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動幸福的笑容,幸福芒果計畫期待您牽成

一粒金黃的芒果,代表台灣農夫奮鬥精神;一粒芒果,可以讓你消暑解渴;假如一粒芒果可以讓孩子的心更開闊,那就無價。

來自台南星光果園的王世杰老師,在教育界被稱為拼命三郎。他利用假日拼命地帶孩子去校外教學;他利用假日拼命地帶孩子進行科學探索;更難得的是,只要他聽到哪裡需要幫忙,他一定會義不容辭的「撩下去」,因為這就是王世杰。

王世杰老師因為去年捐了一箱芒果給某間育幼院,在育幼院寄來一份刊物(年刊),無意中發現有一張照片,約有四、五個院童在他們的廚房,每個人手上都拿著2顆芒果,興孜孜的面對鏡頭開懷的笑,下面文字註解是「感謝王先生寄送的大芒果」。王世杰內心感動萬分,因此發起幸福芒果計畫,希望今年能寄送每一家育幼院及兒童福利機構「幸福芒果」。(詳細聯絡資訊請見文末)

橘子紅了,你我的心都熱了

其實不只「幸福芒果」,在王老師的號召下,南大附小師生,多年來一直在幫許多人創造幸福,包括幸福橘子、幸福泡菜、幸福水蜜桃、幸福民族國小、幸福芭樂、幸福驛站等等,扮演著幸福製造機的角色!

尤其最令人感動的是,六年前,雲林縣古坑鄉華南國小有一位父親因為罹犯重病,因此想將自己的獨生女送人扶養,這事情讓王世杰老師知道以後,發起「橘子紅了,你我的心都熱了」義賣活動,短短時間號召各地熱心人士共襄盛舉,也協助小女孩度父親度過難關。

回憶起當時「橘子紅了,你我的心都熱了」的義賣活動,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寫著如下的紀錄:

漫步在華南山區,一切都顯得新奇;你可以發現崖壁稀有的岩生秋海棠;也可以看到順著氣流成群過境的紫斑蝶。

而讓我感到順心的倒不是這些美景,而是這裡獨特的人情味,你可以遇到三合院的阿婆,邀你進去吃西瓜;也可以碰到滿手污泥的歐里桑,拔了整把的蔬菜放到你的車上,這一切只因山中獨特的人情味。

就在這樣溫馨的社區度過,你會發現時間飛快,直到校園中的樟樹突然長高了半層樓。

一日,一位形容消瘦的男子走進校園,我記得她是一位低年級邱姓學生的父親。他眉頭深鎖的走進校長室。我請他坐下來喝茶,卻見到他靜靜地坐在椅子上,我知道他有事,於是主動開口劃破沉悶的的氣氛:「怎麼了,需要幫忙嗎?」只見他眼淚含眶的抖動嘴唇:「校長,你可以借我五萬元嗎?」「為什麼要借錢?是不是有甚麼事情?」我更進一步的提出關心。

在一陣沉默後,邱爸爸開始述說,因為他罹患了重病,每次化療或電療都需要一大筆錢,自從他回鄉耕作以來,為了賺錢,去承包了一大片檳榔園,結果因為景氣不好,讓他負債累累。其中最令她掛心的是他年幼單親的女兒。假如他的身體無法負荷,孩子未來要怎麼辦?在走投無路下,只好硬著頭皮來找我借錢,並表明要將孩子送給別人扶養。這對一位大男人而言,除非迫不得已,否則不會走上這條路。

我知道,我也沒錢借給他;而且借錢也無法在短期間解決他的困境。

就在我陷入思緒的漩渦中時,突然靈光一閃的問了邱爸爸:「你家有種植甚麼作物嗎?」邱爸爸抬起頭來,看著我回答:「我們家有六、七分地的椪柑」。在我問明了狀況,於是我想替邱爸爸來義賣橘子,一方面這對一個男生而言,至少保留了一些尊嚴,另外,義賣橘子也比直接捐獻來得更有意義。

於是,我開始籌畫這件事,同時將我的構想告訴了南大附小的王老師,在我們商量過後,決定以「橘子紅了,你我的心都熱了」這樣的故事來替這一家人做一點事,並且將義賣橘子這件事,告訴媒體朋友。

照片取自http://www.wretch.cc/blog/id1203/12345962

事情一經披露,陸陸續續有人打電話過來問,甚至有各種團體要來幫忙採收橘子,其中有王老師的南大附小最令人感動。

王老師先找了台南幾所學校,將訂購單發給每一位小朋友,不到一星期,已經彙整將近一萬斤的量,並找來家長的大貨車,連同遊覽車載著孩子浩浩蕩蕩的從台南殺到古坑來。

十一月原本應該是寒風有點刺骨的天氣,在這天卻異常悶熱。一萬斤的橘子,也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採收完成的,尤其對一個身體不好的人。華南國小與南大附小當然必須自己動手、一起合作幫忙採收橘子;一大把的剪刀配上一個個塑膠籃,猶如出征般的隊伍,蜿蜒的往果園前進出發。

邱爸爸的果園大車無法到達,必須走上半小時的路程,孩子並無怨言,看到果園後,兩校的孩子依序地在師長的指導下,開始進行剪果、剪枝、裝箱、套袋。山上的蚊子特別多,幾個孩子被蚊蟲叮咬得有點煩躁,但是工作的進程讓大家不能埋怨的朝著一萬斤的量努力,烈日也從頂空逐步的往下掉,慢慢的遠方的燈火開始亮了起來。

小囿是華南國小三年級的男生,他在哥哥的邀請下,一起來幫忙採收。小囿家裡也有種橘子,他也知道採收橘子的辛苦,但是當他看到這麼多人時,他卻異於往常的不發抱怨之語,看到他一手拿著剪刀、一手不斷拍打蚊蠅,心情似乎感到焦躁。

「是不是很累?」我走過去問候小囿

「嗯!」小囿點頭微笑

「那你為什麼還要來這邊幫忙?」我繼續問到

「……」平常話不多的小囿,這時有點窘迫

「起初是哥哥叫我來的,但是我看到南大附小的學生這麼認真,我覺得我也可以幫忙。」小囿好不容易迸出這些話語。

小囿在學校是一個不善表達的孩子,當他願意主動來幫忙時,我才明瞭,原來孩子的教育並無法直接來自課本的啟迪,而是在適合的情境中才能被啟發出來;更進一步說,孩子生命的能量無法在書本累積,必須在生活實踐中內化而成。

一萬斤的橘子,光從果園搬到大馬路就耗盡一番氣力,馬路旁綿延一百公尺長的一袋袋橘子,蔚為壯觀。感動的是,這是孩子愛心的付出;這是孩子愛心匯集的一條長河。

山上黃澄澄的柑橘園,隨著訂單一波波的湧入,慢慢的由黃轉綠,在寒流來的前夕,終於把邱爸爸的橘子銷售一空,算一算學校整整賣了三萬多斤的量,而這一次的愛心活動,就在大家的幫忙中,暫時畫上休止符。

因為有各界善心,小如順利就學,爸爸也還了部分債務。但病情不因橘子的義賣而有好轉,經檢查腫瘤移轉到鼻腔,這對於邱爸爸而言,簡直是雪上加霜。因此邱爸爸就在不斷的治療與休養中,整整過了一整年。

原本的小如在父親生病時,還有年邁的阿公可以照顧,這時阿公視力逐漸退化,原本有一眼已經無法看到的阿公,竟然另一眼也逐漸模糊,家中的兩位大人身體同時產生病變,先前義賣橘子的經費,除了有一部分是小如的就學基金外,剩下的用在償還債務和花在醫療費用上,如今阿公也因全盲下,家中生活依然困苦。

灰面鷲在十月依約南下,帶來祝福,守護華南的天空。

距離上一次義賣橘子的時間也將近一年。邱爸爸剛順利完成整個療程,不過身體仍十分虛弱無法工作,而我正在傷腦筋該如何再幫小如家時,竟然陸續有善心民眾打電話要買橘子,這讓我再次想要幫助小如,讓他們走出生活上的陰霾。

善心的湧入,並不只是善款的累積,最重要的是心中的那一點善知,透過這樣的活動廣為流傳。孩子們知道彼此善的對待,尤其第一年南大附小的學生的幫忙,讓他們知道自己也可以做一些事。

也因此,第二年的義賣活動,孩子開始主動幫忙。每當有團體驅車前來協助時,孩子一有空總是義不容辭的協助。慢慢地變成學校的一個傳統或是一個風氣。

我也知道有人不認同,總是希望學校專心在課本上就好。面對這樣的質疑,我心中雪亮,因為孩子的價值觀,必須一點一滴在生活中累績,社會不是要培養一位只會讀書的人,然後冷漠面對一切,甚至追求自己利益遠勝於一切。善知識的養成,包含對自己、對人、對整個環境,都要有一顆愛人愛己的心,堅持一條核心價值,是學校必須走的路,而且更要的是去實際行動。

從愛心橘子到幸福芒果,希望不斷傳遞

從愛心橘子開始,孩子總會不定時在台灣的角落去點亮微弱的燭光,不管是幫古坑有機柳丁農行銷柳丁;幫華南社區小農或三地門小農義賣咖啡;亦是穿梭在社區每個角落,角落裡總充滿華南孩子的笑聲。而這笑聲響徹整個山谷,不斷的在孩子的心中迴盪,直到永遠。

今年王老師發起幸福芒果計畫,希望能過在他退休前夕,幫助育幼院的小孩,因此,聽到這消息,我只想盡一己之力,讓這幸福的動能不斷的傳播,也希望大家藉由小小的力量,讓育幼院的孩子能夠永遠充滿幸福的笑容。

「幸福芒果」計畫詳細的贊助方式,可以點進星光果園部落格

http://www.wretch.cc/blog/thestarshine/22090670

或聯絡南大附小自然研討室王世杰老師 06-2132566*222、手機0932866888
w532700@yahoo.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