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黃嘉琳 (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共同發起人)

法國生物學家Séralini於2012年發表了一篇論文,討論基改食品引發老鼠腫瘤和肝腎病變,一年多後因故被發表的學術期刊Elsevier公司宣告撤回。該論文撤銷事件常常被擁基改者用以指控反對基改者的不理性和缺乏科學實證。

然而,爬梳其始末,恰恰凸顯了企業魔掌伸進學術界,壓迫、扭曲獨立科學研究的惡狀,正是基改龍頭孟山都對從事基改風險獨立研究的科學家進行迫害的實例。擁基改者絕口不提的事實包括:

  • 撤銷事件半年後,此論文在歐洲的學術期刊重新發表;
  • 事件一發生就引起全球科學家對基改公司干涉學術自由的撻伐,其後九十多個國家的1390位科學家,針對該論文被撤銷的荒謬鬧劇,基於學術良知和科學求真精神,具名連署提出抵制,未來將不向該出版社投稿;
  • 孟山都等農企公司的產品前通常只做為期九十日的評估報告,從此研究看來,大鼠身上首發的腫瘤於四到七個月才出現,三個月的基改生物風險評估遠遠不夠,各國主管機關應要求廠商提供更長期的研究資料;
  • Séralini團隊已經將原始數據公開,供學術同儕檢視;反觀孟山都至今仍躲在所謂的商品專利權後,拒絕提供該公司所做的實驗和評估原始資料,大眾和學界根本無從得知箇中玄機。

從實驗內容到撤稿、重刊的過程始末,可看出事件的爭議之所在。

2013年11月28日,一家歷史悠久的歐洲出版公司Elsevier於美國麻州發表一份聲明,宣布將旗下美國《食物與化學毒理學期刊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以下簡稱FCT) 》所刊出的一篇論文撤銷(註一)。

期刊因故將論文撤銷,引發爭論的多半為研究步驟程序可信度、研究倫理問題、結論真偽與否等等,通常是學術小圈子裡的風波,並非廣受社會各界重視的新聞事件。然而,這個撤銷聲明卻引起歐美、甚至全球人士一片譁然。影響所及,連台灣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在其經公帑支付的食安廣告中,都開宗明義以此案為例,諷刺地將該論文爭議及撤銷事件作為基改食品安全性及科學證據至今莫衷一是的證例(註二)。

事件源起

這篇由法國學者Gilles-Éric Séralini及其研究團隊所發表,名為「年年春除草劑及抗年年春除草劑的基改玉米長期毒性研究(Long term toxicity of a Roundup herbicide and a Roundup-tolerant genetically modified maize)」的論文(註三),到底重要性何在?這位法籍知名分子生物學教授Séralini的研究爭議與學術界茶壺裡的風暴,為何廣受各界關注,連維基百科(Wikipedia)上都有以「Séralini 事件」為名的檔案?

gilles-eric-seralini
Séralini教授(右二)及其研究團隊。圖片來源:http://www.gmoseralini.org

事件的起源發生在2012年9月。同儕審查的學術期刊FCT刊登了該篇研究論文,研究者以基改龍頭跨國企業孟山都公司所研發並商業推廣的基改玉米NK603(註四)和暢銷的基改作物除草劑「年年春 (Roundup)」的毒性作為實驗設計。

實驗的主軸在於將基改玉米NK603混入老鼠的飲食,這種玉米經過基因改造對該公司的此一除草劑有抗藥性,或是在老鼠飲水中添加美國政府容許標準劑量的年年春,觀察其毒性對大鼠的影響。

實驗結果

為期兩年、堪稱歷來基改作物食品相關試驗期最長的實驗中,Séralini團隊種植NK603基改玉米,分成施用除草劑年年春(簡稱為R)及不使用R兩組,另以與NK603近同源的非基改玉米作為對照組。實驗的對象是Sprague-Dawley品種大鼠,將100隻雄鼠和100隻雌鼠各分成10組共20組,分別餵食以下玉米飼料和飲水(註五):

(1) 種植時噴R的基改玉米+飲水(不加R)

(2) 種植時不噴R的基改玉米+飲水(不加R)

(3) 非基改玉米+飲水(加R)

(4) 對照組:非基改玉米+飲水(不加R)。

實驗發現前三組試驗中的雌鼠較快長出較多的乳腺腫瘤,死亡率較對照組(餵食非基改玉米且飲水無添加年年春者)高出2-3倍,也死得較早。試驗組的雄鼠肝淤血與壞死高出對照組達2.5-5.5倍;觸診出的腫瘤則高於對照組4倍。腦下垂體的病變和影響賀爾蒙平衡等多重器官損傷出現於試驗組的大鼠身上,Séralini團隊的研究結論指出這些症狀與年年春和基改成分有密切相關。

此外,該長期研究的重要性在於,大鼠身上的腫瘤皆發生於飼養試驗一年以後,為過往基改作物和食品為期僅9個月甚至更短的研究中所無法發現。

tumeur_15emois_32
圖片來源:http://www.gmoseralini.org

爭議四起

該論文在嚴格同儕審查和頗具聲譽的學術期刊上一經發表,舉世震驚。

主因在於孟山都的基改玉米早已普遍進入全球人類的飲食當中,暢銷的年年春除草劑也在農業種植中廣為使用。研究所提出的結論令人合理地懷疑,如果基改玉米和年年春殘量的毒性對大鼠健康和壽命造成顯著影響,且在中年以後才會逐漸形成,目前基改作物供人食用的歷史僅有十多年,那麼同樣長期食用這些產品和殘留物的人類,將會受到如何的健康風險威脅呢?

以往未有如此長期的試驗報告,而孟山都立刻公開表示,該公司研究指出此一品種玉米對人類食用的安全性無虞,所有產品都經過有效科學實驗檢證並無問題,但會進一步了解Séralini的論文內容。

然而,令人毫不意外的,對Séralini團隊以及FCT的各種攻訐接踵而至,從學術評價貶抑的角度有之;以意識形態的言論毀謗亦有之。

雖然引發相當爭議和激烈攻擊,FCT在事件初期與一般學術期刊所揭櫫的科學精神一樣,刊登反對和支持該論文的各篇意見,也將Séralini等人的正式回覆再度刊載網站和期刊當中,提供一個公開透明檢視、討論和辯證的平台。

摒除大量明顯惡意和對人身攻擊的,只針對以科學研究立場(或至少包裝成科研立場)的反對和質疑,例如試驗設計嚴謹度、樣本數量不足、原始資料未公布或研究價值存疑等論點,Séralini團隊皆一一提出解釋。FCT也開放地讓正反意見對話並呈。

然而,基改玉米安全風險的爭議畢竟牽涉商業利益和影響太過龐大,所謂的學術中立和科學精神馬上受到挑戰。

學術背後的商業黑手

在2013年年初,一向與FCT並無淵源的Richard E. Goodman博士獲聘為FCT的新增的生物技術副主編一職,此人為內布拉斯加大學教授,但於1997年到2004年的七年之間在孟山都任職,並積極參與國際生命科學會(International Life Sciences Institute, ILSI),該機構為孟山都等跨國基改農化公司贊助成立,擁護基改作物和食品立場鮮明(註六)。

在FCT已有一基改食品安全性專家學者的情況下,安插Goodman進入期刊社的目的昭然若揭,可說是孟山都對Séralini事件作危機管控,且防堵未來更多的學者提出基改食品對人體有害的研究。果不其然,數月之後,FCT便態度丕變,所屬的出版公司Elsevier宣布撤除這篇在出版之前經過嚴格的同儕審查的論文。

撤銷聲明中指出,Séralini的論文並未欺瞞或蓄意扭曲數據,但主編說明試驗所用老鼠樣本數量過少、品種不適宜該研究,雖然論文仍有其價值,但由於所呈現結果的「不確定性 (inconclusive)」,未達FCT的要求,故而決定撤銷論文。

Séralini團隊和支持獨立學術研究的學者針對撤稿事件提出反駁和控訴,包括被質疑的大鼠品系與孟山都公司所使用的大鼠相同;樣本數量也並不少於基改公司自行研究的實驗報告。

最可議之處在於,撤銷理由中所謂的結論「不夠確定」,並非未見於學術研究成果當中,科學史上的研究成果未能提出確切定論者所在多有,實在難以成為撤銷論文的理由。從Séralini事件可看出,政治勢力和經濟利益進行的干涉,導致本應堅守專業、客觀和科學證據的期刊屈服於孟山都等基改產業的壓力,學術中立和學術自由蕩然無存。

撤銷事件發生之後半年,這篇論文重新發表在德國Springer Group出版集團旗下的「歐洲環境科學(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期刊,與原FCT所刊載的論文內容大致相同,也同樣指向基改玉米飼料和除草劑年年春,會造成老鼠器官毒性反應、引發腫瘤和壽命較短等結論。

基改產業的巨大利益和政商產官的勾結串連,複雜而綿密,Séralini事件所突顯的學術迫害事件不是唯一的案例,也當然不會就此完結。

cornproducts1
美國超市貨架上充斥各式玉米產品,大部分地區無須標示來源是否為基改玉米。美國本土目前種植的玉米約有七成以上為是基改品種。 圖:黃嘉琳

註一   Elsevier Announces Article Retraction from Journal 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 See more at: http://www.elsevier.com/about/press-releases/research-and-journals/elsev…

註二   「<舌尖上的科學> 基改食品致癌?證據不足!」一文由食品藥物管理署廣告所提供。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3/8748123.shtml

註三   論文已從該期刊中撤銷,但原文、其他學者來回的意見討論、評論、回應等仍可找到。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278691512005637

註四   NK603基改玉米在我國為核准進口的食品或動物用飼料。

註五 感謝網友Ben-Min Chang提供試驗詳細分組方法:雌雄各十組,以下述10種處理方式餵食:

  1. 餵食DKC 2675+清水
  2. 餵食11%栽培時使用R除草的GM NK603+清水
  3. 餵食22%栽培時使用R除草的GM NK603+清水
  4. 餵食33%栽培時使用R除草的GM NK603+清水
  5. 餵食11%栽培時不使用R除草的GM NK603+清水
  6. 餵食22%栽培時不使用R除草的GM NK603+清水
  7. 餵食33%栽培時不使用R除草的GM NK603+清水
  8. 餵食DKC 2675+50 ng/L of Glyphosate (模擬受汙染的自來水)
  9. 餵食DKC 2675+400 mg/kg of Glyphosate (美國規定的最高殘留限制標準)
  10. 餵食DKC 2675+ 2.25 g/L of Glyphosate (一半的除草有效濃度)

註六  台灣國際生命科學會(International Life Sciences Institute Taiwan )於 2013 年 7 月 28 日成立,並成為 ILSI 全球的第 16 個分會,從其近期相關活動中,也看出其致力於在台灣推廣基改食品、擁護基改作物的立場。

http://www.ilsitaiwan.org/Page/PageContent.aspx?PID=smYrsGe28Rg%3D

如2014年該會舉辦年會,邀請當時國際生命科學會總會長Jerry Hjelle博士等人來台演講,Jerry Hjelle為孟山都公司負責全球法規事務的副總裁(Vice President of Global Regulatory Affairs)。目前Jerry Hjelle仍在國際ILSI的董事會中,代表的單位依舊是孟山都公司。順帶一提,另一個跨國農化公司杜邦的代表也在該董事會名單內。http://www.ilsi.org/Pages/Leadership.aspx

———————————————————————————————————————————————————————

本文部分內容刊載於2014年8月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電子報

http://www.huf.org.tw/essay/content/2570 及http://www.huf.org.tw/essay/content/2571。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7 則回應

  1. 補充一下試驗方法,文裡提到的並不正確。
    雌雄各十組,分別處理以下10種:
    1. 餵食DKC 2675+清水
    2. 餵食11%栽培時使用R除草的GM NK603+清水
    3. 餵食22%栽培時使用R除草的GM NK603+清水
    4. 餵食33%栽培時使用R除草的GM NK603+清水
    5. 餵食11%栽培時不使用R除草的GM NK603+清水
    6. 餵食22%栽培時不使用R除草的GM NK603+清水
    7. 餵食33%栽培時不使用R除草的GM NK603+清水
    8. 餵食DKC 2675+50 ng/L of Glyphosate (模擬受汙染的自來水)
    9. 餵食DKC 2675+400 mg/kg of Glyphosate (美國規定的最高殘留限制標準)
    10. 餵食DKC 2675+ 2.25 g/L of Glyphosate (一半的除草有效濃度)

    注意R不等於Glyphosate,R是商用產品所以可能會添加一些介面活性劑,Glyphosate則是R裡面的殺草有效成分。
    至於結果的表達上,事實上有顯著差異的組別僅有雌鼠的第8組可以宣稱有較高的致乳癌率。

    以下是試驗報告原文中提到處理的部分:
    For each sex, one control group had access to plain water and standard diet from the closest isogenic non-transgenic maize control; six groups were fed with 11%, 22%, and 33% of GM NK603 maize either treated or not treated with R. The final three groups were fed with the control diet and had access to water supplemented with respectively 1.1 × 10−8% of R (0.1 ppb or 50 ng/L of G, the contaminating level of some regular tap waters), 0.09% of R (400 mg/kg G, US MRL of 400 ppm G in some GM feed), and 0.5% of R (2.25 g/L G, half of the minimal agricultural working dilution).

    • 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團隊

      感謝提供詳細資料,分成四組是便於向大眾介紹其研究方法,並無錯誤,可對照您的翻譯試驗組別如下。更多詳細資料當然對不同領域讀者了解此一案件有更多幫助,是否可容我將您的中文分組翻譯加入文中註釋?謝謝!
      (1) 種植時噴R的基改玉米+飲水(不加R) — 2 3 4
      (2) 種植時不噴R的基改玉米+飲水(不加R) — 5 6 7
      (3) 非基改玉米+飲水(加R) — 8 9 10
      (4) 對照組:非基改玉米+飲水(不加R)。 — 1

      • 我覺得還是仔細點比較好,如果不這麼做,那就變成數位的1或0,可是事實上需要考慮劑量多寡這件事,所以我認為不能對這個方面妥協。當你討論處理的時候不應該簡化成有加沒加,加多少怎麼加都是很重要的。

        歡迎C&P,很開心能幫上忙。只是我排列順序應該是跟原文不一致。

    • 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團隊

      關於實驗結果統計的顯著測驗可靠與否,可討論其所用的模式。孟山都曾玩過一戲碼,提出結果不顯著,其報告在2001年被Seralini用不一樣的模式重新分析,則為顯著。
      因此,與所有揭櫫科學精神的原則一樣,農企公司與學者都應公開更多研究資料,供全球學者研究基改作物安全風險。

      • Seralini其實他沒有公布除了第15月以外的生化分析數據,他分析了該月的數據,然後得到了基改食品及受除草劑汙染的飲水會導致腎衰竭的結論。然而統計報表上能知道的只是,甚麼處理與控制組織間有顯著差異,他沒有提出究竟甚麼程度那些指標可以稱做是腎衰竭,又他比較的是控制組,如果沒有提出臨界值,那我們也無從得知是不是控制組才是腎衰竭的組別。這些都可以很容易的解決,只要有大鼠專家或獸醫提出數據即可。
        另一件值得質疑的是只有第15月的數據,我們要怎麼分辨那些差異是來自於老化還是處理,如果有15月之前的數據會很有幫助。

      • “孟山都曾玩過一戲碼,提出結果不顯著,其報告在2001年被Seralini用不一樣的模式重新分析,則為顯著。”

        請問是否有文獻?

  2. 「台灣國際生命科學會(International Life Sciences Institute Taiwan )於 2013 年 7 月 28 日成立,並成為 ILSI 全球的第 16 個分會,從其近期相關活動中,也看出其致力於在台灣推廣基改食品、擁護基改作物的立場。」

    ILSI台灣從哪些相關活動中,也看出致力於在台灣推廣基改食品? 如果是沒有證據的指控,只會讓本文的信用掃地,與網路謠言相同等級。

    • 2014/05/08
      生物科技研習會:基因改造作物的發展和安全評估
      Biotechnology Workshop: GMO Development and Its Safety Evaluation

      Safety Assessment of Transgenic Crops 朱文深博士
      財團法人食品工業發展研究所生物資源保存及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兼副主任

      Molecular Characterization of Crops Improved Through Biotechnology Using 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 Dr. Andre Silvanovich
      Monsanto Company

      Profiling Genomic and Epigenomic Landscapes Using 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 陳柏仰 博士
      中央研究院植物暨微生物學研究所助研究員

      Application of RNAi Technology: Transgenic Virus-Resistant Papaya 葉錫東 教授
      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講座教授

      還有這個
      2014/07/15 基改食品管理規範修訂說明會
      http://www.ilsitaiwan.org/Page/ArticleContent.aspx?PI=ZGkYs4%2bPDfA%3d&ArticleTypeID=iC42SqeyDIo%3d&ArticleID=NEow07iv374%3d

      另外也可以看他的會員名單
      http://www.ilsitaiwan.org/Page/PageContent.aspx?PID=LUyL4TQfupM%3d

    • 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團隊

      我參加過數次ILSI台灣所資助的活動,邀請的講者一面倒是擁護基改、推廣基改的學者。如果讀者參與過ILSI TAIWAN其他活動,得知該學會有不同立場,請務必賜教。
      此外,請參考去年該會活動之一,”台灣國際生命科學會今舉辦年會,邀請國際生命科學會總會長Jerry Hjelle博士等人來台,分享歐盟等地最新的營養健康促進與食品衛生管理現況”,可知這位Dr.Jerry Hjelle何許人也? 孟山都公司負責全球法規事務的副總裁(Vice President of Global Regulatory Affairs)。
      目前Jerry Hjelle仍在國際ILSI的董事會中,代表的單位就寫著孟山都公司。順帶一提,另一個跨國農化公司杜邦的代表也在該董事會名單內。http://www.ilsi.org/Pages/Leadership.aspx

      • 不要偷換概念,你講的是ILSI台灣致力於在台灣推廣基改食品,與參與的講者的個人立場無關。講者一面倒是擁護基改、推廣基改的學者就算是真,也不能代表可以對ILSI台灣貼標籤。
        以你這種程度,對推廣非基改食物是沒幫助的

  3. 首先是會員名單
    http://www.ilsitaiwan.org/Page/PageContent.aspx?PID=LUyL4TQfupM%3d

    再來是這個
    2014/05/08 生物科技研習會:基因改造作物的發展和安全評估
    http://www.ilsitaiwan.org/Page/ArticleContent.aspx?PI=ywwLDB0pkzA%3d&ArticleTypeID=iC42SqeyDIo%3d&ArticleID=aPrmoF6V4vI%3d

    2014/07/15 基改食品管理規範修訂說明會
    http://www.ilsitaiwan.org/Page/ArticleContent.aspx?PI=ZGkYs4%2bPDfA%3d&ArticleTypeID=iC42SqeyDIo%3d&ArticleID=NEow07iv374%3d

    是不知道有沒有致力推廣基改食品,但是會員裡有人可以很有力。

  4. 文中實驗用的 Sprague-Dawley 鼠本生就易引發癌症,而各個處理組只有十隻老鼠,遠低於建議的65隻,可能導致結論有很大的偏差,無法得出任何有效的結論。

    • 對致死率與治癌率是還不夠,但是對生化指標應該是夠了。
      作者也指出原本的試驗目標不是要看致癌率,是設計為長期毒性試驗。

    • 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團隊

      Sprague-Dawley 大鼠的問題,已經有過很多討論,其中一項是孟山都也使用該品種做實驗。其實,只要孟山都拿出原始數據和實驗資料來空開,當為最能服眾的證據,何以至今仍不提出呢?或者,孟山都拿出公司的九牛一毛,贊助各國獨立研究團體重作此一實驗,要用650隻大鼠也沒問題吧~全世界等個兩年看看有沒有有效結論?

  5. 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團隊

    是的。Roundup不能等同於Glyphosate。年年春除草劑主要成份為嘉磷塞,非離子性之界面活性劑(polyoxyethyleneamine)佔15%。Roundup的添加劑有人認為其毒性不下嘉磷賽,但一般都不去考慮。臨床上有醫師提出,年年春的急性中毒症狀可能與其添加的界面活性劑有關,造成急性肺水腫、呼吸衰竭而死亡。

  6. ABC
    請先瞭解基改玉米到底基因改造了什麼東西?
    跟一般玉米差別在哪?為什麼可以抗glyphosate除草劑?
    吃到基改玉米妳可能多吃了什麼東西?
    這個東西會造成腫瘤嗎?
    如果妳真的瞭解了,再去評價基改的事非吧!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