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下午,在長治百合部落園區的阿禮社區舉行的「有機課」,有來自阿禮、佳暮、吉露和德文四個部落的農友齊聚,在阿禮部落代表包明堂和中華民國我為人人實踐推廣協會」專案經理宋金山的協助下,由第二季合作「幸福契作」的台灣原生藜麥業者「可樂榖」創辦人謝振昌,和大家分享自身在屏東海豐有機園區的有機栽培紅藜經驗。談笑間,倏忽雷聲作響,平地的部落園區落下了大滴大滴的雨,很快地,雨勢加劇,謝振昌拉開嗓子講仍不敵轟隆雨聲,不過沒有一位農友離開,還有帶著孫子來聽的部落阿嬤,大家在滂沱雨勢中認真上課。

午後雷陣雨中,百合部落紅藜契作農友談笑間上有機課
午後雷陣雨中,百合部落紅藜契作農友談笑間上有機課
「可樂榖」創辦人謝振昌分享他的斜紋夜蛾誘捕祕技,手上拿的是性費洛蒙製劑
「可樂榖」創辦人謝振昌分享他的斜紋夜蛾誘捕祕技,手上拿的是性費洛蒙製劑
魯凱族的孩子陪阿嬤一起來上課
魯凱族的孩子陪阿嬤一起來上課

講完了自製斜紋夜盜蛾誘捕盒之後,第二步驟就是叮囑農友們每日不厭其煩地巡田,若發現雌蛾在紅藜葉背下產卵了,就得趕緊以「人工摘除法」摘去葉片,否則隔天幼蟲體色轉黑,很快就會擴散成災了。「最重要的農務就是巡園抓蟲,用人工智慧減少蟲口數量,張大雙眼努力協尋,千萬不要讓牠們長大了。」謝振昌再三叮嚀:「每天去田裡走一走,當成做運動,這很重要!」

謝振昌特別提醒農友們,防治蟲害還有一個重點,播種的時候不要太密集,株距30cm,大約成人鞋子一隻腳,將來還可以疏苗,留下較健康漂亮的植株,其他可以炒菜來吃。種植太密集,蟲就容易整片擴散,不易各個植株以「人功摘除法」擊破。

如果真的小蟲都爬出去,分散到其他株了,以人工摘除法也難除的時候,萬不得已再噴「蘇力菌」。蘇力菌是一種昆蟲病原細菌,主要用於防治蝶蛾類害蟲及蚊子幼蟲,對脊椎動物無毒害,是一種目前公認安全無毒又環保的植物保護劑。蘇力菌進入蛾蟲體內,會產生殺虫結晶毒蛋白,謝振昌形容:「你噴了以後牠不會立刻死掉,不是殺蟲劑,蟲就像吃了穿腸毒藥,會先拉肚子,生病,然後才死掉。」

首次加入契作行列的魯凱族婦女,露出開朗笑容
首次加入契作行列的魯凱族婦女,露出開朗笑容

謝振昌說他用有點誇張的說法,希望讓大家認知做有機的好處的,特別是對照他在屏東聽說的一些慣行農法農友,噴農藥多年後罹癌的例子,「真的奉勸大家放下農藥,讓植物歷經考驗,才能長出足以抵抗環境與蟲害的強壯品種,這也是農人在天地間得到的珍寶。」謝振昌又分享他省錢省工的撇步。當巡田發現整株都有蟲的時候,在該植株旁插一枝竹竿,能夠以摘除葉片解決的,就不必插竹竿做記號;整個田巡完後,蘇力菌只要噴有插竹竿記號的紅藜植株即可,「這樣一分地一年用一包蘇力菌就夠了。」他不厭其煩地說。

一堂課下來,看著農友們懵懵懂懂的眼神,好像連「問題」都還沒準備好,謝振昌笑笑說:「沒關係,產季開始以後,我每個禮拜都會來,你們遇到問題記下來,以後還可以再問。」

農友們領完了紅藜種籽離去前,「我為人人實踐推廣協會」專案經理宋金山也特別提醒大家,這一季開始大家同心轉作有機種植,連雞糞、鴨糞都不可以加,順應天性的蟲害生物防治大家有信心去做,希望未來持續以這樣的互動,協助部落轉成有機農業。

魯凱族孩子純真的臉龐,給大家帶來這一季開始轉作有機的希望
魯凱族孩子純真的臉龐,給大家帶來這一季開始轉作有機的希望

午後雷雨中的有機課程結束後,謝振昌開車送幾個德文部落的新農友返家,互道期許後,又驅車送筆者去搭乘高鐵。途中,我問謝總為什麼願意花這麼多時間到部落來,他說:「對離開大武山生活的部落來說,悲情已經過去了,接下來才是真正的考驗,我們也只是做我們該做的。」他也提到,當部落成功轉成有機,紅藜的價格也會更好,這是生產者、消費者和土地的三贏。

百合部落心靈耕地今年第一季紅藜收成前的美麗景緻
百合部落心靈耕地今年第一季紅藜收成前的美麗景緻
百合部落的農友利用永久屋門前篩選、曬紅藜的情景
百合部落的農友利用永久屋門前篩選、曬紅藜的情景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