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蘭花一年外銷近60億台幣,其中高雄區農業改良場副研究員蔡奇助掌握的「胚拯救」技術獨步全球,能讓親緣關係較遠、不同屬蘭花雜交的後代還能生長,藉此培育出狐狸尾蝶蘭、萬代蝶蘭等40種人工雜交屬、130種蘭花。

然而研究卓著的他,卻於本月5日因腦溢血驟逝,僅享年48歲。蘭花界痛失人才,令人扼腕。場長黃德昌說,蔡奇助還留下許多未開花的新品種,除了靜待開花、選拔外,更要將讓蔡奇助的研究成果得以接軌,替台灣蘭界延續這得來不易的育種力。

102年國際蘭展蔡奇助博士與其得獎蘭花
102年國際蘭展蔡奇助博士與其得獎蘭花(圖片提供/高雄農改場)

一場蘭展外銷產值4億,全繫於創新育種能力

每年在台南舉行的國際蘭展,已是我國蘭產業的重要活動,尤其今年吸引歐日、紐澳和阿拉伯等共15國、19位買主前來採買,更締造1228萬美元(4億台幣)的產值,是國際蘭展開辦以來的最高紀錄。

這還只是一場活動而已,若從統計資料來看,去年一整年台灣蘭花的出口值達60億台幣(1.83億美元),佔台灣花卉及種苗出口總值近9成;群芳中又以「蝴蝶蘭」所佔比例最重,佔全年度出口值65%、達1.33億美元,這也是為什麼被農委會主委陳保基點名為具競爭力的農產品。

不過要吸引國際買家年年都來台灣光顧,就得不斷育出各種顏色、花型、香氣的蘭種供買家挑選,而一般都是藉由「屬內雜交」來進行育種,也就是分類學上「同一屬、不同種」的蘭花進行雜交、培育,親緣關係也比較近。

高雄區農業改良場長黃德昌說,「民間做屬內雜交的業者很多,有的公司自己就可以做到5、6千種蘭花。」

但要做到「不同屬」的蘭花雜交,也就是「親緣關係更遠」的蘭花,卻只有雄改場花卉研究室副研究員蔡奇助做得到。

蔡博士「屬間雜交」育出更多蝴蝶蘭,技術更獨步全球

同屬蘭花雜交育種都不一定順利,但要讓不同屬的蘭花雜交有果,全靠蔡奇助只可言說、不能言明的「胚拯救」關鍵技術,能讓無法生長的屬間雜交後代得以發芽、成長。

「像是『狐狸尾蝶蘭』,是由狐狸尾蘭和蝴蝶蘭『屬間雜交』的品種,」黃德昌說,一般蝴蝶蘭香氣不足,但狐狸尾蘭具有較濃郁的香氣,因此才將會試著藉跨屬雜交,將「香氣濃郁」的基因導入蝴蝶蘭中育種。

「而且還不是使用基因改造的方式,真的是領先全球的技術。」黃德昌說,沒想到蔡奇助竟忽然腦溢血,48歲的短暫人生為台灣蘭花產業帶來精彩成就,令人不捨。

狐狸尾蝶蘭-香水天使3
蔡博士的育種成就之一:狐狸尾蝶蘭-香水天使(圖片提供/高雄農改場)

10年育一種,但蔡奇助一生卻育出70多種

蔡奇助畢業於台灣大學植物所碩士、中山大學生物研究所博士,畢業後服務於台中及高雄農業改良場。

和蔡奇助擔任研究夥伴的翁一司說,「會想做狐狸尾蝶蘭也是因為很少人去嘗試。」雖然育種過程中不免困難重重,但「蔡博士他會一直去想怎麼突破,我想這也是他的研究性格。」

其實這樣一株狐狸尾蝶蘭的育成,前後幾乎長達10年。翁一司說,屬間雜交從授粉到果莢播種約3到4個月,再進行「胚拯救」後約1年才能將植株出瓶,之後靜待開花、選拔優良品種,只是等待的時間可能長達4、5年之久。

「開完花後再選拔出符合我們需要性狀的植株,再拿去和蝴蝶蘭『回交』,」翁一司說,為了讓「新植株」更容易栽培,會再拿去和原本的蝴蝶蘭雜交,也就是回交;不過這些都還只是實驗室初步的育種工作,如果要商業化、能量化生產,往往還得,再耗費2、3年的時間。

「所以我們常常說研究人員育出新種,真的得花上10年的時間,」翁一司說,只是蔡奇助更厲害,在他的研究生涯中已培育出70個狐狸尾蝶蘭、50餘個橘色萬代蝶蘭和40個新的「人工雜交屬」,部分也有轉售給一般公司當作親本栽培。

百代蝶蘭-橘色戀人
百代蝶蘭-橘色戀人(圖片提供/高雄農改場)

蘭界扼腕,將接續研究成果和國際競爭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一接到消息,嘉義大學農學院園藝技藝中心主任張岳隆直說「蔡博士是個很和藹可親的人,我們邀請他來分享研究成果時,都是知無不答。」

「其實我們做育種的人都知道,如果能屬間雜交成功,那就能育出更多樣化的品種,因此是很重要的技術。」而這也是中心未來的發展目標。

黃德昌說,目前荷蘭在育種能力上已有後來居上台灣的情勢,「其實當初他們已是從台灣拿過去的品種,當作親本在育種,」只是還無法育成屬間雜交的品種,因此如何讓蔡奇助的研究成果繼續下去,也是台灣和荷蘭競爭的重要技術。

狐狸尾蝶蘭-香水美人
蔡博士的育種成就:狐狸尾蝶蘭-香水美人(圖片提供/高雄農改場)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