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均天平

本文揭露了一個食物系統難以啟口的真相,這是人類自從生化工法(農藥、化肥、基改、生化科技)發展的這幾十年來,我們所共同面對的一個無奈困局。這都是因為這幾十年來生化工法太有效了,於是大家鑽研科技、用盡了生化科技的手段,來滿足這種色香味口感等表相的需求,於是讓黑心的商人有機會昧著良心,肆意添加甚至做假,導致食物普遍地虛有其表,越來越不真實。本文雖然以蔬菜為例子,但加工食品的困局是一樣的,甚至更普遍更嚴重!

食安困境

「媽媽種的菜,爸爸不會要求有機認證」,這是當然的;但是「農民種的菜,又漂亮又便宜,媽媽卻會擔心猶豫」。為什麼?

這是因為,媽媽種的菜,看到了蟲,寧可少吃也不願噴藥;可是,農民聽說有蟲就趕快噴藥,因為農民如果不噴藥就不能保障今年的收成,農民的飯碗就沒有著落。無奈的是,我們又不能叫農民不能噴藥,因為如果我們不讓農民噴藥,讓農民沒飯吃,變成好像是我們沒良心。但更可悲的真相是,許多農民為了保障收成,播種之前就已經先在土裡、水裡放藥了。

其實人們大都知道這樣的食物問題,只是無力改變。這是因為當今人們所依賴的商業系統,為了要追求短期的最大利潤,進行緊密而大量的分工,因而讓「食物轉程」不斷地累積,因而讓消費者被商業系統層層地阻隔在本來之外。當食物從農夫(生產者)和產地剝離,食物失去了它應有的樣貌,只剩下簡單的表象(在蔬果就是追求『漂亮和重量』,在加工食品就是成分、色澤、香氣、Q度、甜度、清濁一致、長期不壞),這樣讓「食物」向「食品」傾斜的結果,也就讓食物走向既不安全又不真實的境地,這就是這幾十年來食物發展的現象。

人性地心引力

其實,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的交易制度長久以來都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稱斤論兩」的買賣,這樣的交易制度,自然地引導農民必須靠著看漂亮、論重量來賺錢。而農民靠添加最有效的化肥、農藥來不被蟲咬(漂亮)、增重量,是最簡單不過,因為農民以耕作來追求利益也是天經地義!這都只是「人性地心引力」自然現象。當今這些化學肥料、農藥所導致的漂亮和重量,已漸漸讓食物失去了應有的本質,甚至對人類的健康以及我們賴以生存的環境造成嚴重的傷害。

食物正義困局

我們這地球,自從所謂的農藥化肥造就的「綠色革命」以來,由於太有效了,這些生化工法讓農民可以輕易地用農藥化肥操控食物的重量和美觀,雖然我們努力做了規範和檢驗,但我們所能期待的終歸是農民的良心和自制,其結果就是使得全地球的人們,都一直被困在一個極不公義的食物困局裡,那就是:

愈沒有良心、愈黑心的,愈能賺到錢,
而愈守規矩、愈有良心的,卻越賺不到錢。

當然我們不能說賺錢的就一定是黑心,用良心賺大錢的人多得是;也不是守規矩的就賺不到,只是現實的真相卻常常是這樣。另一方面,商業食物系統只是以「人可以吃的安全量」為邊界,也就是在法規所容許的範圍內用最低成本,透過各種添加食物色香味無菌保鮮來獲得最大利潤(追求利潤是公司經營天經地義的使命!並沒有錯)。這就是為什麼連一杯奶茶、一個麵包的添加物多到讓你驚訝的原因。我們並不真的想要這樣的食物,但我們就是難以脫離這樣的困局!

難以抗衡的人性地心引力

前面所說的問題,我們都知道。於是,人們想出了從水質、土壤到耕作、從資材到包裝出貨的全面檢查和監控制度,這也就是當今的有機認證制度。然而冠上「有機」的食品通常要貴上好幾倍,卻意外地更加重了人類貪婪的吸力,按照「人性地心引力」原理,有機認證制度並沒有辦法逃脫這種向下沉淪的正義困局,因為違規作假更好賺!了解到這種人性原理,就不難解釋,為什麼無論罰則又加重了多少,衛生單位又多派了多少人力,又增加了多少的檢查,摻雜、作假、不當添加的黑心事件還是不斷地發生。

簡單的說,當今不斷出現的摻雜、作假、不當添加等食品黑心現象的背後本質,其實都源自於一樣的正義困局:「越黑心越沒有良心的商人越賺錢」,因為當今的化學材料、化學香料及原料提煉技術都太進步太神奇,人實在難以辨識。想想看,若無良商人拿不宜食用的便宜油料提煉成檢查合格的食用油,請問那些守規矩的商人要怎麼跟他競爭生意?

困局的源頭與對策:認清問題的本相,解決之道就在那裏

「問題本身就是答案」,認清問題,答案就很清楚了。

如果我們只看漂亮論重量,就會引導出最有效率的生化工法;我們只注重色香Q甜鮮,就會得到加甜、加鮮、加Q、加香、加防腐劑的食物。總之,如果我們只看表象,自然而然就有人鑽研表象來賺錢,天經地義。問題是到了這個時代,生化工業已經遠超越我們賴以判斷的感官,我們已無法從簡單表象看見食物好壞真相。

所謂『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本的生意沒人理』,讓我們回到源頭,看問題找答案:

1、農民靠『稱斤論兩賺錢』引導了農民追求『漂亮和重量』的農耕。

 ➤ 對策:不以「漂亮重量」計價 。以固定利潤請農民代為耕作真實的食物,農民的耕作不再以追求漂亮重量來增加利潤,而是按照食用者的本意,長養清淨健康的食物。讓農人不必靠農藥化肥追求利潤。

2、只論「色香味」這些表象,引導出生化工法的添加追求色香味。

 ➤ 對策:降低食物轉程 透過人際、社群、網路跳過複雜的商業系統,接近食物源頭,降低轉手的次數—低食物轉程讓食物更真實、更安全。

3、沒有農人是天生愛噴藥的!農人當然是迫於無奈!

 ➤ 對策:直接找農夫代耕,讓農人安心直接翻轉為友善耕作。

結語:不公義的時代終將過去

只要人們了解到這樣的不公義,那麼不公義的時代終將過去。

現在,我們可以直接找農夫幫我們種出安心食物。
透過「契作代耕」,自己做食物的主人,直接解除農夫必須靠化學農法到市場去競爭的壓力,直接翻轉農夫的耕作。這種契作代耕的新模式,不僅農業栽培可以這樣做,畜牧養殖業、食品加工業也都可以直接找人契作代耕/代養/代做,讓食物轉程降低,翻轉食物正義困局。
或者透過加入「食物公社」以社群的力量來支持農友(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再透過農場的打工換宿、換工旅行等食物旅行參與農耕,讓農場透過社群認證來實現參與式保障系統(Participatory Guarantee Systems, PGS),讓食物轉程降低,有效翻轉這樣的食物正義困局。

 

■ 追蹤有機島之路已發表的系列文章:食物正義困局  食物正義困局,  犯人船故事 ,直接找農夫代耕-真正有機的消費運動(論述篇) ,直接找農夫代耕-真正有機的消費運動(實踐篇)

 直接找農夫種-真正有機的消費運動(實踐篇)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