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義中安息」大埔張森文之死 引發社會之怒

「劉政鴻,殺人償命!」「血債血還!」「暴政殺人!」苗栗大埔張藥房男主人、張森文(60歲),昨天被發現在住家附近排水溝身亡,引發台灣社運界與學界的強烈憤怒。家,被政府拆了;親人,在中秋團圓前夕走了;張森文的太太與兒子,見到遺體時,痛哭失聲、癱倒在地;許多長期關注大埔案的學者與社運人士,也忍不住同悲。

張森文之死,強烈衝擊台灣社會,尤其是土地開發的強制徵收政策。台灣農村陣線昨晚發表聲明:「我們以朱馮敏老太太與張森文先生之名起誓,將全力阻止這個圈地炒地的惡霸體制與共犯結構繼續害人。」「真正使張森文走上絕路的原因,就是這個嗜土吃人的土地徵收圈地體制與政治派系共犯結構。」

檢警封鎖喪家 律師質疑死因

張森文遺體,目前停靈於住家附近,由檢警勘驗中,尚未確定死因。律師詹順貴到場了解後質疑:「為什麼死者指甲沒有泥土、沒有掙扎反應?是否跌入水溝前已失去意識?是否有藥物反應?苗栗地檢署為何下令封鎖喪家,不讓人進出?是否有意掩蓋任何他殺線索?」

詹順貴強調,張森文之死,不應該以「自殺」定調結案,必須深入調查。台灣農村陣線也聲明:「溺水處,水深僅及腰部,且張森文大體及現場並未有任何掙扎痕跡,究竟是生前落水還是死後落水?是他殺或自殺?直接死因仍有待法醫進一步調查釐清。」認為不應排除他殺可能。

張森文昨天凌晨2點失蹤,家人發現不著他的蹤影,「怕他像朱馮敏阿嬤一樣想不開,」四處哭泣找尋;昨天下午1點多,在他家附近的排水溝,發現他的遺體。

1233541_10151892705235619_1545984892_n
張森文落水身亡處,已經拉起了封鎖線(攝影/munch)
1234287_10151892751990619_332656003_n
張森文停靈處,有大批警力戒護,不讓閒雜人等進入(攝影/munch)

劉政鴻強闖喪宅遭學生丟鞋擊中額頭

丟劉政鴻的鞋子(圖 / 引自陳為廷臉書)
丟劉政鴻的鞋子(圖 / 引自陳為廷臉書)

苗栗縣長劉政鴻,昨晚7點到張家想為死者拈香,遭張家人與支持群眾拒絕,大批警力卻戒護他直往前走,到場聲援張家的憤怒群眾,大罵「兇手滾開!」清大學生陳為廷脫下腳上鞋子,往劉政鴻身上丟,剛好打中他的額頭,被現場媒體拍個正著,劉政鴻這才狼狽離去。

副總統吳敦義在他擔任行政院長任內,曾經承諾重新審議大埔拆遷案,卻沒有實現承諾;他昨晚對張森文之死,表示「難過、遺憾!」但這些口頭遺憾,未能澆息各界的怒火,深夜11點多,還有批抗議群眾到台北市的總統官邸前灑冥紙、拉白布條、潑紅漆,要求「血債血還!」

「強闖喪家,這在傳統,絕對是大忌,鄉里難容,拿柴刀鋤頭對付都不為過。」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邱毓斌表示,拿鞋子丟劉政鴻的學生,做得很對。劉政鴻強拆暴政在先,硬闖靈堂在後,即便在鄉土社會,也會遭到重懲,「丟鞋?對他算很客氣了。」

「幹,是要理性個屁!」曾經為大埔案,翻越行政院圍牆抗議的政治大社會系教授黃厚銘,面對警方要求昨天群聚在張家前的民眾要理性時,強抑不住地憤怒。同樣長期參與大埔事件的台北大學教授廖本全,也表示「除了照顧好張家母子,我最大的心願,是對政府罵一句三字經。」

1238146_619825338037980_1657283025_n
劉政鴻的額頭被陳為廷腳上脫下的慢跑鞋,打個正著。翻攝網路

在正義中安息 為張森文討公道

「要張大哥Rest In Peace(在和平中安息)?沒正義就沒和平,我們要繼續前行,期待有一日,他能夠Rest In Justice(在正義中安息)。」昨天事發後,就直衝現場關心的清華大學學生陳為廷強調,他認識張森文多年,「張大哥不是一個只為自己家園抗爭的人,我們在清大舉辦強拆王家、璞玉開發案、占領台北的說明會,他都會默默到場聆聽、支持。」他一定要替張大哥討回公道。

昨天是苗栗縣政府,強拆「張藥房」屆滿2個月的日子,各地聲援大埔徵收案支持者,去年也選在中秋節前夕這一天,在張藥房前舉辦「月圓人團圓、大埔保家園」活動,希望總統馬英九體諒自己也有年邁母親的心情,手下留房。張森文的兒子、張元豪昨天忍不住哭喊:「爸爸為什麼一定要挑這天走!」

中秋月圓家難圓 妻子同悲慟

張森文太太、彭秀春悲痛表示,張森文因為強制拆遷的陰影,長期處在精神緊繃狀態中,家人一直都擔心他想不開,沒想到「還是沒有辦法一起過中秋節。」各地趕來的聲援者,忍不住聞聲落淚。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說,到目前為止,大埔開發案已帶走兩條人命:2010年,政府派出怪手進稻田毀棄,農婦朱馮敏,日日坐在鐵皮圍籬旁望著菜園,心情抑鬱,最後仰藥自盡;昨天又逼張森文走上絕路,「這是暴政殺人!」

彭秀春表示,3年前,大隊警力與怪手,經過張家門口,前往田中搗毀稻穗,張森文親眼目睹這一幕後,「每天款著包袱,準備出門逃命,」從此夜不成眠,飽受迫遷精神壓力威脅。

張森文恐懼難耐 擔心遭劉政鴻報復

張藥房今年7月18日遭強制拆除。拆除前,張森文認為自己身為一家之主,卻無法保護家人、給家人一個安身立命的所在,在抗爭現場多次情緒崩潰,甚至昏厥送醫。隨後因情緒不穩,被送進新光醫院精神科戒護。

張森文出院後,與妻兒同住休養。面對遭強拆殆盡的家園,情緒低落,多數時間在大埔附近山區種菜,以平復心情。彭秀春曾考慮重開「張藥房」或經營其他小本生意,遭到張森文反對,因為他認為「至少在劉政鴻(苗栗縣長)任內不行,一定會再被報復。」

蔡培慧指出,到目前為止,大埔開發案已經帶走兩條人命。而引發大埔拆遷爭議的「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周邊特定區計畫」,目前僅有台積電等3家廠商進駐;大埔因此案遭強制拆除的4戶住宅所在地,都距離廠商設施用地相當遙遠。

台積電聲明 購地研發與大埔案無關

台積電更於今年7月特地發表聲明自清,聲明公司的確有購入計畫區內14.32公頃土地,是準備興建研發中心,與大埔拒絕拆遷4住戶所在位置毫無關聯。

台灣農村陣線發表聲明:「殺死張森文的主謀,為劉政鴻縣長及地方一干土豪劣紳。若依照三年前吳前院長之承諾,原應可以透過重啟都委會審議程序,落實原屋原地保留的決議,然而當前馬英九總統、副總統吳敦義、行政院長江宜樺、內政部長李鴻源,他們原本可以阻止悲劇發生,卻見死不救,也是殺害張森文的幫兇。」

1231653_619827041371143_1442507398_n
918晚間十一時許,憤怒的學生前往馬英九官邸抗議,要求血債血還(攝影/孫窮理)

大埔強拆案 仍在台中高院審理中

聲明強調,圈地惡法必須立即修正,一切土地徵收,必須符合的公益性與必要性之必備前提要件,必須保障人民最基本的生存權利。不能讓圈地冤魂白白犧牲。大埔撤銷徵收訴訟,目前仍在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審理中,本案徵收明顯不具公益性與必要性,並且已造成需許多居民含冤而死。「我們盼請台中高等行政法院,能明辨是非、秉公審理,還朱馮敏女士、張森文先生與全體人民一個公道。」

「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活動,本來隨著上月「818佔領內政部」行動落幕、漸驅沉寂;張森文之死,讓這把怒火到處延燒,「在凱道辦喪禮!」的呼聲,更是不絕於屢。

14507_10200821722809315_1402263753_n
總統官邸前的民眾(攝影/許恩恩)

 延伸閱讀大埔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