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諶淑婷、圖/黃世澤

從開著價值三四百萬元的大型農機車、年年耕種兩三百甲的代耕業者,轉變為親自扛著鋤頭、蹲在土溝裡修補老鼠鑽洞的小農,蘇榮燦,整整花了二十五年。

這位台南的農夫,經歷了台灣傳統農業的衰微,走出用化肥、農藥催生高產量的迷宮,成立了「荳之鄉」,尋求「適地適種」的台灣本土非基因改造農作物,研發設計適合小農的機械設備,解決農村人力短絀的困境。

放在手心上,一顆小小的豆子顯得微乎其微,在蘇榮燦眼中,芝麻、綠豆,都不是小事,他種下的不只是雜糧,而是為台灣保存下更多好種子,為未來的糧食留下希望。

(節錄自果力文化五月出版新書《有田有木,自給自足》)

34070003

位於台南佳里的蘇家,四周田地總是無限綠意,領著我們走入田裡的蘇榮燦忙著介紹:「這裡是綠豆田,隔壁的芝麻正在開花、結豆莢,屋後種的是黑豆……」屋前埕上正晒著因品質較差被篩選掉的黃豆,曬乾去除水份後,方便久久保存,是來年耕種最好的肥料,農人的智慧,處處可見大自然最美妙的循環。

約是二十五年前,在外打拼事業的蘇榮燦為了照顧日漸年老的父親,帶著妻子碧香回到台南佳里,勤奮的他擴大了父親代耕事業,服務周圍五個鄉鎮,每期耕作面積廣達二、三百甲,「農忙的那幾個月,我都不敢上床睡覺,只能躺在客廳椅子上小睡,不然一碰到床,我就很難清醒了。」

當休耕田地越來越多,代耕量下滑得快,農機所需要的石油,價格卻是漲了三倍,代耕業者不是黯然選擇停業,向老農民說抱歉,就是兼職苦撐。蘇榮燦也面臨轉型的挑戰。

「整地、播種、中耕、收成,一直以來我都是全部包辦,我可能比農民還了解他們的田地,觸摸過的土地屬性、看過的種田方式也比一般農民多,擁有這些寶貴的經歷,因此,我開始思考自己該做些什麼?我會種田,為什麼不種自己的田?為什麼要向別人買糧食?」

對於台灣糧食過度依賴進口,蘇榮燦非常不安,「一天三餐你吃了多少米?從以前美國送台灣麵粉,改變了國人吃米的習慣,現在吃米少、吃麵粉多。大家更不知道,國外以廉價基改豆傾銷台灣,國人吃的豆子,是國外囤積半年以上的基改豆。」於是,蘇榮燦十年前決定開始以友善環境的方式,自己種植雜糧。

HST_121014_TWN_1093

轉型友善耕作,芝麻綠豆非小事

拒絕農藥和化肥的「友善種植」,在十年前的台灣農村就像是童話故事,滿懷壯志的蘇榮燦身後,是無條件支持的碧香姊。

一開始,兩人在田裡努力摸索幾個月,田裡是作物少、雜草多,颱風來臨前夕,擔心豆子泡水,碧香姊請工人幫忙採收豆莢,卻反被嘲笑,她只能低頭拜託:「這些都是種子,現在不採收,明年就沒有種子可以種了!」

儘管乾爽、日照大的台南很適合種植豆子,但是豆子比稻子更容易受天候影響,只怕遇到梅雨季、颱風季。作為專業豆農,蘇榮燦謹守農夫本分,每日記錄天氣、日照變化、溫度差與雨季時間,再配合不同品種雜糧的特性,遵循氣候與環境條件,規劃種植短期或長期的品種,並以稻子和豆子輪作,「豆子固氮,可以減少下一期稻子肥料的使用,越了解氣候與環境屬性的農夫,越接近我心中的『完全農民』。」

HST_121014_TWN_1136

「種田沒師父、肥和藥咧落就有」,這句話道盡了現代農民的悲哀。曾經是施行慣行農法的大農幫手,蘇榮燦選擇成為友善耕作的小農,他立志,耕種的田要友善環境,他的雜糧要自創品牌,有包裝、也做網路行銷,他鼓勵更多人一起回家耕田,讓台灣的糧食不再依賴別人。

懶惰就吞涎,田裡沒有胖農夫

「農民不是一出生就是農民,要吃很多苦、流很多汗、晒很多太陽才能成為農民。」農夫是不在正午時分工作的,但蘇榮燦顧不得外頭日頭正豔,扛了鋤頭就到田裡修補老鼠洞去了。頑皮的老鼠亂鑽洞,讓田裡的蓄水流光了,蘇榮燦不放老鼠藥,「因為老鼠也是大地的主人之一,農民必須學著和老鼠和平相處。」

俗諺說「懶惰就吞涎」,勤勞的農夫有收穫,懶惰的農夫只能吞口水解饞。這句農村俚語也是蘇榮燦夫妻的自我提醒,農民努力付出不一定有好收成,但懶惰鐵定是沒收穫。

因為不噴除草劑,中耕機無法處理的田地角落,就由碧香姊和一對兒女拿著小鐮刀彎腰除草;豆子採收後,還要晒豆,人工篩檢出品質不佳的豆子做綠肥。無論天氣冷熱,農夫的汗水始終沒停過,蘇榮燦打趣說:「田裡可沒有胖農夫!」

STH_120909_TWN_2400

農耕很累,但自古以來,哪一代農人不是這樣過?曾在外打拼多年,工廠作業員、業務員、保險員,一路走來,蘇榮燦眼中的農村生活一點也不乏味,只要在土地上播種,就能「無中生有」,而且農民一年總有二、三次重新來過的機會,一季又一季不停歇的播種與收成,只待農人做好準備。

農業的可貴在於自耕自食、自主性高,只要順應時節種植,就能期待好收穫,最重要的事僅是養活自己,有不足之處,就用自家產物和鄰家換隻雞、換顆蛋,能夠分享成果且一起成長,生活已然滿足。蘇榮燦將這樣的自己和概念相同的農友,定義為「未來新農民」。

留種,讓「有故事的豆子」再次落地生根

每每數落起台灣過度依賴進口的雜糧政策,蘇榮燦只能搖頭。他將所有的希望,寄託於豆株上的小小豆莢,豆莢裡的每一顆種子,都是他對台灣農業的期望。「台中一號的薏仁、蓬萊十六號的稻米、福山的黑豆、台東的小麥、以色列的小麥,澳洲的黃豆、二十四號飼料玉米……」排列整齊的小小玻璃罐上,白色標籤紙標示種子名稱,這些都是蘇榮燦四處尋求來的種子。

他一心要找到適地適種的台灣本土優良品種,跑遍了改良場、政府機關、種苗場,還被取笑「用買的比較快」,但他堅持不要施肥灑藥後就能有高產量的種苗,他想找蟲不愛吃、不容易生病的種子。目前綠豆、黃豆、蕎麥、小麥、黑豆、薏仁、芝麻,都是他親手栽種、留種的成績,是最適合台南佳里天氣與土壤的種子。

HST_120909_TWN_7577

專業的豆農,可以從豆株的花朵顏色、葉片形狀,分辨出豆子的品種,蘇榮燦最滿意的是高雄十號的黃豆,這在台灣種植了二十多年的品種,是能種出有奶味的黃豆,「為什麼豆漿台語是『豆奶』?就是高雄十號的豆奶味,我特地找回種子量產和推廣,希望讓有故事的豆子再次落地生根。」

留下一顆種子,留下自己的優勢和未來性。買種子便宜又方便,也不必負擔種子保存冷藏的成本問題,但種子是農業的根本,農人學會留種,就可以自己循環耕種,只要還有一顆種子,就能種出更多希望。

從產到銷、製作加工,小農樣樣自己來

從大農的代耕者變成小農,蘇榮燦堅持「未來新農民」要有多樣性功能,能自給自足、降低耕作面積、品項增加,並能做簡易加工品,才能打破市場和通路的操控,決定自己作物的走向和價值。

STH_120909_TWN_2438

他希望逐步走向計畫生產,衡量標準包括市場需求和田地面積,由於台灣缺非基因改造豆的種源,田裡收穫量一半是自家用和販賣的種源,另一半則歡迎消費者提前預定,參與並了解豆田種植過程,一起耐心等候豆子的成長。

「如果你身邊也有友善小農,請你支持、然後多消費,讓他能繼續為了你生產糧食、照顧環境。」蘇榮燦說著,一邊拾起一把被陽光晒得暖烘烘的黃豆,小小的豆子握在手中,竟有些發燙,那溫度讓農人的心發熱,大自然正用自己的方式,鼓勵農人再播下一把種子,再等候一季收成。

HST_120909_TWN_7710

《有田有木,自給自足》

本書採訪10 對「棄業從農」的伴侶,離開了城市與穩固的工作,一家人來到農村,靠著雙手和土地生活。種田,不再是「等我退休以後」的事!他們的耕作法友善土地,透過雙手與勞動,自己生產健康的食物,改變餐桌模樣,讓食物成為改變社會的力量。這10種農耕生活的創意實踐,不僅是對親近土地與田園生活的嚮往,也是一場溫柔而堅定的革命,象徵著台灣社會價值的深層轉變,他們是田間的革命家。

更多內容請參考《有田有木,自給自足》

http://www.books.com.tw/exep/activity/activity.php?id=0000051175&sid=0000051175&page=1

「棄業從農」系列文章閱讀請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