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我沒有把自己來的理由想清楚,沒有把來這裡要做的事情想清楚,就來了。

我決定來了再開始想。

12月12 日,農民重返凱道宣誓「土地正 義不容妥協」。在雲林西螺搭上一點三十五分的統聯客運,在台北民權西路站下車的時候,已經快五點了,還好我沒有像上次一樣搭到台北車站,否則會多塞半小時。這次,我學聰明了。


12/12 抵達凱道所拍的第一張照片,也同步發在Facebook上,這時,天還亮著,中間還有很多空位子,應該是五點左右。

發第二張照片時,天已經暗下來。

這時候我才想,至少,我能做的,就是在現場的邊邊,把看到的、聽到的,即時寫在FB上,搭配ㄧ些照片或影音,讓我FB上的朋友,知道我正在哪裡?這裡的人正在幹嘛?

如果遇到不懂的朋友,我願意線上對話,說說這是件甚麼事;有興趣深入了解的,我可以提供其他深入報導的文章連結。

果然,我一上線,每PO一張照片,都馬上有人按讚,或給我加油打氣,或提醒我要保暖,或說他們精神與我同在!

這兩年,如果說我在凱道有學到甚麼的話,第一,就是參與;第二,就是記錄;第三,就是盡可能地現下分享出去,讓其他不能來的人也有臨場感。這比我去坐在觀眾席的椅子上跟著喊口號更重要,因為這是我比大家能做的。

我有電腦,有網路,只要有電,有桌椅,有個帳篷給我遮風雨更好,我就能發揮一點點影響力。雖然網路也有即時畫面看,但我代表我的朋友們在現場,那種感染力是不一樣的,我如此相信,所以我還是搞了一個自己的FB即時轉播。

接著po影片,這段下的註解是:更沒想到一年多後,有更多地方的人來了…

索取了好幾張貼紙,也綁上黃絲帶在自己帽子上,算是宣告自己登場了!

去年帶的仍是舊電腦,也拿了貼紙貼背面;今年帶新的小紅電腦來,她可以撐將近五小時,是我整晚的主要兵器,剛好土地正義的貼紙也是紅色的。去年夏天我帶的隨身冷水壺,貼上綠色貼紙的’農用’兩個大字,後來用了好久,好醒目;今年冬天我帶著的是粉紅色保溫杯,又將一樣的綠色’農用’貼紙,給她貼上。

好像已經很習慣做這幾個動作,讓我的隨身物,也同聲同氣!

隨著這張土地正義的照片,我寫下:

我們不可思議的政府與立法委員,即將把土地徵收法跳過一​讀的逐條審查,而直接逕付二讀,以朝野協商黑箱作業來通​過行政院的版本,民間版完全被忽視…。

官方只一副大恩大德的模樣說會以市價收購,但重點不是價​格,而是各地的徵收動機到底是什麼?真的都是符合公益性​、必要性嗎?

而之所以我們這個時候大家在這裡,是因為,值此同時,不​遠之處,那’協商’正在進行…

從頭到尾,我其實一直躲在帳篷下的桌子這邊好用電腦,沒有​在場中央與大家在一起吹風受雨,只偶爾拿著相機跑去拍錄一下台上的發言。人越來越多,我幾乎看不到舞台了,我桌子前靠場邊的人都站著看,中間只剩下一人身可穿越的空隙,留給陸續進進出出的人,走動。

我聽到台上有個人從燒聲講到沒聲了,我還聽不出是誰,站起來看,才知道是廖本全。我寫下今晚的第一句純留言,沒照片也沒連結的:

【土地正義】簡單講,如果沒有正當性,就沒有市價補償的存在!

然後自己補充了:

-廖本全已經講到都沒聲音,幾乎聽不出是他的聲音了。
-最可惡的是,把專家學者找去修法,等於讓他們來背書,但修完又把重要的都刪掉,只剩下市價補償這條,這是多可怕的心機啊~~~~~
-最難過的,自大埔怪手毀田事件以來這一年半的努力,被政府’收割了’,被當作我們只是一群要錢的農民,我們要求的土地正義是徵收要有正當性、必要性、真正的公益性。
-是怎樣的把人民看小了,這口氣真的吞不下。

在台下仍然無法坐著聽的人,就是本全老師(最左邊)。他講了六個字​在我腦海印得很深:
假修法,真收割!!!

-收割什麼??收割了我們從去年717以來耕耘的土地正義​,政府收成了’市價補償’並包裝為德政,包裝為他們的正​義。
-寒風不冷,真正令人打哆嗦、全身顫動的,是假正義之名的​邪惡。

剛剛,十大經典好米的莊正燈也上台講話了,想不到吧,我們的政府可能忘記做好內部協調,連得到如此榮銜的田土,也要被徵收……不可思議。

阿達到了!! 我給這個影音檔下的標題是:
來,振奮一下,不管你在哪裡!

-今晚,好想聽到農村武裝青年的歌:’幹政府’,並一起高​唱:沒正義兜沒和平啦~~~~
-快來凱道一起唱吧!!!
-在我面前,越來越多人了,我幾乎看不到舞台,只聽得到聲​音了。
-感覺每個人都不認識,但每張臉孔卻都那麼熟悉。。。

希望在電腦前的朋友也能站起來把手搖一搖、伸一伸!可惜我沒有把每個上台的人都拍到或錄下,有的我甚至也沒看到他們的樣子,只聽到台上不斷接力發言,也有帶來輕柔歌聲或誦讀詩作的…

吳志寧登場了~~~~
-他的聲音真溫暖。
-加上剛剛去後面倒了一杯熱咖啡來,真是讚!
-突然想起我今晚根本沒吃飯,竟然一點也沒有餓的感覺跑出​來?!

現在是文化人上台了,有詩人鴻鴻,帶來他的詩,他正要開始念…

呼口號,真的很能抗風抗寒啊~~~

灣寶終於熬到撤案,但他們還是來聲援~~

從宜蘭趕到的阿寶每一個字都講得好清楚、好用力,我幾乎全部錄到了​,且完全無法刪除任何一句,請花五分鐘聽聽,或分享給大​家吧!!!

最後,電腦跳出電量快不足的訊息,只好留下這段:
我的電腦只剩最後七分鐘的電力了,我的現場轉播也只能到這兒了,​不知道晚會將進行到什麼時候,但明天早上十點還要在立法院前靜坐​抗議,想關心這個議題的朋友啊,請持續關注。

好在相機還是有電,能拍下散場畫面:

最後,這是散場,我邊走邊拍的…,只是大家都知道,還沒完,​還沒完呢,還沒完的!

以及臨走前,拍到許多警察杯杯的背影…


【不懂】準時散場了,臨走時,才看到警察杯杯們,也是這麼站了一​晚上。總統府,還是那麼遠。

不懂,已經那麼近了,還是那麼遠。。。

我把12/12晚上的記錄整理起來,然後才慢慢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發。雖然,要被徵收的不是我的家、我的田;雖然,這些人不是我的鄰居、我的親戚;雖然我不是媒體記者、也不屬於相關單位;雖然沒有人要我為活動寫文章寫報導…,但是,我還是來了,自己一個人跑來,沒有特別想採訪什麼,只想靜靜觀察。

不過,想要’靜靜’是不可能的,在這,就會自然而然跟著唱、跟著喊、跟著慷慨激昂、跟著感動哽咽。

如果,要問我這兩次在凱道上學到什麼,除了土地正義之外,還是正義。如果,一個人每隔一段時間需要給身體補充一些正義之氣的話,那在這樣公民參與現場,是最能補足的。

如果,這兩年朋友們覺得我是一個有正義感的人,那我說,就是去年717在這裡守的那夜開始,我看不過去農民小老百姓的尊嚴被踐踏;去澎湖訪友的時候,我看不過去小島居民被老想蓋賭場、搞大開發的財團當作笨蛋看待;在美麗的沙灘要被BOT蓋大飯店的時候,我看不過去政府官員的懦弱無能。

我的’正義教育’是在這些抗議陳情的現場養成的,台上台下,都是我的老師;四面八方,都是我可以研究的案例;一個又一個的行動方案,是我能參與的實踐!

不是每次抗議遊行我們都非得參加不可,但只要有一點感覺某個行動好像跟自己有點關連的時候,就可挺身而出。

挺身而出沒什麼難度,像我這樣帶個相機和電腦在場邊,也是一種;如果不習慣大聲喊或拉高嗓門唱和,靜靜地來現場聽,也是一種;挺身而出沒那麼偉大,也沒那麼辛苦,沒那麼危險,也沒那麼可怕,公民參與可以從簡單地、用眼神關心別人開始就好。

雖然沒有一個人想再來凱道了,但萬一還是需要來的時候,我們還是會一直回來。人家哈佛課堂上的正義,是一場思辯之旅,在談;我們凱道上的這堂正義,怪手也好,法條也好,卻是一場又一場的硬仗,要打。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