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這麼窮?強迫研究中斷 經費挪用災損

上個月底霸王級寒流橫掃全台,重創台灣農漁業,農損金額飆到42億元,突破歷史新高,但這麼龐大的災損金額,竟有部分先挪用研究教育計畫的經費來填補,其中不只是新申請計畫,還包含連續性、已進行到第二年的生態研究計畫也遭臨時喊「卡」,更有研究助理已2個月沒領薪水。農委會也坦言,由於行政院災害預備金尚未核定下來,目前各單位只好「以緩濟急」挪用經費先供災損補助使用。

計畫暫停經費上繳 教授:無用工程款為何不先用?

寒害不僅重創台灣農漁業,就連研究機構現在也成為「受災戶」。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顏聖紘指出,一個禮拜前接到通知,已進行到第二年的連續性研究計畫需先「暫停」,他這項計畫不僅是連續性,而且還是一次簽了三年約,中間不需年年再審核的研究計畫,現在一年大約160萬元的預算也必須被檢討,令他覺得非常不合理。

顏聖紘指出,農委會所屬的研究計畫共分成管理型和科技型兩種,都是為了政策服務而做,也就是說今天一個政策的推動,背後需要有計畫的科學數據來支持,確保施政品質,但農委會現在把這些新申請或進行中的連續性計畫,都暫停掉或縮減金額,即便最後研究結果硬擠出來,得出的品質對政策的擬定會有幫助嗎?

「寒害發生時,行政院曾提到會動用災害預備金來補助農漁民損失,但沒想到現在這把預算大刀竟砍向研究教育計畫上來,」顏聖紘說,現在不只他無法繼續做研究,就連第一年度就聘請的研究生已經2個月沒有薪水,「難道要請他們先離職,等計畫經費下來再回聘嗎?那這兩三個月他們該怎麼辦?他損失的勞動權益又該向誰討?」他痛批,政府分明是把研究教育經費當軟柿子,怎麼不先挪用無用工程的經費款呢?

挪用經費方式惹議,連農委會內部工作人員都看不下去,一位不願具名的官員表示:「為何不以整體行政院經費來考量?只要工程經費撥一點零頭作災損就已足夠,難怪會失去民心。」

農委會:行政院尚未核定災損 挪用經費以緩濟急 

對此,農委會主任秘書戴玉燕坦言,農委會確實因為寒害的緣故,要求各單位「以緩濟急」,先挪用一些經費來挹注災害補助,已核定的研究計畫絕不會喊卡,至於連續性計畫因為每年採購金額不盡相同,還沒核定的、只好先暫緩下來補寒害的缺。

戴玉燕表示,農委會確實有和行政院申請災害預備金,但因為報上去的申請還沒核定下來,只好先採用這個方法,現在不僅災害補助,寒害後的產業輔導費也會希望各單位以緩濟急先幫忙。