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前篇)在台灣,無論種植哪種作物的農友,幾乎一致表示台灣農村缺工嚴重。農陣認為,鄉村、都市中都有許多中高齡失業人口、待業中的青年人力,可以引介。但也有農夫認為,年輕人就算失業也未必願意投入農業勞力工作,但是面對外勞議題,農人無論持正反態度,都認為政府必須做好把關與配套措施,才能真正解決問題。以下是關於外勞政策的農友意見整理。

農村缺工政策建議彙整

楊宇帆 (種植六分地鳳梨):

對農企業來說,他們面積夠大,需要的勞力也多,引進農業外勞一定有幫助。但對於種植面積只有六分地的小農來說,其實沒什麼影響,我們也不可能請得到那些外勞,看得到,吃不到。但如果開放中國勞工進來,要有相對的管制配套,才不會有掛人頭、就地置產等事情發生。

對於缺工的問題,政府其實還可以多研發新的農業機械,或透過輸送帶等方式,改善田間搬運、採收等勞動力的需要。另外,政府也可以媒合失業人口到鄉下工作,或者,農企業如果可以開放人力中介站,讓小農也有機會臨時調度人力,那就更好了!

有機農黃小姐:

引進外勞的主要問題就是,農業技術的流失或是被拷貝,你要讓他做,就是要教她,這樣技術會不會被拷貝出去?而引進外勞後,會不會剝奪台灣想從農的工作者,導致他們無法學習基層技術的工作呢?

另外,一般專業的蔬菜生產,可以一年四季都提供工作給外勞做,但如果是果樹、雜糧等,缺工時期都在同一個季節,那麼其他時間外勞要如何生存呢?況且,引進外勞還要考慮到整體成本,包含機票、住宿、吃飯等等,除了工作還要考慮到生活才行。

台灣農業目前有許多人投資,也有許多人做行銷,但就是沒有人做生產,畢竟農業對社會大眾的印象,還停留在務農是身分卑微的,沒有人願意做。引進外勞,或許可以藉此刺激台灣人要努力一點,正視農業這個產業,並且避免技術被學走,工作被搶走。目前有機的市場越來越大,但如果人力不足,也沒有辦法生產、供應市場,那麼要如何增加生產呢?

文青農「溪州尚水」吳音寧:

就我的觀察,農村的外籍勞工早就有了!在溪州鄉一些種植面積較大的地方,當有勞力需要時,就會有仲介將一車一車的外勞載到產地,工作完後再載走。

農村人口不停外流的情況,早已不是一、兩天的事,農村缺工的情形也非瞬間,我覺得缺工只是藉口,透過農業外勞政策,可以更公然地協助農企業體,而沒有考慮到小農,以及農村的中小企業體。政府在擬定政策上,就是以幫助農企業的心態在制定,而沒有考量到如何幫助小農、以及農村的中小企業體。這種協助大的農企業體發展政策,首先就會傷害到台灣的小農,再來就是中型農企業。

從缺工的角度來看,其實每個鄉、鎮公所都有就業輔導站,政府可以引介這些人,進入芭樂、蔬菜等季節性、區域性缺工的農場。再則,政府可以利用政策,引導更多年輕人返鄉,投入「半農半X」的生活,平常農閒時就可以互相「交工」。另外,還可以透過輔導農產品的加工,連結農場與工廠之間的關係,增加產地與相關農產工廠之間交換臨時工的機會,也為農村增加更多的就業機會。

最後,還有一點疑問是,引進的農業外勞是否會進入「自由經濟示範區」做農產加工?另外,引進外勞是否真的比較便宜?以目前非法農業外勞的費用來看,一天的工資就要1000元,還要再加上仲介費,頂多就是比較方便罷了!

麥寮果菜生產合作社郭淑芬:

我覺得政府除了開放農業外勞外,還可以在一些可機械化的地方作努力,例如田間採收的搬運部分。以高麗菜來說,採收起來後,還需要一一裝箱,再用人力搬上車。我曾經在國外看到田間的機械化運輸設計,每個作物採收後,可以放置於輸送帶上,再由輸送帶運送到固定位置,最後累積在一個棧板上,接著再由機器將之運送出去,如此一來,就節省了很多人力及步驟。

台南雜糧農友蘇建鈞:

種植雜糧作物跟其他農作物比起來,已經是相對高度機械化了,但是連我們都嚴重缺工了,何況是其他馬鈴薯、胡麻等作物。反對農業外勞的事情,我從小看到大,但二十多年來,農村勞力不足的問題,依然得不到解決。

我認為開放外勞是必要的,但有些管理、把關的配套措施就要做好。舉例來說,有些作物只有短期兩、三天的需要,但不能因此就只雇用兩、三天外勞,農場主人要聘外勞,至少要兩週到一個月以上才合理,應當保證外勞工作的權利。此外,關於語言溝通、地方治安問題、外勞逃跑等事情也應該要做好相關的訓練、把關。

台中后里花卉農友陳欽全:

能申請到外勞的農民,種植面積一定要夠大,以花卉來看,至少要五甲以上,達到一定的經濟規模請工人才划算。我贊成開放農業外勞政策,但希望政府在制定政策時,農委會、勞動部也可以來到產地看一看,直接和我們農民溝通、舉辦座談等,或者在開會制定政策時,可以邀請我們一起去,我會很樂意!

東石十甲農場蔡大哥:

要開放外勞我當然很歡迎,但我所顧慮的是,若一味地開放外籍勞工,會不會造成外勞素質參差不齊、濫竽充數等問題。此外,來當農工的外勞,是否可以是有訓練過的、對農業有基本了解的、且年紀不能太輕,通常30、40歲以上的勞工比較能吃苦,否則一般年輕小夥子不適應農活,很容易造成流動率過高的問題。

另外,除了開放農業外勞,我更覺得台灣年輕人回鄉務農,絕對是未來可以發展的道路。就算是外地人到農村從農,一個月的房租大概只有2000、3000元。以在東石鄉十甲有機農場打工為例,一旦學會了開採收機、耕耘機等技術後,就可以買台農機到處幫人打田、耕耘等,若有心搭建溫室的話,農產品的產值、產能又會更高。年輕人如果能了解各樣作物的習性,不隨著市場搶種、錯開盛產期,絕對可以突破「菜金菜土」的問題,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閱讀「農村缺工系列報導」全系列文章,請點選這裡

(本文為財團法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人事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新聞選題與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5 則回應

  1. 真的有必須要引進外勞嗎?台彎很多行業都被外勞侵銷了,本國人民很多失業的,不能一昧的聽大財團的意見,他們引進外勞是為節省支出,而讓本國經濟呈現貧富差距越拉越大的局面,金字塔型的社會,紛亂會增高!

  2. 小書僮

    整篇文章中,這位仁兄 ( 文青農「溪州尚水」吳音寧 ) 最有遠見,也最具事實

    政策最擔心的就是以利為出發點

    以利為基準對台灣農業適得其反

  3. 有機農業應該是走高階消費路線吧? 如果不講究完全使用國產人力,那其實或許配合WTO推廣有機農產品的政策,向LDCs國家購買距離工業礦業農業帶上百公里或更遠的地區生產出的有機農產品,應該也會比台灣這種多數有機生產區幾乎都離各種工業區不超過50公里的地方好點? 還能夠惠及低度開發國家地區的民生。

  4. 有機產品的售價,要合理!
    過高,捧場的人不多,倒掉比較快!

    國內的產品,要追源頭比較容易,外國難追,問題很大!
    所以,才會一直推廣要支持「國內的小農」,還要更支持「友善環境、無毒栽種或有機種植的小農」。

    進口的有機(指原裝進口,無分裝),以法規來說,要取得農糧署的認證,才能以有機產品來販售。
    沒有得到農糧署的認可批號,直接上架來賣,大家就看著辦吧!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