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想像一下,你是一個想增添新設備的中小企業的經營者,或是不幸遭受風災煩惱著工廠要怎麼重建的老闆,你會怎麼來募集資金?向銀行融資?向親朋好友借錢?跟政府申請補助金?或是乾脆上網來個「群眾集資」?

在日本,你還有另一個選擇:小額投資(マイクロ投資)。

所謂小額投資,就是設定最低僅數萬日元的少量金額,向不特定多數人募集資金,藉以拓展事業或完成新商品,當達到營業額之後,就開始償付投資者的本金和利息。投資門檻低,任誰都能夠輕易的參與、支援喜歡的事業。

「小額投資」與「群眾集資」性質不同:近年台灣很風行的群眾集資,也是透過網路向不特定多數人募集資金,但目前台灣及日本類似的的「群眾集資」是屬於沒有金錢回饋的「購物型」或「捐贈型」,不受金融法規限制,music securities的小額投資則屬「債權型」群眾集資,2008年開始日本規定,小額投資需符合金融交易法規,業者須取得執照,並且要定期報告。

「music securities」公司,小額投資十五年

因為想幫喜愛的音樂人出唱片而發展出小額投資的music securities代表小松真實
因為想幫喜愛的音樂人出唱片而發展出小額投資的music securities代表小松真實

2000年,正逢日本證券交易法改正、手續費自由化、透過網路買賣金融商品的態勢也已整備好,當時年僅25歲、熱愛音樂的青年小松真實為了讓喜愛的地下歌手、樂手能夠出唱片,便成立了「music securities」公司,最低只需一萬日元,向粉絲們募集資金,由於出資容易,立刻獲得許多人支持。十五年後的今天,公司經手的資金總額達到50多億日元,有七萬多名會員、300多個募集中的基金(ファンド),已有100件順利償還。

除了音樂基金,還能從名為「securite」的平台上,投資許多不同類型的地方事業,一口從一萬到五萬日元不等:想釀製純米酒的酒藏、想開發芝麻加工品的芝麻油工廠、因海嘯而全毀但決心再起的水產食品廠、從廢棄枝葉抽取精油開發沐浴產品的公司、想在泰國栽培無農藥蔬菜的農園…,從北海道到沖繩、從日本到海外,不僅選項繁多、透明公開的基金情報也是讓人放心投資的原因之一。

藝術家跟經營者的共同本質–職人精神

當年music securities結合音樂、網路、金融的事業正蒸蒸日上,嶄新的做法也獲得不少媒體注目,之所以會開始擴展到地方事業,則是由於2007年,小松與某個酒藏的相遇。

原本不太了解日本酒的小松,經由金融機關的介紹遠赴德島,拜訪了當地酒藏,喝了一整晚的酒之後,他發現:「我發現做音樂的人和做酒的人很像,他們堅持只做『好東西』,不太考慮時間和成本。」即使領域不同,但同樣擁有日本的職人精神,在創造的過程中貫徹了自己的信念與想法。

「從銀行的角度來看,很難借錢給這種沒什麼經濟效益的酒藏,但透過小額投資,反而會吸引認同這種做法、喜愛日本酒的粉絲。」

例如純米酒需要花上三年時間熟成,考量到還款問題,銀行也許不會借錢給這種三年後才有收入的事業,許多經營者必須自行籌措資金,但小額投資可自由決定何時開始償付本金與利息,非常適合耗時、講究原料與品質的事業。

從酒藏的基金開始,誕生了專門投資地方事業的「securite(セキュリテ)」,經由介紹與口耳相傳,數量後來居上,目前有300多個基金。

51.png
目前有三百多個基金募集中,總額已超過51億

震災支援基金,建立長期的支援關係

即使到今年為止已滿四年,震災支援基金仍然持續著
即使到今年為止已滿四年,震災支援基金仍然持續著

而從2011年開始的「震災支援基金(被災地応援ファンド)」,截至目前為止已募集了高達十一億日圓的資金,支持了40檔基金,其中仍有3檔還在募集中,讓人深深體會到:災後復興,需要的是長期的陪伴。

311發生之後,大量捐款湧入東北,music securities也緊急募款想要捐到東北,但後來發現比起捐款,投資反而能建立比較長久的往來,因而推出「一半捐助、一半投資」的震災支援基金,「一口是10,500日元,其中5,000是捐款、5,000是投資、剩下的500則是敝社的手續費。」

「捐款只有一瞬間,而且根本不知道錢被用在哪裡,」小松進一步說明:「但如果全部都是投資的話,對災區的企業來講是很大的負擔,於是就設定一半一半。」投資者能夠很清楚地知道錢怎麼用、重建的進度,對經營者來說,需要對投資者負責,反而成為「重建的動力」

為了讓災區能夠順利重建,最久甚至還約定了十年之後再開始償付,「十年之後再還,有的人可能會想說『那搞不好連本金都拿不回來』,但雙方就好像做了一個『十年的約定』,這十年中,我們是一同重建的夥伴。」

也由於這種「夥伴關係」,許多投資者關心的並不是投資報酬率,反而更積極的展開行動。「我們辦東北旅遊去拜訪,許多人之後主動跑去當義工,企業到東京的百貨公司擺攤,人手不夠,還去幫忙賣東西。」投資者們形成一個社群,甚至還向投資的企業提出新商品的企劃案。

小額投資不再單純是「人與金錢」,而是構築了「人與人」的長期關係。(繼續閱讀請點選這裡)

繼續閱讀:改變未來的創新企業(2)支持地方活化的「小額投資」(下)

募集到基金再起的東北地方企業
募集到基金,再起中的東北地方企業

(【日本通信】系列文章由 財團法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新聞選題與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

日本通信系列閱讀,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