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和校園午餐奮鬥8年的孫文昌,是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的校園食品安全小組執行長。談起營養午餐的結構性問題,他直言,過去十年,許多縣市開辦免費營養午餐政策,吃掉部分預算,導致營養午餐餐費漲不上去,即便財政越來越窘迫,也不敢改變。孫文昌認為,要解決問題,家長得先教育自己,打破免費營養午餐的迷思,「自己的孩子自己養。」

全家盟食安小組執行長孫文昌。(攝影/郭琇真)
全家盟食安小組執行長孫文昌。(攝影/郭琇真)

孫文昌:一餐需40─50元才能可能提供安心食材

孫文昌是飼料業者,每天接觸雞農,因此非常了解雞蛋生產過程的藥物問題,他的孩子開始上小學後,他便開始關心校園午餐的問題,為瞭解食材成本結構,3年前他更開店賣安全蔬菜,才漸漸透過業者了解「食材價格的秘密」。

孫文昌指出,校園午餐的安全問題關鍵在「價格」,以學校自設廚房為例,一餐至少要40到50元,學校才有能力採購吉園圃蔬菜和CAS雞蛋等較安心食材。

校園午餐一餐要40到50元,意味著部分縣市現在的價格處於不及格狀態,孫文昌指出,像是雲林縣和嘉義縣一餐只有28元,扣掉廚房維護、水電瓦斯等費用,真正花在食材上的剩下10多元,「價格低到一個不合理的狀態。」

孫文昌說,校園午餐價格低到不行,「賠錢的生意沒人做,」得標廠商當然無所不用其極的降低食材成本,再加上大量外包的制度,經手業者太多很難做好品管,其中一個環節若偷工減料,就像手機的小零件出問題一樣,變成瑕疵品。

免費營養午餐政策導致惡性循環

不過校園午餐喊漲,孫文昌認為,首先家長要先教育自己,打破免費營養午餐的迷思,「自己的孩子自己養。」

孫文昌表示,過去十年來就是因為許多縣市開辦免費營養午餐政策,吃掉部分預算,導致營養午餐一直漲不上去,而地方政府又因為前朝開了免費營養午餐的支票,即便財政越來越窘迫,但怕取消會得罪選民,因此惡性循環直到現在。

遊說家長每餐多花10元,且限定全用於食材採購

嘉義市去年校園午餐尚未漲價前,原本國小一餐只有32元、國高中則是35元,「但嘉義市教育局執行很嚴格,因為採行最有利標,只給30多元卻要求北部標準的食材品質,導致最後只剩2家業者願意參與招標。」

3年前,孫文昌如願當上嘉義市宏仁女中家長會長後,極力在嘉義市家長協會裡倡議提高校園午餐費10元,且上漲的10元都用在採購食材上,讓學生吃的更好,並由家長買單,獲得政府的同意。

嘉義市國小的午餐從32元變成42元、國高中則有45元預算。孫文昌指出,漲價前原本有10到12元用在維護廚房設備、人力上,真正用來買食材大約在20元上下,漲價後政府提出上漲的10元完全用在採購食材上,食材外的雜支由政府支付,食材費用由家長買單,等於財政困難解決了,上漲的價格也確保用在食材,雙方都有台階下。

孫文昌也因為這項事務的推動,被推派進入全家盟,成為校園食安小組執行長。

(圖片提供/嘉義市教育局)(4)
在家長的努力下,嘉義市的國中小午餐吃的比以前更健康(圖片提供/嘉義市教育局)

上漲金額應如實交給農民 符合成本生產安全食材

此外,營養午餐因為還牽涉到分配正義的問題,孫文昌認為,上漲的金額應該要能如實交給農民,讓農民確實能符合成本地生產安全食材,也因此他發明了一套「簡易履歷制」,要求廠商競標前必須和農民簽訂好契約,註明保證價格,同時要求農民必須上過自然農法等相關課程。

孫文昌說,因為確保農民能受益,因此應該要免除學校和團膳業者肩負食材含有藥物殘留的責任,此時家長的角色可扮演監督的角色,每天派人到校採樣食材和簽收,如此冤有頭債有主,衛生單位來稽查時,學校可以馬上出示食材來源證明,食材出問題了也可以追溯。

孫文昌的孩子雖然還在念書,不過他想,關心校園午餐的事情並不會因此而孩子畢業後而中斷,「既然管了就要管到底,」接下來他打算先在嘉義市推動簡易履歷,讓學校午餐的食材流向更清楚,而漲價的費用也能真的嘉惠在農民上。

(本文為財團法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人事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新聞選題與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我們當家長從兒子小學開始付營養午餐十幾年哪有吃免費過??一直漲價也認為是應該的!慶幸的是我家孩子吃的營養午餐真的有比朋友住市區孩子豐富健康!但是多年前曾經聽朋友擔任國小老師說過他的薪水裡面還有抽學生的營養午餐抽成!!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