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部工業局日前(23日)發布。廢止「食品GMP推行方案」,正式宣告陪伴台灣人26年的「微笑標章」完全走入歷史。

食品GMP全稱「食品良好作業規範」,為廠商自願性參加的驗證制度,曾經是政府大力宣傳的品質保證標章,但是自2011年起塑化劑、食用油、餿水油等食安風波,都有GMP認證產品的業者牽涉其中,引起民眾質疑標章的公信力。

食安醜聞重創GMP形象,政府正式廢止GMP,改組成台灣食品優良協會(TQF),納入消保、通路團體,並祭出追蹤追溯、加強稽核、取得國際組織認同等措施,希望重建國人對「老字號」微笑標章的信心。但TQF與GMP有何差異?以下三點分析:

未命名

一、GMP「一項產品認證,全部貼標」,TQF:同類產品都需認證才算數

由於過去GMP是採單項生產線、單項產品驗證,卻有心存僥倖的業者不顧GMP規定,在工廠園區、運配車上掛滿大大的「微笑標章」,讓下游廠商、消費者誤以為所有產品都符合GMP規範。

像2014年爆出餿水油的強冠公司,只有12項產品有GMP認證,但出問題的「全統香豬油」卻因是強冠出品,讓人質疑其他強冠產品,甚至整個GMP制度是否可以相信?

面對這樣的疏漏,TQF已改為「同類產品須全部認證」,也就是未來食品廠若要申請TQF,必須所有同類產品都經過認證,不再讓業者有「一張認證、全廠通用」的模糊空間。

「不過GMP會放低門檻,是有歷史背景的。」TQF協會理事長孫寶年說,在20多年前,並沒有相關認證制度,為鼓勵食品廠參加,才開放以各生產線為標的申請;只是時空變遷,當年中小型廠多已成長為大公司,

二、GMP只管廠內原料環境,不追原料來源,TQF:需做原料溯源

過去GMP的準則,是要求食品廠針對廠內原料、作業人員、生產環境及方法等符合相關規定,「像麵粉,只要保存良好、看起來、聞起來符合衛生標準,就會拿來使用。」

孫寶年說,但因為像強冠餿水油,賣給下游5家業者製成具GMP標章的產品,不只重創GMP公信力,也凸顯GMP的弱點;因此轉型的TQF也會要求申請廠商要掌握原料來源、製作環節,並進行檢驗,做好追蹤追溯的工作。

三、GMP稽查頻率不彰,TQF:增強稽查次數

就像浮濫使用標章一樣,即便存在公約,無人稽查就會「姑息」僥倖業者,一旦業者出事,將嚴重衝擊制度公信力。

因此轉型的TQF每年都會進行一次預警性稽查、一次無預警稽查,確保業者按照準則及提報的資料執行,「目前驗證單位仍委託食品工業研究所、中華穀類食品工業技術研究所進行。」

而從GMP到TQF,還多增加消費者團體,並試著導入「全球食品安全倡議(GFSI)」的食安管理系統,在美、澳、日、韓等國都有在使用,因此通過TQF的台灣業者也能享有國際水平。

 義美:TQF換湯不換藥 暫不考慮加入

面對這些變革,義美公司仍是不考慮加入TQF。公關室主任趙繼堯說,制度的維持仍在業者、經營人是否認同,並「落實組織理念」,否則仍無法為食安把關;而現行TQF人員和GMP並無太大差異,仍不會考慮加入。

董氏基金會食品營養組主任許惠玉更表示,「我是看著GMP長大的,」很多人都認為GMP破功,但出問題的的確不是有GMP的產品;只因部分業者不願守法、浮濫張貼,讓公信力付之一炬。

只是未來申請TQF的門檻因此變高,政府應輔導業者能取得認證,並以「品質取勝」、加強稽查,避免浮濫申請、標示不符的業者混充其中,影響TQF信譽。

一位不願具名的專家指出,從TQF的架構看起來,並不清楚彼此之間的責任關係。若未來不幸某家取得TQF資格的業者捲入食安危機,誰來負責?從架構圖來看,他認為可能是全國認證基金會(TAF),但依照其他認、驗證機制,TAF並不是主要負責機構。

台灣大學園藝暨景觀學系教授許輔則建議,目前TQF的定位並不明確,究竟是作為業者自律組織,或是替消費者把關的單位,抑或是協助政府輔導食品業者安心生產?而這些宗旨都會影響稽查制度的設計和運作。

tqf

標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換湯不換藥
    依然還是食工所及穀研所那群人
    全部資料上傳,不代表就是嚴格把關
    SOP的字眼吹毛求疵,一定要把GMP改成TQF,試問國外供應商在填寫問卷時,看到TQF,一定會問”what is TQF?”
    證書根本拿不出去,國外政府單位一概不承認
    這種TQF有何用
    還不如我一張ISO 9000及ISO 22000的公信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