了學習農業新技術,她去上教會開設的有機農業課程,同時也上遍花蓮區農業改良場的各種課程,包括有機農業的基礎、進階,一直到管理課程,不斷努力的自我學習,最後還成為世界展望會種子教師的講師。而直到現在,她仍經常與花蓮農改場保持聯繫,種植上一遇到病蟲害問題,就會打電話請教;同時農改場也免費提供她大豆、花生、水稻等各種種苗,以協助種植。

緊湊的管理方式

學得專業知識之後,蘇秀蓮前往鳳林山興部落,接下吉拉卡樣有機農場的專案行銷經理一職。吉拉卡樣是個由原住民所經營的有機農場,雖然她本身也是個原住民,但卻看不慣自己同胞屢屢因隨性的工作態度,而導致出貨延誤的情況。

她認為,出貨的時間不能延誤、答應客戶的一定做到,這是基本原則。為此她訂定了一套「生產計劃」,內容詳細到幾月幾日要播種、幾月幾日要移植…等各項細節。「我的管理是一種緊湊式的管理。」她形容,這種管理方式並不存在原住民,而是一種來自於漢人的管理方式。

不過顯然吉拉卡樣農場的原住民同胞不適應這種方式,讓她對農場的期望產生落差,也逐漸與山興部落漸行漸遠,於是在工作了五年之後,決定離開。

自行創業 僱用弱勢婦女

雖然在吉拉卡樣的這段工作歷程不能算是成功,但對她後來的經歷卻是大有助益。原來是離開吉拉卡樣的蘇秀蓮,決定不再受制於人,在光復租了一塊三公頃的土地,自己開設了「邦查有機農場」,並將之前的管理模式移植過來,做了部份修正後,制定出一套深具企管概念的管理規則,內容包括進度表、生產計劃書,同時也要求員工要分組、分區的工作,每天也要填寫工作日誌。

為了照顧更多的弱勢同胞,她隨之成立了「原住民族永續農業文化發展協會」,運用政府的多元就業方案,僱用了十多名的原住民弱勢婦女,包括單親、中高齡、心智障礙婦女在農場工作,而且生活貧困者優先聘用。「我們雇用了人,目的是以培育為主,即使未來邦查農場不在了,她們也能學得一技之長,找得到別的工作。」

和在吉拉卡樣農場時一樣,蘇秀蓮以「嚴格」的方式管理農場。「原住民常顯現的『無所謂』、『隨便』,在我們這邊不會出現!」她認為,原住民其實並非弱勢,只是因為個性隨性了些,便成為了別人眼中的懶惰,為了要導正同胞的隨性,蘇秀蓮帶進了企管概念來管理。對此她也坦言,心態的導正是最花時間、也是最困難的,所幸目前已慢慢顯現成果,員工們都能接受她的嚴格,也逐漸學到有機栽種的訣竅。

植未來的糧食

之所以成立「原住民族永續農業文化發展協會」,除了方便向政府單位申請補助方案之外,蘇秀蓮的確也關心原住民的農業發展:她到處找尋種子,於農場裡種植了樹豆、小米、紫背菜、木虌子木、學菜、西洋菜等各種原住民的傳統野菜;同時也計畫將野菜故事、如何種植及料理方式記錄下來,讓下一代也能了解。

她將野菜定義為「非主流市場的菜」,但卻是大有用的「非主流」。「因為生計所以我們必須種主流市場的菜。」指著身旁一片的高麗菜,她說,「但是主流市場的菜未來無法應付氣候的變遷。」因此她同時也種植野菜,除了為復育原住民的文化之外,同時也是要提早因應未來的極端變化,「我已經在為未來的糧食作準備了!」

這名意志堅定的女子,想法頗為長遠,對於將來也有許多規劃,其中最重要的則是期望「原住民族永續農業文化發展協會」能夠成為一個行銷平台,協助查邦農場以及其他的原民農場,一起添購設備、共同做行銷,減低農民成本之餘,也避開大盤的壟斷,讓原住民能夠因為務農而獲得一定的利潤,安居樂業的過日子。

 

 :蘇秀蓮

經營項目:20多種的蔬菜及野菜

聯絡地址:花蓮縣光復鄉大同村佛祖街47巷2號

電話:0961-101345

班別:96年度農民農業專業訓練—有機農場經營與管理班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