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採收機掃過的毛豆田,遺留不少新鮮的毛豆,只見民眾紛紛低頭撿拾翻找、裝袋,一旁還有收購商人開著小發財車等著接收,這不是人工採收,而是美濃、旗山、里港地區特殊的農忙景致。

撿拾毛豆原是在地人閒暇之餘的活動,地主也樂於分享,地球公民基金會為了讓社會大眾了解高屏大湖預定地的開發爭議,體驗毛豆產業的生命力,特別號招民眾加入撿毛豆的行列,現場湧入300人,大夥迫不及待捲起袖子體驗撿毛豆的樂趣。

地球公民基金會山林保育部主任楊俊朗表示,高屏大湖(原名吉洋人工湖)爭議已有12年,今年3月13日才遭環保署環評大會否決,並退回經濟部針對土地利用、水資源調度管理、開發必要性等多項疑慮重新再審議。民眾親手撿拾毛豆、體驗毛豆產業旺盛的生命力,不但親自感受當地珍貴的自然資源,更能了解高屏大湖開發計畫的荒唐。

撿拾毛豆原是在地人閒暇之餘的活動,地主也樂於分享,地球公民基金會為了讓社會大眾了解高屏大湖預定地的開發爭議,體驗毛豆產業的生命力,特別號招民眾加入撿毛豆的行列
撿拾毛豆原是在地人閒暇之餘的活動,地主也樂於分享,地球公民基金會為了讓社會大眾了解高屏大湖預定地的開發爭議,體驗毛豆產業的生命力,特別號招民眾加入撿毛豆的行列。

毛豆為一年兩期之作物,分別在11月和4月採收。機械採收多於半夜進行,要趁毛豆植株充滿水份、蒂頭清脆時採下。採收後一個小時內便運至冷凍工廠進行洗選、烹飪、調味並冷凍包裝完成準備出貨銷往日本。

毛豆聯誼會會長陳榮華表示,台灣人喝酒配花生米,日本人卻鍾愛毛豆下酒,旗山、美濃、里港地區優異的毛豆產銷條件,符合日本人嚴苛的安全與高品質條件,創造台灣農產品外銷成績第二名的佳績,每年替台灣帶來19億的收入,在日本毛豆市場擁有五成的市佔率。

他還強調,這樣得天獨厚的優勢,並非輕易的透過產地遷移變更可以維持。高屏大湖預定地優渥的土質(幾乎沒有雜質與石頭)、產地現採直接加工出貨都是無可取代的優勢。

美濃當地資深解說員黃森蘭表示,反高屏大湖已有12年的歷史,官方不斷表示開發能帶來觀光、就業的願景,但當地居民都知道,高屏大湖將徹底奪走珍貴的地下水源,更會剷除「綠金」產業的國際競爭力。他呼籲政府檢討用水政策,從修補自來水漏水率、落實用水分級、水資源循環利用下手,破除高屏大湖的開發迷思。

為了凸顯毛豆的特殊價值,陳榮華也宣布今年4月為美濃、旗山、里港地區首屆「毛豆節」,未來每年11月固定舉辦,希望更多台灣人能夠認識毛豆產業的重要性。

為了凸顯毛豆的特殊價值,今年4月為美濃、旗山、里港地區首屆「毛豆節」,未來每年11月固定舉辦,希望更多台灣人能夠認識毛豆產業的重要性。
為了凸顯毛豆的特殊價值,今年4月為美濃、旗山、里港地區首屆「毛豆節」,未來每年11月固定舉辦,希望更多台灣人能夠認識毛豆產業的重要性。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